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宿渊看着一脸真诚的安淋,心里莫名的生出一丝喜悦,挑了挑眉毛:“像我这般正直的人自是人人都相信了。”

  安淋掩唇笑了笑:“嗯,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夫君。”

  印宿渊白了一眼安淋:“你还真会往自己身上贴金那。”

  安淋捂着脸笑得可开心了:“我没有贴金,我是真的无公害的好吗。”

  印宿渊笑而不语,继续闭目养神了。

  安淋笑完后发现印宿渊没声了,坐在那闭目养神,也觉无聊,嘟着一张嘴,用手戳了戳印宿渊:“陪我说说话呗,我好无聊啊!”

  印宿渊也不睁眼,只道:“我不无聊。”

  安淋无奈的看着印宿渊问:“那还有多久才能到啊?”

  印宿渊睁开眼,挑起车帘四周看了一下才道:“大概半盏茶的功夫。”

  “啊,这么快啊,我的妈呀,我进去以后怎么说啊,我虚死了,要是说错话可怎么办,我就这么一条命啊。印宿渊,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吧。”安淋扯着印宿渊的衣角,询问着。

  印宿渊嘴角微微上扬,清了清喉咙:“我为什么要帮一个要把我卖了的人?”

  “哎呀,印宿渊!你不至于这么小心眼吧,你看我都嫁给你了,能依靠的只有你了。”安淋说得可怜兮兮,目光也是让人看了我爱犹怜啊!

  印宿渊“嗯哼”一声,抑住脸红的节奏:“进宫后跟着我就好,不要乱走。”

  安淋嘿嘿笑着应了一声。

  皇宫天印宫进了皇宫,安淋很是惊喜,还是第一次看见真实的皇宫呢,果然够气派!不过,就是太大了,要步行好久啊!若是没有熟悉地形的人带路,安淋怕是就要在此迷路了,安淋又刚好是个路痴,因此途中紧紧挽着印宿渊的臂膀。

  印宿渊见状拍了拍安淋抓紧自己臂膀的手,示意她安下心来。

  安淋微微松了口气,对印宿渊安然一笑。

  两人绕过御花园,来到天印宫门前,宫人通报了一声便宣他们觐谏。

  印留琛刚下朝,正在批阅奏章,见太子和太子妃进来后行了礼便放下奏牍,含笑让二人入座。

  安淋有些紧张的坐在印宿渊身边,不敢有任何大的动作,印宿渊用眼神示意她不必太过紧张,可毕竟是第一次面圣,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紧张。

  印留琛似乎也看出安淋的紧张,说道:“渊儿,与安淋相处可还好?”

  “父王,儿臣与安淋虽之前并不相识,但日后会和谐相处,增进感情,还请父王放心。”印宿渊答道。

  “安淋啊,你又如何想呢?”

  安淋怔了一下:“回皇上,儿臣与夫君想法一致。”说完还看了眼印宿渊。

  印留琛大笑:“安淋啊,朕本以为一道圣旨让你嫁入东宫,你会怨朕,怨你父母,看来是朕想多了,年轻人相处,磨合磨合。”

  安淋道:“皇上放心,儿臣谁也不怨,只愿与夫君相濡以沫。”

  印留琛很是欣赏安淋:“不愧是安丞相之女,渊儿,可不要辜负了安淋。”

  印宿渊笑眼看着安淋答道:“父王放心,儿臣定会好好照顾儿臣的妻子。”

  安淋也看着印宿渊,这笑是什么意思啊?

  y酷w8匠网aK永A久I,免'费看小15说Bi

  印留琛见此也放下心来:“如此甚好,父王也就放心了,父王还有些事要处理,渊儿和淋儿就去太后那看看吧。”

  太后宫“太后娘娘,东西奴婢取来了,您看看。”一早容嬷嬷就怀揣着一块白布面露喜色地站在太后身侧。

  太后此时正和皇后娘娘在喝茶,听容嬷嬷如此说,立刻放下了茶盏,接过容嬷嬷递上来的白布,微微展开一些,待看清白布上显眼的红点时,内心无比激动。

  太后向皇后娘娘点了点头,皇后娘娘也会意地笑了。

  刚好宫人传太子,太子妃来请安,太后急忙将白帕塞入袖口,收起喜悦,正色道:“请他们进来。”

  不一会,一对壁人闯入太后的眼帘,真是好登对呀。

  太子和太子妃向皇后和太后一一奉了茶,行了跪拜之礼,才入了座。

  太后瞧着孙媳妇很是养眼,越看越喜欢,一脸慈祥地问:“太子妃芳名可是安淋?”

  安淋不急不徐地答道:“回太后娘娘的话,正是。”

  太后见安淋尊敬的样子怕是有些紧张了,道:“成了亲,就没有外人之说,面对家人不需要太拘谨,以后就随你夫君叫我皇祖母,称皇后为母后,便可。”

  安淋深吸了一口气,回道:“多谢皇祖母,母后厚爱,儿臣记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