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齐钰心里想法的某人开始在心里胡乱的打算起来,等到齐钰出门时,赵岭奇真心觉得自己不容易。

  “先出门了。”朝里面喊了一声,齐钰关上大门。

  楼梯里很空,鞋跟与水泥地面的碰撞声不断回响,齐钰顿了顿脚,却并没有停下。

  不是如赵岭奇和陆叶想的打工一样,齐钰乘公交车下站台后向着一幢屋子走去。

  这座屋子在许多的建筑之中无疑显得极为不搭,矮小的房身,黒扑扑的墙面,不时传出的哀嚎声,简直就是鬼屋。

  而事实上,这里也的确是鬼屋,万鬼之屋门。

  正反倒扣三下,墙上便出现了几条细丝,慢慢构成了一扇门的形状,令人惊奇的是,之前还正立的建筑们,一下子都倒了过来,似是天与地的方向相反了。

  没有去看周围的变化,齐钰直接抬脚朝着丝线的中央走去。

  就像水一样,墙面荡起了淡淡的一圈圈水波后消失无痕。

  稳稳地落地,齐钰闭上了双眼,双脚一步步缓慢而慎重的向前走去。

  就在齐钰闭眼之后的短短时间内,无数骷髅的影像从地底蓦地冒出,一只只手在地面上抓住齐钰的脚腕,却又在齐钰抬脚走的那一刹那手腕处开始断裂,最后变成荧光,消散于空气中。

  直到听见自己的脚底踩进水里发出的声音齐钰才睁开眼睛。

  看着一望无边的湖泊,齐钰就地坐下,慢慢恢复着精神力。

  果不出所料,一刻钟后便可以看见远处有一个小黑点,从远到近,不断变大。

  “客人,要渡湖么?”一个红色骷髅骨架撑着船,一团鬼火在他空洞的脑壳中燃烧。

  “嗯。”齐钰站了起来,却并没有进船。

  “不上船么?”红色骷髅作势要走,幽幽地火焰一闪一闪。

  “若进阎殿绝艳罗,不上三川哭嫁船。”齐钰看着骷髅的小船,“哭嫁娘,本座来这么多回了,你还打算蒙本座?”

  一席同色的红布将整只船遮盖的严严实实,巨大却破旧的囍字贴在船头。

  听闻齐钰的话,红色骷髅猛地抬起了头,细细的看着齐钰。半晌,还是摇了摇头。

  “呵呵,三川黄泉路。”齐钰的指尖在指腹上挠了挠,不多不上,正好三下。

  “参见大人!”哭嫁娘顿时猛悟,连忙叩拜。

  没有阻止哭嫁娘的动作,骨头变化的咯吱声在这片静谧的空间里极为刺耳。

  “大人不是······”叩拜完,哭嫁娘小心翼翼的站起身。

  “呵,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大人了。”将哭嫁娘的话打断,齐钰揉了揉额角,近几日发生的事情着实有点多,齐钰不是神,她的精力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不会感到疲惫。

  “丧生郎什么时候来?”看着唯唯诺诺的哭嫁娘,齐钰的语气有点不耐烦。

  “回大人,丧生郎最近在鬼界处理阎罗殿的事务,要一时三刻后才来。”感知到齐钰的情绪,哭嫁娘连忙接口,一心只想这个杀神能放过自己。

  “给你一个小时,我要渡湖。”抬手间,已经有淡淡的火焰。

  逃命般划走了小船,齐钰一个人坐在边上,轻轻地撵着自己的发丝。

  0J酷h匠◇、网f、首发!

  不过片刻,湖面上便再次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点。

  看着眼前的黑色骷髅和破烂小船,齐钰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满意,但也只是一闪而逝。

  “不知大人前来,有失远迎。”看着果是那个煞神,丧生郎连忙下船。

  “渡我过三川。”齐钰看了眼三川水。

  “是。”丧生郎连忙撩开遮船布。

  刚刚坐定的齐钰在遮船布放下的一瞬间顿时陷入了一片的漆黑。

  什么都看不见,就好像自己已经瞎了一样。

  随着船篙的挺动,整只船开始左摇右晃,就像一只风中的空筝,令得齐钰十分难受。

  齐钰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为了快点过湖少些事端也只能忍受。

  齐钰整个人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就如一只只要有一丝丝不对劲就会立刻攻击的野兽。

  忍下腹中欲要呕吐的意向,齐钰脸色不大好的站到了一片血红色的土壤上。

  “大人,就不送了。”丧生郎看着自己的船,向着齐钰弯了弯头骨,整个骨架看上去就像要散了一般。

  未曾理会丧生郎,齐钰抬脚向着悬崖走去,丧生郎倒也不在意的转身去收拾自己的船。

  三川湖,万魂湖,每次的渡湖,都会有万千亡魂来相阻,只有坐上丧生郎的船,才有一线还阳的可能性,当然,一些人不在这个范围内,比如:齐钰。

  在齐钰即将踏空的一脚踏前时,齐钰眼前的景物顿时全然变化。

  阵阵白雾从地上不断泛起,隐隐间还可以看到小鬼魂的影子,一声声嚎叫不断从地缝里上升,似是预告着下方的修罗炼狱。

  看着空无一物的空旷场地,齐钰有丝不耐烦,但想到自己的目的,也就忍下了。

  用指尖轻轻划开指腹,丝丝血珠慢慢的涌出,没有犹豫,齐钰直接将其滴入了自己的双眼。

  齐钰的血,不是普通的凡物,其效用,更胜妖血,而阎罗殿的条件,便是妖血。

  再次睁开双眼时,已经有一座恢弘但却极为阴暗的大殿出现在齐钰的双眼前。

  看着已经向自己伸手的魂灵,齐钰冷笑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双眸之中暗红色的火焰跳跃,便见那只只魂灵瞬间消散。

  “是要本座自己去见你么。”齐钰看着大殿们,却并未进去,一句问句生生被她说成了陈述句。

  正当齐钰要抬脚走进去时,一个身后有着一堆小鬼的人型慢慢从殿门内夺步而出。

  这是一个很俊美的人,长长的白发就像月光般柔和,整个人都好像是一滩柔和的水,清澈而温柔,包容万物。

  “不好意思,殿内在整理,刚刚知道你来了。”男子的声音也如他的外貌一样温柔,就像能把人溺死。

  “不请我进去坐坐?”齐钰看着阎司,心中却是稍稍开始提防。

  要知道,别看这货外表清纯如清澈的湖水,内里实在是污邃,心机城府不知有多深。

  “你这是什么话?我阎殿的大门可是随时给你开着的。”男子闻言顿时有些不乐的说道。

  “呵。”齐钰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走进可阎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