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诺诺下了线,像叶蝶说的一样把电话留在了A市的招聘网上,关了电脑,她有气无力的走向床,随后猛地倒在了床上。顿时觉得身体中的力量一下子被人抽光了,原来,自己对那件事是那么的在意,刚开始自己还觉得满不在乎,可脑子里,那女人的话已变成一个个响亮的巴掌,全打在她的脸上。她的脸已经通红了,真的,没有理由再待在他身边了,不是吗?

  这个星期,一个人躺在床上,就算盖再多的被子,也还是会冷,看再多的书也还是会觉得空虚。也许,是A市的冬季太寒冷了吧,也许是因为那些书的内容自己早已略知一二了吧。其实,也许自己也不知道。

  自己似乎从未如此落寞过,本来不想哭,眼泪还是止不住的自顾自的往下流,就像是那决堤了的大坝,无法可想!

  从未想过自己与他的爱情是如此的脆弱。

  三个星期前,他说:“我们分手吧。”大概卡诺诺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他说这句话时的神情。

  、“酷fK匠B网2唯\一《正版《,+其他x☆都^u是盗t&版e!

  那么的快乐,就像只是在讲一个玩笑一样。

  纯洁得就像玻璃罐子里的石头糖,鱼缸底漂亮的鹅卵石,光滑得让人不忍去触碰。呵,多么的美好呀。

  让她很容易想起那个一样美好的,刚认识他的午后。

  在透过树荫的点点阳光下面,他一手举到肩上,先后勾着那件白色的校服,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旁边有女生在尖叫,而她也痴迷了,仅仅那一秒钟,就让她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这是什么一种感觉呢?嗯......得让我想想。

  就如同午后的阳光从窗外射进你的房间,散散的打在你那充满少女气味的床上,还散发着淡淡的,阳光特有的温暖。

  他就这样,打开了她懵懂的少女之心,让她再也无法自拔。

  “有人说过,你很像小兰吗?”他那时问。

  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他又问,一脸的茫然。

  “你会读心术吗?或者你是像爱德华一样的吸血鬼。”她说。

  “为什么这么说?”他嘴角微勾。

  “那,你为什么知道我想问你。’有人说过你很像新一吗?‘”她认真地说,

  他也看呆了,又笑了“有,”他答,

  “谁呀?你亲梅竹马?”她笑了,问,

  他摇了摇头,说:“一个刚认识,却似已认识了我这生十七年的人,就在刚才,问了这个问题。”

  她的心颤抖了,

  他放开的一笑,把手放下,然后把校服刷的一下穿上了,后面有人喊他,叫他去踢足球,它应了一声,问她:“你叫什么啊?”

  “卡诺诺。”她回答,

  “诺诺......”呓语似的说着。

  他又一大声放开地笑,向足球场跑去,跑了一段后,边跑边转过身来,大声喊着:“诺诺,后会有期了!”说着,又快速跑了过去。

  他没有脸红,因为她也真正的觉得,那个人,是刚认识,却似认识了她这生十六年的人,一切都来得如此的亲切,没有激动,紧张,只有情人胸膛里的心跳。

  她听到那个的同伴叫他......夏弦......

  “夏弦......”她念着,也念着,终究,还是心痛的哭着睡了过去,太累了,她真的太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