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待菊黄家酿熟

  许久,印宿渊才将这复杂的凤冠扯下来,连带了安淋许多发丝。安淋揉着头一脸哀怨的瞪印宿渊。

  印宿渊才不看她这怨恨的小眼神,将凤冠放好后就又上床了:“现在可以睡觉了吧!”

  安淋憋着一口怨气走到床边,见印宿渊躺在床外侧,自己总不能爬过他的身子吧!安淋只好平复了一下心情,尊敬道:“太子殿下,麻烦您起来一下,臣妾好过去!”

  印宿渊闭上眼睛不理会,安淋见状扯下印宿渊盖的毯子往地上一铺,又取来印宿渊的喜服胡乱的卷成一团当枕头,之后用自己的喜服当被子,就躺在地上睡了,真别说还真挺舒服的。

  印宿渊被安淋的所作所为动的一愣一愣的却也不恼火,用脚踢了踢在地上假装睡觉的安淋:“成亲第一天我可没虐待你啊,到床上来睡。”

  安淋转了一个身背对印宿渊,继续不理会,让你不让我过去睡觉!就是虐待我了!

  印宿渊看着地上这一团,厉声斥责:“这里可不是丞相府,没有人容忍你的任性,真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快到床上来。”

  安淋越想越气,平白无故穿越到这里替别人跟你联姻,嫁给你一个陌生的古人,还要受你的气、任你摆布,凭什么!太子了不起啊,我还是你老婆呢,没给我洗衣烧饭、端茶送水就很便宜你了!

  于是安淋继续装睡。

  印宿渊见安淋还不动,嘴角微扬,迅速从安淋脑袋下抽出自己的喜服,淡定的顺了顺衣褶,把喜服挂到屏风上。回头时,地上哪还有人。印宿渊走到床前,发现安淋仍很气愤地看着自己,还揉着额头,想来是刚刚抽喜服的时候磕到的。意识到这点,印宿渊也有些愧疚的上前为安淋揉揉头,不过还没碰上,安淋就躲开了:“太子殿下还是不要碰臣妾了,臣妾从小就娇生惯养,有洁癖。”安淋还故意把娇生惯养这四个字咬得极重。

  印宿渊手僵在那有些尴尬地收回,也不再与安淋争辩,只把地上安淋的喜服拿去挂好。

  刚捡起地上的绒毯准备拿去放在凳子上,明日让宫人拿去洗了,安淋又笑嘻嘻的夸道:“好男人典范嘛,把这个也一并拿走。结婚放什么白布!真的是煞风景!”安淋说着把床上一块白布递给印宿渊。

  印宿渊看了一眼安淋手中的白布,又看了看安淋嫌弃的眼神:“你把它染红就不煞风景了。”

  “干嘛要我染,你自己染。再说了,这哪有颜料啊?”

  印宿渊汗颜:“你是真的不懂?哦,是了,喜娘说话你也没听。”

  “谁说我没听,容嬷嬷跟我说,喜轿里有本书,让我看完放在喜枕下面。不过我对书不大感兴趣,还没看呢,喏,在这。”安淋从喜枕下抽出书,把包裹着的红布扯开。

  印宿渊真的要扶额:“你慢慢看,我先睡了。”印宿渊顺了顺呼吸,上床后赶紧闭目养神。

  安淋翻了翻,里面没有文字只有图画:“我去,容嬷嬷怎么给我一本黄书啊!太不上道了!印宿渊,你们都这么开放吗?”

  L酷匠`M网永j!久(免费*R看N|小¤》说

  印宿渊一愣:“你叫我什么?”

  “印宿渊啊,错了吗?一个称呼而已,干嘛那么严肃,这书你看过吗?”安淋把书拿到印宿渊面前问道。

  “没有。”

  “诶,那你人生也太不完整了,这书我就留给你看了,好好学学,以后用得着。”

  “不是以后,是现在!”印宿渊一个翻身,把安淋压在身下,把安淋手上的白布拿了过来。

  安淋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动都不敢动,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印宿渊竟红了脸,支支吾吾挤了三个字:“别乱来。”

  印宿渊却笑了:“看来也不是完全不懂。”说完就拉过安淋的手,“忍着点。”

  安淋整个就懵圈了,可是印宿渊没有扑上去,而是用力一咬。

  “嘶,你属狗的啊,咬我干嘛。都流血了!”安淋还以为他要那什么她,都想好怎么溜出去了,没想到他居然咬我!

  印宿渊没说话,把安淋手上的血涂到白布上,就从安淋身上翻身而下。

  “我去!你怎么不用你自己的血!”

  印宿渊回的理所当然:“本来就应该是用你的血!”

  安淋吮着手指道:“是,就是流血的方式和地方都被你换了。”安淋应该是被气傻了才会说出这个话吧。

  印宿渊也没想到安淋会说出这话吧,微微愣了一下:“原来太子妃是想圆房啊,我不介意。”

  “你放屁,谁要跟你圆房。”安淋觉得面对印宿渊的时候真的装不出淑女的样子,总会被他气得爆粗口!

  “你一个大家闺秀,怎么说话如此粗俗?”印宿渊对这点还是有很大的不满的,毕竟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啊。

  安淋呵呵了两声:“我可不是,喜欢大家闺秀啊,您身为太子,随便去大臣家里选几个女儿不就得了。”

  “你这话是让我娶呢还是不娶?”

  “你娶不娶管我屁事,我累了,睡觉了。”安淋说着把春宫图往脸上一盖。

  印宿渊无奈的笑了笑,想替安淋把书从脸上拿走,还未碰到,就听到安淋说:“别碰我书,我只有闻着书香才能入睡。”

  “你也只有爱读书这一点能让我对你有丝好感了。”

  “印宿渊你错了,我的意思是说,我一看书就犯困。”

  …………

  印宿渊不想再说话了,拉过安淋绒毯的一角就睡了。

  印宿渊气息平和后,安淋取下书,烦躁的很,怎么也睡不着。以前和段易睡一张床上也没这么紧张啊,难道是他长的太帅了吗?

  安淋瞅着印宿渊的侧颜,好像确实很帅啦。见印宿渊只盖了一点绒毯,现在又是深秋,安淋鬼使神差的把自己的绒毯朝印宿渊身上拉了拉。

  “你的绒毯是我弄脏的,我就是弥补一下。”安淋自言自语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