男子神情微微一愣,冰冷的目光探究着欧阳玥的小脸,最后出乎欧阳玥意料之外的关门离开了。

  欧阳玥却像经过一场大战一般,如失败者一样沮丧地坐倒在椅子上,心想这两块玉居然没有联系,是自己想多了?

  服务员进来,精美的食物上桌,欧阳玥也不愿意多想,正所谓吃饭皇帝大,不吃白不吃,何况这几天练习眼睛像吃不饱似的,立刻起筷大吃起来,不过那高级的红酒她是不舍得喝,让服务员打包,准备拿回去孝敬老爸。

  桌面上的支票她已经收好,反正那家伙大方,自己也没有不收的道理,想到这里欧阳玥是喝得心安理得,还暗暗佩服那男人的眼光,因为四菜一汤都很精致,最后还有燕窝糖水,着实让她好好得享受了一回。

  欧阳玥摸着胀鼓鼓的肚子靠在椅子上休息,想着有了钱自己得添加些衣服,实在是十八岁的衣服不适合她二十二的感觉,不过该怎么告诉爸妈钱是哪里来的呢?

  正纠结着,忽然敲门声响起,一个服务员慌张地冲了进来道:“小姐,你快去看看你朋友!”

  “我朋友?”欧阳玥被她吓一跳,她这里哪来的朋友?

  “是的,就是刚才那个帮你订了这里的男人,他在另外一间包房出事了,你快去看看!”服务员急忙解释。

  欧阳玥一惊,原来他没走啊,难道他约了其他人?

  “我,我不是他朋友!”欧阳玥脑子一转,那男人看起来不是好惹的,何况上次还带枪伤,自己可不想被卷入黑社会中去。

  “怎么可能?你快去看看!我也是老板叫来的!”服务员直接拉着欧阳玥走,就怕她跑了。

  “我,我真不认识他,只是给他点东西的!”欧阳玥身体本来瘦弱,这下被拽着只能跟着走,内心不好的预感是越来越强了。

  走到最后一间包房,门是打开着的,门口站着两个服务员,两个伙计,面色都不好看。

  欧阳玥被拉进去一看,这个包房比她的大了一倍,米色的厚地毯上刚才那个好看的美少年倒在地上没有反应,吓得她惊叫一声,又看到他身边都是碎玻璃片,好像是打烂了酒瓶。

  “小姐,这是你的朋友吧,还没有死,麻烦你快带走,不要给我这里惹麻烦。”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对欧阳玥严肃道。

  “我不认识他,你们为什么不报警,不关我事,我要回家了!”欧阳玥看到美少年是后脑勺被酒瓶敲了,鲜血把他的棕色卷发变成了黑色,看上去狰狞惊悚。

  “小姐,我这里是酒楼,来得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要我报警这生意还做不做了?老子不管!这男人为你买单,你们就是朋友,你这么见死不救好像太不厚道了吧?这样,最多我派车送你们去附近医院!”老板有点恼火,然后走出去对外面交代了下。

  欧阳玥心里很着急,可是真说没关系确实有点过分,这老板显然是想撇清麻烦的了,可这男人万一死了可怎么办?

  “老板,这可不行,要是送医院死了怎么办?还有,我没钱!你不报警,我来报警好了!”欧阳玥不是十八岁的高中生,在大城市也不是白去的,立刻镇定心神冷冷道。

  看PJ正版T章UK节L上酷uT匠%t网:

  “不可以,小姑娘,你别让我难做,刚才和他一起的还有个男人,身上可是戴枪的,弄不好就是黑社会的,你说要是报警,这追查起来只怕你也没好处,我看你这么小,应该还在读书吧,这要是留下不良的档案,你的前途可堪忧啊。”老板立刻阴森森地道。

  欧阳玥怒瞪这秃子,心里却想她马上要高考了,要是报警调查起来,搞不好连高考都会错过,何况家里面爸妈怎么交代,不担心死才怪。

  “那他家人呢,身上有证件吧!找他家人来就好了。”欧阳玥尽量保持镇定。

  “没有,我已经搜过了,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估计给刚才的人拿走了。”老板皱眉道。

  “啊!”欧阳玥真郁闷了。

  “不如这样吧,先送去医院,你照顾着,这医药费就算我的如何?等他醒过来再说。”老板看欧阳玥面色也知道这小姑娘也心急,他只要把人先弄出去,别让那些大人物受牵连就好,花钱消灾是小意思。

  “好吧!”欧阳玥只能同意,心想拿了这男人一万块还是有点良心不安的。

  老板立刻夸她识时务,叫了两个伙计把男人从后门抬上一辆面包车,欧阳玥跟上车,去了最近的一家门诊部。

  手术室外,欧阳玥看着那红灯很是心急,天色已经很晚了,自己再不回去爸妈就担心了,不远处站了个酒楼跟来的一名伙计,好像也等得很不耐烦。

  “喂,大哥,有电话吗?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欧阳玥对他喊道。

  那伙计古怪地看她一眼,把手机拿过去,估计是觉得这姑娘怎么没手机呢?

  欧阳玥有点尴尬,她确实还没有手机,十八岁的时候一是因为没必要,反正每天不是去学校就是回家,二是因为家里也不宽裕,她不想给爸妈压力。

  拨通家里的电话,谎称同学出车祸在医院,要晚点回去,那边的妈妈交代几声才挂电话,欧阳玥讪笑下把手机还给人家。

  这时,正好红灯灭了,那伙计连忙跑上去问出来的医生道:“医生,病人怎么样了?”

  “脑部被重击,脑子里有血块压迫,不过不是很严重,估计明天能醒。”医生说了一句就直接离开了。

  欧阳玥看到后面推出来的男人,此刻的他面色苍白,让他美少年一般的俊脸显得柔弱安详,长长的睫毛如羽扇一般遮住他闭着的双眼,不知道为何,给欧阳玥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样的美少年应该是被家里人宠爱关心、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为何他却接二连三的被人陷害啊?真是个可怜的家伙,他到底是谁呢?

  单人病房内,欧阳玥坐了会,看男子一动不动没反应,只能叹口气对那个刚打完电话的伙计道:“大哥,我能回去吗?我明天再来看他好了,家里人会担心的。”

  那伙计点点头道:“嗯,我这里有你的家里的电话,你记得来就行,人醒了就不关我们老板的事了。”

  欧阳玥苦笑,只能祈祷明日这家伙能醒,记得自己回家就好。

  第二天,一晚上没睡好的欧阳玥八点钟就买了鱼片粥来到医院里。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谁?”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男子熟悉的声音,只是那声音里都是愤怒和惊慌。

  欧阳玥推门而入,那护士小姐好像找到救星一般道:“小姐,你快点让他别激动,针头都给他拔掉了。”

  “你是谁?”男子漂亮的深褐色眸子带着谨慎和懵懂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只觉得头顶一道雷,劈得她里嫩外焦,尼玛,这家伙居然失忆?这也太狗血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