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刚刚失态了。”察觉到齐钰逐渐深邃的眼神,赵岭奇心中一寒,一股危险的感觉自心底由上而遍布全身。

  “呵呵,那啥,我工作室里还有工作,你们别忘记我的夜宵!”见气氛不对,陆叶抬脚抹油——溜了。

  “哦。”并未去管陆叶,转头看向赵岭奇,齐钰的眼神之内传出的压迫感令得赵岭奇觉得空气都在凝固一般,“不要再让我看见那种眼神,我亲爱的,师兄大人!”

  看着说完转身离开的某人,赵岭奇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拧开了领口的两粒纽扣,赵岭奇大口呼吸着,一双桃花眼里,闪烁着诡秘的光彩。

  小师妹么?呵呵,还真是,有趣呢。老师,您知道多少呢?

  舔了舔嘴角,平常的温润贵公子竟是融进了一股邪气,却又仿佛是理所应该的和谐。

  “我先出去了,甜品店快接班了。”

  从衣架上取下自己的外套,齐钰淡淡的说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正如她和陆叶回来到家时的天气一样,外面经过个把小时,还是阴雨不断。

  没有撑伞,也没有伞可以撑,就这样走着,齐钰突然觉得有点累了,说不上的疲惫缠上心头。

  u看正l!版I☆章nP节Ix上*}酷匠;S网◎n

  突然,哪里都不想去了,什么也不想去想了,就站在这里好了,安安静静的,站在这里站一会。

  当雨停了的时候,齐钰在绿化的草坪上睡着了。

  没有任何防备的,甚至一个最弱小的灵也可以轻易杀死的状态。

  醒来的时候,眼皮沉重地睁不开,只能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火辣辣的痛和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一块冰凉的物体敷在自己的额头上,带来一丝丝凉意,但脑子中似有一团团的乱码,极为胀痛。

  赵岭奇看着处于朦胧期的某人,大胆地实验不禁浮上脑中。

  运用暗示将陆叶请离了房间,赵岭奇看着床上因为昨天淋雨而发高烧的齐钰,笑得极为阳光灿烂。

  只见赵岭奇的指尖之间出现了一枚细长的银针,水晶雕刻的针身上隐隐可看出液体流动的痕迹。

  比拟好穴位的位置,赵岭奇脸色凝重的将其插入穴位,直到整根银针都全部进入了肉下。

  “呤呤”赵岭奇从贴身的牛仔裤口袋里摸出一个铃铛,轻轻地摇响。

  齐钰的神识开始不收控制,待得齐钰想反抗时,已经沦陷。

  “你叫什么?”赵岭奇收好铃铛,找了张椅子坐下,颇为自在。

  “齐钰。”齐钰的嘴唇动了动,更像是机械在发音。

  “为什么叫齐钰?”赵岭奇把玩着自己的发梢,看着床上的齐钰。

  “齐钰,和奇遇谐音,也是其余的包含。”齐钰的声音顿了顿后响起,似是在搜索记忆。

  “什么意思?”赵岭奇前撑着身子,颇有兴趣。

  “有个齐钰的人,得了奇遇碰见了一个人,变成了那个人和它的爱人之间的其余。”声音依旧是不急不缓的叙述,但挑眉的赵岭奇没发现,一丝丝火焰正从那个针孔处慢慢溢出。

  “你有什么秘密?”赵岭奇微笑着。

  “······哦?你说呢?”按住前“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来平息我的愤怒。”齐钰慢慢坐起来。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杀意,“你最好祈祷你的理由可以让我停下想杀掉你的想法。”

  “······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微微沉默了片刻,赵岭奇在齐钰飞飚的气场下说出了这一句。

  没有疑问的,赵岭奇的身体随着劲风的袭来自然而快速的做出了反应,只是一个格挡,便已经退到了墙壁上,撞出沉闷的一声声响。

  “师兄大人,你知道了什么呢?讲给师妹听听可好?”齐钰一手卡住赵岭奇的喉咙,一手抚弄着赵岭奇的额角,笑得极为温柔。

  “······”咬着自己的嘴唇,赵岭奇的双颊红的像是要滴血,就在赵岭奇自己觉得自己的心脏要停止跳动的时候,赵岭奇终于动了。

  手指弯曲间便有了三根银针,朝着齐钰卡在自己喉咙口越来越用力的手上飞去。

  向后一推,齐钰向着后方移了一步,恰好避过银针的路线。

  看着在墙角慢慢站起来的的赵岭奇,齐钰的表情看上去已经恢复了冷静。

  双手在自己眼前虚握,眼眸之中紫黑的光泽闪现,一柄巨大的镰刀随着火焰的升腾逐渐凝实,淡淡的煞气在刀面盘旋,但更多可以看出的,是刀内的万千亡魂在嘶吼哀嚎。

  “小师妹可真是深藏不漏呢。”缓缓擦去嘴角的鲜血,赵岭奇看着齐钰看向自己如同看像死人一般的眼神,心中升腾着恼怒。

  修长的十指从自己的长发中穿过,在脱离发梢的那一刻,两个人都动了。

  赵岭奇单膝下跪,两手向外铺开作撒网状,一丝丝莹白色的细绳在空中颇有技巧的穿梭。

  将亡魂之镰竖起,直直的劈开一根根肉眼看不清的细丝,不时发出一阵的武器同金属相碰的声音。

  赵岭奇看着快到自己面前的齐钰,还是细细地控制着一根丝线不断来回,就在齐钰突破最后一道防线时,一张网,将其完全掩盖,捆绑的紧紧的。

  “呐,服不服?”赵岭奇端来一张凳子,板板整整的翘着二郎腿。

  “呵,你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么?”指尖碰上细丝,火焰的温度逐渐将其溶解,一滴滴的从内而外开始融化。

  不过,赵岭奇可不知道。

  “哦?小爷还就看看你是怎么奈何我的。”把手撑在脑袋下面,赵岭奇揉了揉喉咙,这女人,下手还真狠。

  “······如你所愿。”最后外放自己的本命源火,只是一个闪现,就已经使得齐钰站在了赵岭奇的面前。

  看着赵岭奇的表情,齐钰突然觉得他就是个逗比。

  麻麻说过和逗比不能一起玩,不然智商会被拉低,也变成逗比。

  想了想自己的脸上做出想赵岭奇现在一样的表情······齐钰快速退离了赵岭奇。

  那画面太美,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够,会崩溃。

  一愣之下被吓住的赵岭奇在齐钰退后时就换上了平日里的微笑:“和解?”

  “······”点了点头,齐钰终究是没有说话,一说话被传染怎么办?额的布头,齐钰缓缓坐了起来,眼神就如同修罗在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