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我请假了没?”在医院休息了一个星期恢复元力的齐钰收拾着东西。

  “请假了,还有个小妹子一直在问长问短。”赵岭奇倚在门旁,样子极为懒散。

  “帮我去辞职吧。”顿了顿,齐钰将自己在医院里的空余时间中写好的辞职信交给了赵岭奇。

  看着面前神色淡淡的女孩,赵岭奇有点没办法把她和那个传说中的人物挂钩。

  “不行么?”看着愣愣的的赵岭奇,齐钰微微动了动手指,如果不是他救了自己,自己才不会否认他一直是个逗比的结论。

  “行,我今天晚上就帮你送过去。”赵岭奇被自己手上的炽热感所唤醒,急忙补救道。

  “晚上店里会关门。”齐钰淡淡的来了一句。

  “······我送你回去后马上给你送。”赵岭奇瞬间诡异的明白了齐钰的意思,连忙举手做投降状。

  “那个张茜茜呢?”打包好要带走的东西,齐钰背上背包。

  “不知道呢,我走的时候只看见你一个昏迷了的人。”赵岭奇微微一笑,后半句话没有说出来。因为,在救下你之后,我把她丢进了清明童子的手中啊。

  “哦。”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齐钰走出病房门。

  不知道为何,看着齐钰,赵岭奇轻轻地扯过齐钰的手,拉在了自己的手里。

  “你干嘛?”看着某人的行为,齐钰的目光紧紧地放在相交的手中。不知道为什么,赵岭奇的手带有着微微的暖意,正好不多不少的给与了齐钰冰凉的手想要的最好温度,竟让齐钰一时没有挣扎。

  “哦,我看你脸色这么苍白,要是被老师看到了我就要被拉去审问了,所以现在给你暖暖手。”赵岭奇笑得和蔼可亲将试探自己的用心的目的藏得滴水不漏。

  “知道了。”闻言,齐钰将手往赵岭奇的手掌中再塞进去一点,紧紧地握着,生怕这舒适的手掌会跑掉。

  “嗯。”一只手被拉着,一只手拎着一个大包,赵岭奇看着相交的手,若有所思。

  自己,好像,喜欢自己的师妹大人呐。

  看着在前方的背影,赵岭奇蓦地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齐钰的场景。

  不是太美好的相遇。

  那时,赵岭奇还在年少轻狂的叛逆时代,是一个逃学的小混混。

  那时,齐钰正处于极度暗黑的时代,是一个街上有着愈多骷髅的阴沉小太妹。

  因为跟着自家老大上门去挑衅另一伙混混,赵岭奇见到了那个阴沉的小太妹。

  不注意到也是不可能的,那时的齐钰身上有一种要将人拖下地狱的死亡的阴沉感觉,而且那十几个人里,也只有她没有拿武器。

  “我的一切,就是最强的的武器,不需要一些垃圾来拖后腿。”

  他听见她这样子说。

  一瞬间,赵岭奇只觉得这个小太妹太嚣张了。

  但在接下来的混战之中赵岭奇算是彻底认知到了人不可貌相这句古语。

  伤人最多的是谁?那个小太妹!

  而最后谁没有挂彩?那个小太妹!

  谁打自己打的最多?还是那个小太妹!

  但是,本来已经在人散了后跟在齐钰身后打算敲闷棍的某人在齐钰停下脚步看向自己后,立刻心里漏拍了一跳。

  “你要跟着我跟多久?”看着那个方向,赵岭奇没出息的走了出来。

  “嘿嘿。”似乎前方有杀气的样子。

  ,最t新z章c节上}/酷匠2:网Y

  没有别的事发生,只知道后来小太妹有了一个跟班,一年后,小太妹找不到了,那个跟班,在之后也消失在了别的混混眼里。

  不过,那个小太妹的名号,若是说出去,怕是有不少人要颤一颤。

  “血猫皇”。

  “你看着我干什么。”回头看着一直以来看着自己的视线的主人,齐钰的语气不算好,即使,那是师兄大人。

  “呐呐呐,看见你有点瘦了,想想回去给你补点什么。”赵岭奇面不改色的瞎扯。

  “昂。”眨了眨眼,齐钰顿时在电光火石之间想起了一件事,“师兄,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女孩是张茜茜的?”

  微微抿了抿双唇,齐钰紧紧地盯着赵岭奇,目光之中带有着浓重的审视意味。自己知道那是张家的人并不是意外,毕竟,现在的时代中,能有可以在自己大意时束缚住自己的灵器的,也只有张家。

  对自己的心意还有一丝的犹豫,但并不影响赵岭奇先在先在齐钰心中打下好印象的基础,反正,她只知道自己是她师兄而已。不是么?

  “那个女孩子不是身穿张家嫡系特制的道袍么?而张家的嫡系,目前只有两位,一位已经是二十岁的天才少女,还有一位,就是十六岁的少缔孙。还不好推测么?”淡淡的勾起唇角,赵岭奇似笑非笑的看着齐钰,好像是在用一种“你真孤陋寡闻”的眼神看着齐钰。

  撇了撇嘴,齐钰表示一定是自己脑补过度了。

  进门时,看着比自己来之前还要整洁的房室,齐钰果断看了看赵岭奇,这个万年龟毛男,绝对的处女座洁癖不治放弃治疗男。

  “嗯哼。”耸了耸肩,赵岭奇的表情明显有丝欠揍。诶呀我只是一顺手就做好了,哪像某人弄得自己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把自己弄进医院了呢?

  “哼。”冷冷地哼了一声,齐钰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心里不平衡!

  往往就是这么好心好意。

  看着自己的地盘重新换上了新的地塌,齐钰愣了愣,这明显不是自己的东西。

  “啊?那个,我不小心收拾的时候弄破了,就自己给你弄了一条。”看着皱眉的齐钰,赵岭奇顿时解释道。

  “······”沉默,齐钰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好酸。

  精心弄平的糙杂,平平的柔软后殿,这一切要说不是精心弄的,鬼都不信。

  这是除了“他”以外,第二个对自己开始好的人吧,没有目的的对自己好······吧?

  “你,不喜欢?”看着低头许久不发一言的齐钰,赵岭奇看向了地塌,考虑着重新置办的时间可行度。

  “喜欢,不要换。”睁大眼睛逼回眼眶处的湿意,齐钰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没有任何的颤抖。

  听见带有鼻音的声音,赵岭奇明显僵了僵,但在脑中想了数遍之后,还是没有过去安慰,而是选择了忽略,神色如常。

  齐钰啊,赵岭奇了解她,不论是以前的,还是现在的,哪怕一切都变了,齐钰的本质都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这个人有着这个人的骄傲,她希望的是展示她的强大一面,光明磊落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

  既然不希望别人窥看,那么,自己也不会去做那个窥看的人。

  毕竟,自己还是有别的要达成的目标的,不是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