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皇宫的路上,安淋看都不看印宿渊,坐在轿子里一言不发。

  印宿渊本在闭目养神,但也不知怎么的就想看看安淋在干嘛,看到安淋时不时的撩起车帘,不禁疑惑:“看什么呢?”

  安淋自顾自的看着外面,不回答。

  “一大早的,这么安静?”

  安淋也不看他,心里嘀咕:真特么搞笑,早上就一定要叽叽喳喳的吗?我又不是鸟!

  印宿渊更疑惑了,今天应该生气的是我吧,她这是生的哪门子气啊:“谁惹你不高兴了?”

  安淋呵呵笑了两声还是不理会印宿渊,他居然也好意思问。

  “本太子和你说话呢!”印宿渊见安淋这般,也是有些搞不明白了,无奈之下才搬出身份。

  安淋更生气了,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这般气,因着你是太子,我就对你尊敬些吧,妥协嫁给你,晚上睡觉不安分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呀,干嘛连早饭都不给我吃,你知不知道不吃早饭是很伤身体的!现在还拿身份来压我,姐姐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见安淋还是不回答他,印宿渊也懒得计较了,继续闭目养神。

  突然,安淋大喊一声:“停车!”

  这一声,马夫都吓了一跳,赶紧勒住缰绳。

  安淋兴奋的笑了起来,拉着印宿渊就往外跑,印宿渊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被她硬生生的给拖出马车了。

  这女人手劲还真大!印宿渊如是想。

  印宿渊一直被安淋拉到一个包子铺才停下,安淋兴冲冲的问:“老板,有菜包子吗?”

  “有有有,客官要几个?”

  “六个。还要一碗豆浆。”

  “好勒,客官稍等啊。”

  印宿渊一听六个忙说:“我不吃路边摊。”

  安淋这才看向印宿渊:“谁说给你吃了。”

  “六个你自己吃?”印宿渊有些好笑的说。

  安淋见印宿渊这表情,不禁白了一眼:“给你吃?我自己还没够呢,太子殿下。”说着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印宿渊也跟着走到安淋身边,有些嫌弃的摸了摸凳子,不忍坐下。

  见印宿渊迟迟不坐,安淋心中诋毁,真是王子病泛滥。

  “我都不嫌弃,你磨蹭什么啊,快坐下,又没有虫子咬你屁股。”

  印宿渊瞬间收了尴尬,自己眼前这个貌似女人的人,一定不是个女人吧。

  “客官,您的包子和豆浆,一共是8文钱。”

  安淋这才想起自己身上可没带钱,转而问印宿渊:“带钱了没有?”

  印宿渊无奈的从袖袋里拿出一锭银子给卖包子的,卖包子的一看是一锭银子,不好意思道:“客官,小铺这是小本买卖,找不开您这一锭银子。”

  安淋正高高兴兴的吃着包子,一听找不开,一口包子噎在喉咙里,咳个不停。

  见状,印宿渊急忙把豆浆递给安淋,拍着她的背关切道:“慢点吃,急什么?”

  t、酷,匠网o唯一正=,版,~其o他都x&是x盗、版

  安淋接过印宿渊递来的豆浆连喝了好几大口,缓了缓后才道:“找不开!要不老板这样吧,我去大店铺买个东西把这银子化下来。”

  卖包子的犹豫道:“这你要是跑了,我也找不到您啊。”

  安淋真想暴走,我们怎么说也有一锭银子,至于跑了吗?

  正愁时,安淋瞄了一眼印宿渊,对卖包子的笑道:“老板,你看,我把我夫君押在你这,你看他长的这么好看,我要是不回来,你就把他卖了吧。”

  印宿渊不可置信的站起身看着安淋,刚想呵斥,安淋就拍了拍他的肩:“夫君,你放心,我定会回来的,你就安静的待一会儿。”说完,安淋夺过印宿渊手上的银子就走了。

  印宿渊刚想追上去,卖包子的及时抓住了他:“诶,客官,等你娘子来吧,你娘子不会丢下你的,您坐下,我给您倒杯豆浆,都是早上现磨的。”

  印宿渊看着安淋的背影,一脸不爽的坐下,居然把本太子押在这,不会来就把本太子卖了,这些话也只有你说的出来,等你回来我看你给我怎么解释?

  安淋也没有闲逛,很快找了一家布料店,买了一块青绿锦绢就急忙赶去那个包子铺。

  安淋把8文钱给了卖包子的,坐到一脸怨气的印宿渊身边,拿过一个包子,边吃边说:“印宿渊,你是不是很生气啊?”

  印宿渊见安淋这么淡定,也是不爽了:“你觉得呢?”说完站起身往轿子的方向走了。

  安淋见印宿渊走了,赶紧把手上吃到一半的包子塞到嘴里,顺便又拿了一个,去追印宿渊。

  上了马车,印宿渊沉默不语,闭目养神。

  安淋“嗯哼”一声,用手指头戳了戳印宿渊:“怎么了,不是真生气了吧,真是,我这不也是权宜之计吗,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明白?”

  印宿渊睁开眼道:“若今天我把你一人丢在那处,你做何感想?”

  安淋笑笑:“我能有什么感想,当然是吃着包子等你喽,反正我相信你,肯定会回来救我的。”

  印宿渊竟有些无从反驳。

  她相信他。

  那我会愤怒是对她的不信任还是我不想她丢下我一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