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两片。”解下被子,齐钰穿上外套,开始叠被子。

  将吐司喂到齐钰的口中,陆叶看着齐钰一遍又一遍的拆叠着被子:“你这是什么情况。”

  “我心情不好时有强迫症,被子必须叠成豆腐块。”咽下口中的吐司,齐钰整理着被角。

  四四方方的,硬是让齐钰叠出了军营的感觉。

  “对了,你要不要去签售会?”陆叶一拍脑袋,突然想起来。

  “什么东西?”齐钰找笔的动作顿了顿。

  “不就是昨天的邀请函寄来了的嘛?”陆叶转着手中的长吐司。

  “今天吗?”齐钰看着陆叶。

  “不是,是后天,你别忘记准备点东西安排安排时间什么的。”陆叶坐到了座椅上,打算开始工作。

  “昂。”应了一声,齐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最后穿上外套。

  “不是还没到上班时间么?你要出去?”陆叶听见了动静,开口问道。

  “我想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故事可以写下来当做漫画脚本的基础。”齐钰围上围巾,声音有点含糊不清。

  “不多歇息会儿吗?”陆叶有丝担虑的看了眼齐钰的黑眼圈和她难看的气色。

  “不用了,睡觉睡得太多脑子会疼的。”齐钰稍稍歪了歪头,显得有些俏皮。

  陆叶看着走出去的齐钰,没有说话。

  呼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冷冷的温度让齐钰的脑子更加清醒。快步走过小巷,齐钰向周围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才从包里拿起一张描金的黑色卡片。

  “喵。”放在唇边,齐钰淡淡的叫了一声猫叫,指尖轻掷,卡片在飞出的瞬间变为了一扇光门。

  深呼吸一口,齐钰带上猫的半面面具还是走了进去。

  熟悉的落地,齐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没有人或者是灵对齐钰的突然出现感到奇怪,最大的反应也就是投去了一撇,但在看到那张猫的面具后,又立刻转过头去。

  在级界之内,能带上动物面具的人类,都是具有强大实力的物种,挑衅的后果,除了死亡就是重伤。

  “大人。”衣襟上有一只隼的印记的人匆匆走来,“方才看错了人以至于晚迎。”

  “带我去见他。”没有多余的废话,齐钰面具下的脸色极为复杂。

  在昨天的酒店时,如果没有记错,那个张润欣······“是。”那人十分殷勤的带着路,待到进入隼阁时,那人才行礼退下。

  看着自己极为熟悉的布置,墨钰抬脚走上楼梯。

  鞋跟随着墨钰的走动,与实木的楼阶发出“哒哒”的碰撞声。

  依稀的,墨钰脑海中想起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的话语。

  “真好玩!哥哥,你看!哒哒哒哒!”

  目光以凝,墨钰拒绝回想这些以前的东西。

  就算记得清楚那又如何?毕竟,早就不可能存在了,不是吗?

  “咚咚”墨钰在一间房门前停下,抬手敲了敲。

  “请进。”男人的声音温和而低沉。

  开门走进,首先看到的就是满房间的植物,生机盎然。

  那个男人,就坐在藤蔓编制的藤椅上,悠闲的喝着红茶。

  只是一刻,墨钰便走出了级界。

  向着两份打工的地方请了假,在签售会的这一天,齐钰和陆叶一同上了去上海的地铁。

  一路跟着陆叶,看着温和的与人客套,语气轻柔的和别人斗嘴的陆叶,齐钰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没有真的认识她。

  “咦?你这么看着老娘干嘛?不会暗恋老娘吧?”陆叶应付完了主办方,转头便看见一直盯着自己的齐钰。

  “等你年轻十岁说不定我会喜欢你。”齐钰转过了头,不论陆叶怎么样,她对自己,永远都是那个陆叶。那又有什么可以纠结的?

  刚刚准备发火,但是在瞄到已经有人陆陆续续进来后,陆叶揉了揉脸,语气轻柔的对齐钰说:“回去后你给老娘等着。”

  “陆大师,别忘记我那里还有本素描本。要看看吗?”齐钰撩了撩刘海,露出一双星辰谋语气同样轻柔。

  “那个······呵呵,啊,有人来了!准备准备!”陆叶闻言,一双眸子在各处转了转,就是不落到齐钰的身上。

  先做了亏心事,被徒弟要挟肿么破?急,在线等!

  看着主办方叫陆叶过去,齐钰也跟着到了陆叶的座位后站着,一会如果有读者带来礼物的话,负责接收的人,就是齐钰。

  坐在同一张长桌上的人,还有其他四位作者,每个人前面,都排有长长的队伍。

  有许多读者带来了精心准备的礼物,一堆一堆的,后台都快放满。

  看着陆叶在读者喜悦或是激动的表情下与其合照,给其签名,或是再加上一个小小的Q版,齐钰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很微妙的情绪。

  酷j?匠1*网永U久免费@看小说#@

  陆叶没有吃午饭,齐钰也没有,当主办方送饭时,陆叶只说了一句。

  “我的读者为了排队要签名都没有吃饭,我怎么能先吃饭?”

  看着忙碌的陆叶和感动的读者们,齐钰悄悄走出了展厅。

  不要问为什么,展厅的旁边有一家零食店。

  排着队买了一袋小蛋糕,齐钰回到了陆叶那边。

  慢慢撕开包装袋,蛋糕小小的,一口一个正好。

  在陆叶开口和读者交谈时,齐钰将一个小蛋糕塞进了陆叶的口中。

  陆叶愣了愣,看了眼齐钰后接着签名。

  在那个读者拿书走之前,说的一句话噎得陆叶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叶子大大,有这么好的男朋友你就早点嫁了吧。”

  还能说啥吗?陆叶咽下了小蛋糕,突然觉得味道真的不错。

  “其实这是我徒弟,今年16岁。”陆叶默默地吐出了这一句。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女读者眨了眨双眼,忙认错道。

  “你又做什么了?”旁边传来一道性感的男声。

  男人穿着随性的休闲装,一只手插在裤袋里,目测三十几岁的年纪,成熟稳重而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没,没!”女孩摇了摇头,赔笑着,“舅舅,你怎么来了?”

  “你爸爸打电话叫我去相亲,我一个不耐烦就说要来找你,怎么,不行啊?”男人揉了揉女孩的一头短发,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