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够了么?”齐钰的手上凝结出一把镰刀,渗血的火焰环绕其上。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那个角落翻滚咆哮。

  “竟不知道鬼将也有偷窥的癖好。”撵着一丝发端,齐钰侧着脸,表情阴阳不定。

  “大人说笑了。”从角落之中走出的是一位红发红眸的男子,一身古装显得极为儒雅。

  只见他满身书卷的气息,温和的行了一个抱拳礼,一点点也没有攻击力的样子。

  齐钰握紧镰刀,心中的警惕越拉越大:“不知你前来有什么事。我小小的住址可是应不下你这座大佛。”

  “也没什么事,就是鬼王命小生前来看看大人是否安好罢了。”儒生勾起一眸秋水,极为魅惑,似是要把人的魂魄都吸走一般。

  “那就请回吧?”齐钰率先散去火镰,不温不火的看着儒生。

  “呐呐呐呐,小生可是牺牲了和众位贵女的邀约来看望大人的,就这么回去?可是会被自己感到十分不合适的。”儒生手一扬,便握着一纸折扇,风度翩翩。

  “哦?”正对着儒生,齐钰微微后退一步,身前轻轻地往前倾了一点点,作出预备攻击的样子。

  就像是没有看到现在的情况一样,儒生仍旧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要不和小生来一局棋?”

  “没有棋盘。”齐钰微微侧了侧身。

  只见儒生一挥手袖,顷刻间便有一具棋落在空中。

  抿了抿唇,看着神色极为认真的儒生,齐钰还是跪坐了下去,手执白子。

  慢慢吞吞地落下最后一字,儒生惨白着脸色:“输你一子。”

  “承让。”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一声,齐钰将手中的白子放回盒内。

  “不愧是大人,小生告退。”儒生收好棋具,走出房子。

  看着儒生走开的背影,齐钰皱着眉,小心赵岭奇?他什么意思?

  级界至尊?

  呵,那不就是千年前的自己么?

  拾起一张白纸,齐钰着手练起了线条。

  是啊,是千年前,那又与赵岭奇有何关系?

  如若不然,那赵岭奇的能力又从何而来?

  至尊,至尊······至尊!

  齐钰猛地想到了什么,瞳孔突地缩小,双眼瞪得圆圆的。

  不,不不不!不可能!

  双手抱头,齐钰死命的阻止着一些记忆的回归。唇瓣被咬的伸出了一丝丝的血丝。

  “莫逆樽,我定要让你死无在葬身之地!”良久,淡淡的呢喃声从齐钰的嘴角溢出来,支离破碎。

  等到赵岭奇回来时,就立刻感觉到不太对劲了。

  房间里太安静了,安静到就像是死亡的平静。

  收好自己手中的东西,赵岭奇戒备的打量着这间屋子。

  看到每一个地方都是干净的连灰尘也没有,赵岭奇心中的不安慢慢扩大,最终占据了全身。

  “是哪位前辈,还请现身。”赵岭奇沉声道。

  要知道能在这间屋子里不被自己发现,起码是比赵岭奇要高的前辈才有可能做到。

  “莫逆樽!”带有着淡淡沙哑的声音唤回了赵岭奇的理智,只见齐钰身旁到处是火焰燃烧,极为棘手。

  来不及多想,眼看着快要烧到自己的赵岭奇一个侧身险险地躲过了火焰的倾袭。

  看着又想要攻击的齐钰,赵岭奇干脆一个翻身后躲到了桌子底下,再猛的将桌子掀起来,隔绝掉火焰后,赵岭奇直直的朝着齐钰的方向压了过去。

  “咚”只听见这一声,齐钰被直直的压在了墙上。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那桌子已经化为了虚无,看着因为疼痛已经开始有点意识的齐钰,赵岭奇急忙撤身后退,废话,被那个火焰灼烧到可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但让人揪心的是,那一刻的清明瞬间化为狂暴的杀意。

  赵岭奇暗自皱眉,按照齐钰的自制力,也不至于能发这样的狂啊。

  难道······赵岭奇眸光一闪,但旋即下蹲了下去,再一个翻滚跑到了齐钰的背后。

  看见在后腰的位置上果然有着一根细到极致的针,若不是这房间的阳光,还真真是看不见。

  看着火焰之中闪烁着荧光的针,赵岭奇开始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接触火焰就拔出针身。

  一边闪避一边思考着对策,但在齐钰的一个拦腰斩下,赵岭奇撑不住了。

  指尖逐渐流出金红色的血液,赵岭奇的表情似笑非笑,有那么一瞬间好像是在透过齐钰看着什么人。

  “哈!”轻轻的在自己的烧焦处吹了吹。

  赵岭奇开始抬头看着齐钰。

  那目光让一直进攻的齐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就像是动物的本能一样,齐钰的直觉很准,面前的这个人强大的自己并不能抵挡住他的攻击,只有死亡!

  在一层蓝色的水幕之中,齐钰被拖进了水球里,令人诧异的是,那极为嚣张的火焰在进到水中后就像是看见猫的老鼠,瑟瑟发抖的躲回了齐钰的身体。

  看着在水中不能呼吸而吐着泡泡的齐钰,此时的男人也没有错过齐钰变得清明的眼神。

  缓缓闭上了双眸,赵岭奇之前受的伤立刻留下道道血痕,鲜血染得整个水球带着淡淡的粉色。

  略微用意念控制了一下,看见伤口不再流血后赵岭奇忍着剧痛想要解开水球术,但绝望的是,一点也没有用途。

  从传承记忆之中得知,需要在十分钟之后才能自动解除时,赵岭奇整个人都开始不好了。

  酷匠网}5正CV版/`首…发bB

  这样的话,齐钰极有可能,不不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会被淹死!

  什么?

  火?

  别逗了,那火没被浇灭就不错了,还蒸发呢······要知道那个人的神术可不是什么简单的玩意,更何况是他的本命水体。

  慢慢的,赵岭奇看着齐钰越加通红的脸蛋,赵岭奇知道齐钰快到极限了。

  救还是不救?

  废话!

  当然是救人了!

  那怎么救?

  赵岭奇的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脸蛋腾的变红,和齐钰有的一拼。

  在磨磨蹭蹭到齐钰快没有意识时,赵岭奇抱着必死的决心吻了上去。

  咦?

  这小妮子的唇瓣好凉好滑好嫩啊。

  赵岭奇一边度气一边瞎想,竟是忍不住的撬开了齐钰的双唇。

  等到水球化开后,赵岭奇一手抱着齐钰,一手傻傻的摸着自己的唇瓣,极为呆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