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厨房,赵岭奇展露的一手“高超”厨艺令得齐钰立马打电话叫了外卖,厚颜无耻的某人,也顺便蹭了一顿。

  看着仅有的二百二十七元,齐钰默默地看向了赵岭奇。

  被齐钰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本就想让齐钰能依赖自己的某人看了看齐钰手中的纸币后,露出了春天般的笑容:“师妹大人,要不这段时间我请你吃饭?”

  “麻烦了。”看了赵岭奇几秒钟,齐钰还是觉得那张笑脸很欠扁。

  “对了,师妹啊,你比较喜欢什么样子的男孩子?师兄可以帮你物色物色。”

  这是在大半夜两个人都已经在自己的床榻上准备睡觉的时候,赵岭奇发出的问题,这厮正抱着枕头盘坐在地榻上,看着另一边磕在枕头上画画的齐钰。

  “我才十六。”淡定地拉了拉自己的被子,齐钰缓了缓被冻冷的手。

  “现在像你师兄的好男人已经不多了,要趁早下手,不然以后没男的会娶你,就算有,也是你看不上的男的。”赵岭奇稍稍咳了一声,“你师兄我呢也是为你好。”

  “喜欢什么样子的男的啊?”齐钰停下了笔,也学着赵岭奇的样子扒着枕头裹着被子坐了起来。

  “什么样的?”赵岭奇的表情极为严肃。

  “也没有多大的要求。”齐钰微微想了想后开口道。

  “没有多大是多大呢?”赵岭奇更加严肃,“齐钰同志,请你配合党的工作,完完全全的讲出来,党会给与你应有的待遇。”

  “只要强过我,能让我心甘情愿的认同他就可以了。”齐钰顿了顿,还是说了出来。

  “你怎么样才能得到你的认同?”赵岭奇问得十分详细。

  废话,能不详细么!事关自己的追妻之道!

  “完全了解我,知道我的一切,能和我有默契。”齐钰很认真地回答,“而且,我现在不怎么喜欢有男生的告白,本来女生就够多了,再来男生的话会被烦死。”

  看着面前粗神经的妹子,赵岭奇表示自己很心累,不过,既然在三年前收下了自己做小弟,那么老大啊,你可不能丢下自己的小弟啊,即使······你已经丢下他一次了。

  等他回神的时候,齐钰已经睡了,听着空气中传来的均匀呼吸声,赵岭奇小心的不发出一丝声响,完完全全的遮住自身的全部气息,一点一点的走向已经熟睡的齐钰。

  看着月光下更显得如玉般无暇的齐钰,赵岭奇的眸色变得深沉,慢慢的,慢慢的俯下身,屏住了呼吸,将自己的唇缓缓的落在了齐钰微微张开的粉唇上。

  仗着自己现在的修为比齐钰高,赵岭奇在齐钰将要有感觉的时候施加了幻境。

  忍住想要得寸进尺的想法,只是感受着齐钰带有清凉的双唇的触感。

  过了一会,慢慢的,赵岭奇站起身,看着沉眠的齐钰,语气极为温柔,满眼都是快要溢出来的宠溺。

  “我亲爱的师妹大人,祝你有一个好梦,晚安,我的,老大。”

  昨晚睡得极好的齐钰在今天起床后,眉头突然跳了跳。

  就在赵岭奇开门后,齐钰明显开始心情不好。

  看着门外和夏玄笑语嫣嫣的陆叶,齐钰表示,那只豹子怎么不滚一边去?

  “你们还不进来么。”冷冷的说了一句,齐钰慢慢腾腾的走过来,一把关上门。

  但看着还没有合上的门,齐钰索性就放了手。

  正是夏玄一手抵住了门边。

  “我说,你干什么呢。”夏玄笑的极为和蔼可亲。

  “啊,不过是有点惊讶罢了。”默默的使出一股暗气,齐钰的手再度放到了门上。

  “停停停!”陆叶有点恼火,“别闹了,我这次还要多谢夏玄呢!”

  默默的确认已经被豹子叼走的某人,齐钰的脸色绝对算不上好看。

  “别介意啊,齐钰就是这个性子,没恶意的。”陆叶对着夏玄陪笑道。

  “嗯,了解。”夏玄首先松开了手,没恶意?呵呵,看看那张阴沉的都能滴出水的脸,小陆叶啊,别怪我太给你面子。

  事情的发展很简单,陆叶被叼走了,在一顿饭中,夏玄绝对是那个享受的最多的人。

  暗暗咬牙,齐钰表示,敢从她这里抢人,小子,做好死亡的觉悟了么。

  对此,赵岭奇只是表达,自己真的好想看猫咪炸毛的样子呢。

  除去不温不火的挑衅,真正的战争在夏玄的一个举动下彻底升起了硝烟。

  只见有一天,故意淋雨的某人拿着自己的铺盖,可怜兮兮的躲到了陆叶这里,表明要住下来。

  这之后的事情暂且不提,但是后来某只豹子抱得美人归到是不争的事实。

  过程就不描述了,经过一个月的斗争,夏大少爷在齐钰为伴郎的婚礼下总算是取得了美娇娘。

  至于为什么是伴郎不是伴娘,齐钰表示,她会告诉你因为伴娘要上去献花么?

  作为已经新婚的人,陆叶还是经常呆在工作室的行为让某只还没吃饱的豹子极为不爽。

  不爽之下,本就不是什么本性善良的某人自然是将自己的痛苦转移到别人的身上。

  看着陆叶一天比一天愧疚的表情,终于,在齐钰的目光下吐出了要去和夏玄度蜜月的消息。

  *(酷r匠网yC唯一X正●u版+,~其?j他2都1是盗版@A

  默默地撕掉刚刚画好的一幅画,齐钰面无表情。

  在后天看着某人志满意得的脸,齐钰还是想一拳走上去。

  陆叶不在的生活,令得齐钰突然察觉自己和赵岭奇一起的生活还是不错的。

  慢慢的,在陆叶不在的日子里,齐钰也可以渐渐的适应不怎么闹腾吵嘴的生活,缺少了陆叶的生活,逐渐被赵岭奇所填补。

  但就在某一天,齐钰刚刚洗好澡从浴室里出来时,淡淡的阴气从房间的四处升腾而起。

  扣好睡衣的最后一个纽扣,齐钰的表情十分凝重。

  不知道为什么,齐钰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幸好赵岭奇出门了。

  随着黑色火焰的升腾,齐钰渐渐掌控了整个袭击的节奏点,留下的小鬼零零散散。

  看着剩余的两三只,齐钰不再动手,而是面无表情地看像某一处角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