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指针指向5时,齐钰面前的桌面被敲响。

  “玉米,伦家来换班了~”少女有着明亮的双眸,红润的嘴角微微翘起。洋溢的青春生气与齐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昂。”将钥匙交给楚清莹,齐钰在登记表上签了字之后离开了小店。

  当她走到约定地点时,文勇员已经久候多时了。

  “呵,不愧是组织里的墨隼。”看见姗姗来迟的齐钰,文勇员脚尖微顿,前身前倾便向齐钰冲去,举至耳边的拳头上带有噼里啪啦的雷声。

  向前踏进一步,手掌稍稍裹住铁拳,淡淡的火焰呈现墨一般的黑色,竟是死死的抵住了呼啸而来的拳头。

  “周铭科没告诉你们这是最后一次么。”蓦地向前用力,齐钰的右眸中闪现出似是可以吞天食地的淡淡紫炎。

  猛地向后倒退了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形,文勇员抹了一把嘴角的液体:“就是因为最后一次,所以才放肆。毕竟,你不是退出了么。”

  “呵,那么,请你记住,即使我退出,我的实力依旧可以把你视作蝼蚁。”从口袋里拿出纸巾,齐钰仔细的擦了擦手,而后覆上一双洁白的手套。细细地用墨色的隼面具掩好自己的全部面目,齐钰看了眼文勇员。

  “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就回来。”

  “你什么意思?”皱了皱眉,文勇员看着齐钰,不放过她的任何一个表情。

  “字面意思。”齐钰几个跳跃间便失去了踪影。

  “······有意思。”并未追上去,文勇员斜斜的靠在电线杆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蒙蒙的雾气在空气中升腾,衬得远处的高大建筑更加模糊。

  不时有车辆驶过文勇员,他却只是看着远处的迷蒙。

  博物馆的大门紧锁着,撕开卡片的正面,看着值班记录的各项时间数据,齐钰的脑中不断计算着。

  待得六点三十五分时,齐钰右眸中黑炎一闪,只是纵身一跃便已经进入了馆内,没有消失的现象,齐钰整个人都埋在黑炎之中。

  轻而易举的拿走了展品最中心的海洋之境,硕大的宝石在淡淡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无比瑰丽,内部仿佛就有无数的水体流动一般。只是一眼便让人有一种想夺为己有的冲动。

  没有犹豫,齐钰几个闪烁间便消失在了博物馆内,原来的展台上,只余下一个小巧的银色徽章,徽章的正面,一只小巧但刻描得极为逼真的隼在高空盘旋。

  “最后一次。”将宝石抛给不知何时已经坐到地上的文勇员,齐钰甩了甩头,散去了满身的墨炎。

  “告辞。”将宝石检查了一番,文勇员小心收起后便离开了。

  齐钰没有动。

  她看着文勇员的任何一个动作,看着周围每一件事物的变化,就像是一座雕像。

  “怎么在这里?”背后传来的,是一道极为温润的声音,“老师可是快睡觉了,你还不回去吗?”

  转身看着赵岭奇,齐钰拍了拍裤脚带有的被风吹过的草屑:“嗯,马上回去了。”

  看着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人,赵岭奇微微笑眯了眼角,不动声色。

  两次公交车的转站,终是在七点的时候赶回了陆叶的工作室。

  “回来了啊。”听到敲门声的陆叶前去开门。

  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钥匙,陆叶将它交给门外的人。

  “你还不去睡么,6点了。”收好钥匙,齐钰看了看哈欠连天的陆叶。

  “就去睡了。”陆叶烦躁的揉了揉揉头发,看着齐钰,似是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我先去睡了,你最好也补一下觉,整天值夜班白天也打工,也亏得你支持的下来。”揉揉齐钰的头发,陆叶钻到了客厅一角的地榻上,片刻后便进入了睡眠。

  齐钰的目光微沉,但很快便恢复了往常。

  一夜的不眠以及后来能力的运用使得齐钰的体力消耗不少,当下她便设置好了闹钟后上了自己的床榻。

  点着自己的下额,赵岭奇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的好友气的大力跳脚。

  “马上更改通缉令!通缉金额一亿!”用尽全身的力气死死地砸下手中的徽章,林初凡几乎是吼出来的。

  银质的徽章与大理石地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混蛋混蛋!一群废物!”林初凡解开制服上领口的几粒纽扣,极为暴怒。

  “肝火这么旺啊,当心长痘痘。”从地上捡起被甩下的徽章,赵岭奇轻轻拍去上面粘上的脏污。

  “呵,‘墨隼’已经作案三十几起了,盗窃的东西可都是极为珍贵的珍品,上亿的损失!”林初凡丝毫没有淡定的迹象,“老子还就不信了,早晚有一天老子要亲自拔掉她的毛!”

  “哦?拭目以待。”不痛不痒的回了一声,赵岭奇对此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a_最_g新章W节2s上y酷Q◇匠M网(|

  墨隼么?

  微微笑了笑,赵岭奇眯了眯眼,抢先一步拿走了我要的东西呢,被记住了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