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周围越来越响的嬉笑声,齐钰冷哼了一声就死死地看着清明路的另一端,同时不断用余光看着那位“大小姐”,防止她偷袭自己的后背。

  看见开始不搭理自己的齐钰,女生丝毫不掩饰自己眸中的恨意。

  就是这个人,害得自己第一次送魂就失败!

  要知道,送魂就是修行过的修士将生前造孽死后不可重生为人或牲畜,要入轮回地狱的人的骨灰送到奈何桥下,这样,可以令得造孽的人能免去炼狱之苦。

  因为有能力走清明道的人很少,所以运送的价格往往是无比的昂贵。

  也因为走清明道的危险,在一些传承的家族之中,常常用走清明道的方式检验一个人的能力。

  张茜茜就是这一列。

  不招惹出东西,安然的走过清明道,这就是张家少女十六岁家族成人礼举办的资格卡,只有有了成人礼,才能算是张家的张家人。

  “我奉劝你一声,想要命就别拖我后腿,我不会救你的。”隐隐间在看到有模糊的影子后,齐钰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脱离了张茜茜身旁的范围,一抬手毫不犹豫的毁去了那件张茜茜将她拖回来的护身之物。

  “你!”恨恨的咬牙,张茜茜肉痛不已,但只要一想到爷爷知道后自己会被惩处的内容,张茜茜就开始双腿发软。

  “呵,不毁掉等着你再用在我身上?我有像你那么蠢?”齐钰只是看着前方,身上的灰色火焰飞速下褪,很快就消散无痕。

  “混蛋!”愤怒的尖叫一声,张茜茜再要说什么的时候,却看见有一个孩童模样的小孩子站在路中间。

  “姐姐,姐姐,陪我们玩好不好?”孩子不过七八岁的大小,声音清脆而有童真。两个包包头更加显得她的小脸玉雪可爱。

  “如果不陪你们玩呢?”没有去管已经瘫坐在地上的张茜茜,齐钰双眸紧紧地盯着童子。

  “那······那······那我,我们会很伤心的。”童子愣了愣,似是没想到齐钰会这么回答。

  “可惜我不想陪你们。”齐钰作好应对一切动静的动作,“清明童子。”

  “啊······呐呐呐,那这位姐姐也是不想留下来么?”清明童子的目光看向了瘫坐在地上的张茜茜。

  “不要!”张茜茜还在吓蒙的情绪之中,声音尖锐且及具有穿透力。

  看着慢慢垂下头的清明童子,齐钰立刻散出了火红色的剧烈灿目的血炎。

  看着快速移动到自己身前的红色火焰,清明童子笑了笑,在火光散去后,只见一把青色的伞挡在清明童子身前,完完全全的护住了清明童子,竟是毫发未损。

  “咯咯咯咯咯,我生气了呢。”清明童子拍着手,清脆的笑声在这片空间的各处不断回响。

  “怎么办呢?”清明童子向一边侧了侧头,显得极为可爱,“我真的是,很生气呢。”

  “你在干什么!你激怒她了!”张茜茜看着面色不善的清明童子,心中是越发厌恶齐钰。

  “呵,胸大无脑,说的就是你。”暗暗蓄力,齐钰看着远处的清明童子,“离我远点,不知道脑残是会传染的么?”

  “你!”张茜茜气节,“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啊!你个飞机场!”

  没有说话,齐钰的心里很烦躁。

  “准备开始了呢,还不出来么?”清明童子嘴角勾起一抹诡秘的笑容。

  手中的油脂伞立刻化为了十几个小童,个个极为粉嫩。

  深深呼吸一口气,齐钰迎了上去,背后是一脸怨毒的张茜茜。

  齐钰醒来的时候,入目的是满眼的白。

  “觉得好点了么?”看见齐钰醒来,坐在一旁削苹果的赵岭奇偏了偏头看向齐钰。

  “······这里是哪里?”齐钰掀开被子,看着自己身上的病服。

  “如你所见,医院。”赵岭奇停下最后一削,只见果皮连串在一条直线之上,平均宽度几乎一摸一样。

  更R新最t快上}酷u;匠M网

  这个人一定是处女座的。默默的在心里下了这个评论,齐钰刚刚想要起身时,赵岭奇一把把她掀起的被子盖过她。

  “医生说要多休息。”一手压住被子的一角,一手拿着刚刚弄好的苹果,嘴角的弧度不多不少,只是十五度的想上前斜,显得极为彬彬有礼,俨然一副好好管家的样子。

  “你救得我?”没有反抗,按照她现在这个状态,也反抗不了。

  “你猜呢,我亲爱的师妹大人。”细长的双眸微微向上挑了一挑,修长的手指递出那个苹果。

  没有答话,安静的接过并且慢慢的一小口一小口啃食着。

  看着在阳光下显得苍白的齐钰,赵岭奇突然心里一动。

  阳光从窗外慢慢的撒到齐钰的身上,极为柔和,似是母亲的呢喃细语。

  在阳光下显得皮肤极为白皙的少女,面上带有着虚弱的苍白纸色,填上了一抹独有的柔情。

  安安静静的捧着苹果,赵岭奇突然觉得,齐钰的脸估计比自己的手掌大不了多少,极为精致娇小。

  看着一个个啃食的动作,赵岭奇更是觉得她就像一只兔子一样慢慢而警惕的享用自己的食物,专注而认真的看着手中的苹果,更是让齐钰增加了一份生气,不再那么的死气沉沉。

  阳光的照射,更衬得少女虚幻般缥缈,好像下一刻就会随风飞去。

  “咳咳咳。”赵岭奇咳了几声,转头看向了别处,耳尖隐隐可以看到红色,“你说说你为什么会在那么危险的地方?还碰上了张茜茜?”

  “呵。”冷冷的笑了一声,齐钰想到自己与清明童子激战时那张茜茜在背后下的手,顿时没有了交谈的欲望。

  偷偷地瞥向齐钰,看见她脸上的的别扭神情,更是萌生了一种揉揉脑袋的冲动。

  “师兄大人,别想对我再用上次的那一招,无用的。”看着与往常似乎有点不一样的赵岭奇,齐钰的眸光闪了闪。

  “······我说那是个误会你信么。”某男顿时沉默了,半晌才慢慢的吐字清晰。

  “你怎么会在清明道?”抿了抿唇,齐钰看着赵岭奇,心里各种猜测。

  “有点事情要处理,然后不小心看到了阴河,在一不小心之下被拖到了黄泉路,走过之后就看到了你们在清明道上。”赵岭奇微微顿了顿眸子,话语有丝敷衍。自己刚刚绝对是眼花吧,这臭丫头怎么可能能······本来还以为这丫头一天不见改了性子,现在,怎么还是这幅臭脾气。

  “好了,你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等确实没事了我再接你出院,老师去常州漫展了,一周后才会回来。”赵岭奇双手环抱胸前,向着齐钰开口。

  “我知道了。”将果核丢到垃圾桶,齐钰蒙上被子,来了个眼不见为净,一看见赵岭奇就莫名其妙的心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