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次到这里来,不会只是来看看我的吧?”待得齐钰入座,阎司的语气有一点戏谑。

  “怎么,不可以?”齐钰抿了口三川酒。

  “可以,当然可以。”阎司笑着,心里却有点发憷,你这尊杀神,有事没事还是离我的阎殿远点为好。

  “我们认识多久了?”放下酒杯,齐钰终究还是不习惯这三川酒的清甜,不是这三川酒不好,试问只有阎殿才有得酒,若是不好怎么会引得酒神驻足?

  有的时候,是心里已经习惯了痛苦,纯洁的美好事物只会显得自己越发阴暗,所以不喜。

  齐钰就是这样。

  太美好的事物,齐钰都有一种要彻底毁去的欲望。

  “自我诞生之初便已经相识。”阎司给鬼侍使了个眼色,命其退下。

  “我有一件事,不知你这位旧识可否帮忙。”齐钰看在眼中,却并未说什么。

  “你不妨说说看。”阎司坐到了齐钰的对面,心里的算盘啪啦啪啦的响。

  “我要看往生谱。”齐钰的声音不大,却是让阎司心猛地跳了一下。

  “大人,这不行。”即便是心中一万个惧怕,阎司还是鼓起了胆子。

  “哦?”齐钰看向阎司的发梢,眸间闪过一丝火星。

  下意识的拢过自己的长发,阎司的心里猛的一跳,瞬间明白了齐钰的意图。

  “大人!万万不可!”阎司直接站了起来,生怕齐钰一放火烧了自己的头发一丝。

  要知道,鬼殿殿主的灵力,可都是储存在头发上,虽然普通的火焰烧不了,但齐钰的火焰又岂是一般的火焰?

  头发的变少,只会让自己的殿主之位变得岌岌可危!

  “往生谱。”齐钰的目的不变,手指甚至在把玩着一小股火焰,那股黑色的火焰就像是鱼儿在水中似的围绕着指尖之间不断游动。

  “这···”阎司苦了一张脸,看看自己的头发在咬了咬下唇,没继续说什么。

  齐钰也不去催他,给他时间慢慢想,反正这往生谱,她是一定要看到的。

  不论是用了何种手段,反正,加在她头上的名称也不少了,不在乎再多加一个,不是么?

  “······如您所愿。”阎司咬牙切齿,最后吐出了这一句话。

  “多谢。”齐钰指尖的游离的火焰瞬间消散,齐钰的表情平静的就像什么不愉快也没有发生,只是一个好友看到了另一个好友一般。

  慵懒的倚在柔软的座椅里,齐钰不断翻看着一本极为薄的小册子。

  看着随着心里所想而相应显现出来的文字,齐钰皱着的眉头逐渐展开,在将要放下册子时,齐钰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名。

  看着册子上的一片空白,齐钰顿时有点傻了眼。

  “怎么了?”在一旁紧紧看着齐钰动作的阎司急忙上前。

  看着空白的一片,阎司顿时明白了。

  往生谱上没有的记载者,都是世间神的所在,或是,通天的大能。

  还有的就是极为特殊的存在,比如:齐钰。

  “我还有事,先走了。”合上册子,齐钰将其还给了阎司。

  “慢走。”阎司接过册子,看着齐钰走出大殿,这才心定。

  走出大殿,一心放在往生谱上的齐钰并没有发现自己走反了路。

  等到醒过神时,已经走到了奈何桥。

  看着陆陆续续过桥的鬼魂,齐钰正打算回身走离——身处黑暗的人,不一定喜欢黑暗的事物。

  “嘿!到了奈何界,你可没有回头路了!”外表的年老的孟婆一手执汤一手执勺,不紧不慢的摇着一碗孟婆汤。

  向后撇去一眼,齐钰头也不回的向着回去的方向走去。

  齐钰没有看见,在她走后,孟婆嘴角勾起的一抹冷笑。

  “又是一个送死的人,好好地转生不要,偏偏要去走那···”

  “诶诶诶!不要转生了啊?在这里谈这个!”

  且不论齐钰的这一走被其他鬼魂看到后引起的哄闹,在走了数百米后,齐钰便觉得不对劲了。

  但是是哪里让她觉得不舒服,齐钰又说不上来。

  等到再走了数十步后,齐钰猛地停下了脚步。

  奈何桥前奈何天,奈何桥后奈何路。清明童子清明道,世间生魂食生机。

  现在自己脚踏的路,如料不错,应该便是这四句之中的清明道!

  没有回头,在这清明道上,最忌讳的便是回头,也没有倒着走,那只有死路一条。

  咬了咬下唇,齐钰估算了一下自己现如今的应对能力,终究还是打算过清明!

  微闭双眸,再次睁开间,灰色的死寂一般的火焰立刻缠绕全身,生生将自己身上所有的人气阳气全部封锁。

  待得齐钰即将通过清明道,可以放松一口气时,变故突生!

  只见一道明黄色的身影从阳间通往清明道的入口处走来。

  齐钰心中一惊,待得走近了才看清是一个道时装扮的女生,不过十七八岁,怀里还捧着一个一人脑袋大小的精致木盒,只消一眼,齐钰便知道这里面装着的是死者的骨灰。

  “你!”看见另外一个走着的人,那女生明显经验不够。

  听闻这女生的呼吸声齐钰便已经觉得要倒霉,在她开口时,齐钰的心里更是暗恨,快速掠向出口处,齐钰只希望快点离开。

  反应过来的女生顿时脸色一白,看见快要离远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愤恨。

  酷匠o网¤G永久》k免费9j看小r说J

  “哈哈。”“哈哈哈。”

  “嘻嘻嘻。”“嘻嘻。”······“啪啪啪啪啪啪”

  随着一阵阵的孩童声响,依稀可以想象出孩童玩耍的情景。

  那女生听见这声音时,死死地抿着唇,眼中闪出了惧怕,咬了咬牙,看着齐钰的背影,祭出了自己爷爷给自己的护身法宝。

  只是一下,齐钰便已经回到女生的身边。

  “你!”齐钰的神情就像是要吃了女生。

  试问,任谁被这么对待谁都不会对罪魁祸首有一个好脸色吧?

  “要不是你,本小姐早就能安安稳稳的护送魂灰了!”女生的表情更加恶狠狠,语气极为恶劣。

  齐钰都要被气笑了,感情自己经验不够还要怪别人?

  “哦?原来是我一开始就泄露呼吸发出声音?”齐钰恨不得能掐死她。

  “你!”女生涨的满面通红,“我不管!反正那东西出来了!你解决!听见没有!本小姐命令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