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说话,在门稍稍发出声音的时候,赵岭奇加快画完最后的一笔,而后对着轻手轻脚的某人微微顿头,看了眼熟睡的陆叶,算是打了招呼。

  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齐钰解下自己的围巾挂到衣架上。

  “打工回来了啊?”从旁边的被子里拿出一个电热水袋,赵岭奇递向齐钰轻声问道。

  “谢谢。”接过热水袋,齐钰脱下外套后就这羊毛衫钻进了被窝,待得面上暖了之后,齐钰裹着被子一蹭一蹭的到了桌子上拿了练习本和画笔,而后又一挪一挪的回到了自己的领地,开始趴在地上练习。

  看了看齐钰的动作,赵岭奇并未说什么,哪怕那个电热水袋被放置在了左手的下面。

  也真的是很困,算下来自搬走开始齐钰还没有睡满两个小时,更何况之间又使用了异能。

  画画画着画着齐钰竟然就睡着了。

  “······呵。”嘴角勾起不明的微笑,没有什么帮忙盖被子的情节,偷吻什么的更不可能,赵岭奇看着趴在地上睡着的齐钰,开始动手画下一张张素描,直到在每张素描上都加上了各种自添线条后,赵岭奇才心满意足的难得大发善心帮齐钰定了个闹铃。

  一段时间后,似是想起了什么,赵岭奇走到陆叶的地塌,把地塌前面的闹铃整个按停。

  看了看睡得和死猪一样的陆叶,再看看已经团成一个球的奇葩睡姿的齐钰,赵岭奇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好靠谱。

  再度坐到桌前,赵岭奇将下层的笔记本拿上来,看了看某一页上的各种选项后,似是终于找到了什么,在那一行的后面打了一个勾。

  愉快的打了个响指,但旋即又被生生制止,生怕惊醒了两人。

  手掌轻拍间,笔记本已消失不见。

  犹记得,那行上的文字是:天空之翼。

  虽没有闹铃的提醒,但体内早已养成了生物钟的陆叶在八点时仍旧是准时醒来了。

  刚刚准备有所大动作时,便被赵岭奇的目光盯得有点不自在,瞬间想起了工作室里还有另外两个生物。

  “齐钰睡了啊?”看到墙角一个球形时,陆叶瞬间明白了,向着赵岭奇用口型问道。

  点了点头,赵岭奇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然后丢去了一个纸团。

  完美的接住纸团,陆叶将其展开。

  “昨天这货的素描我画了不少,老师要看看吗?”

  好像有光从陆叶的双眼中闪出,不过一秒,陆叶已经出了被窝。

  很自觉地把素描本交给陆叶,赵岭奇递上了一支笔。

  “哼哼哼哼······”奸笑着的陆叶毫不思考的用笔在纸上划划写写,不时地露出满意的笑容。

  “······老师。”赵岭奇欲言又止。

  “怎么了?”正在兴头上的陆叶头都没抬。

  “你就没有听到啥没声音吗?”赵岭奇很委婉的说着,一双眼看向了陆叶的身后。

  “你小点声,别把那只懒猫叫起来了。”陆叶丝毫没有觉得不对,手下仍旧是龙飞凤舞。

  “······您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吗?”赵岭奇咽了口唾沫温和地微笑着,就差给陆叶一脚。

  “有啥不对?”陆叶觉得,今天这只笑面狼好烦啊。

  “······没啥不对?”

  “废······话。”陆叶觉得有点不对,这声音,咋变了呢。

  “啊!”僵僵的转头,陆叶果不其然看到把被子裹在身上冠成一个球的齐钰。

  “画什么呢?老师能让我看看嘛?”齐钰笑着,笑得很温柔。

  “呵呵,那个······”陆叶向旁边推了推,赵岭奇表示,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素描的手法不错嘛,不愧是老师呢。”借助手长的优势,齐钰一捞就将陆叶死命握着的素描本拿了过来。

  陆叶相信,如果有一个杀人不犯法的可能性的话,自己一定会被做成人肉干。

  “······老师,过来,我们好好聊聊人生,谈谈理想。”合上素描本,发出了“啪”的一声,齐钰的脸色着实不算太好。

  “那个······呵呵······那个······这是个误会。”陆叶一脸信誓旦旦,背后的手死死地拧了把赵岭奇,疼的赵岭奇一个抽抽,差点叫出来。

  正当齐钰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听见一声声闹铃的响起。

  “看看看!八点半了!我得去吃早饭!”陆叶蓦地松了一口气,赶紧开溜。

  “你不追问下去?”一只手在背后揉着被拧痛的地方,赵岭奇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微笑着。

  “师兄大人,素描越发长进了啊。”轻轻拂过素描本,齐钰也用微笑回应赵岭奇。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师妹猫咪,先走了啊。”用手揉了揉明显快要发飙的某只傲娇猫咪,赵岭奇轻轻一闪就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在关门的瞬间,陆叶正好从厨房内出来,嘴里叼着片吐司。

  “······来一片么?”将手中的装有吐司的包装袋向前递了递,陆叶经过在厨房的心理建设,厚脸皮终于重现天日,啊?刚刚的事?刚刚什么事啊?我怎么不知道?

  看;X正A*版章节'上BH酷7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