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洞房,安淋就从兜里拿出书放在喜枕下,取下略重的喜帕,从四角取下几颗金豆子,就开始搜罗吃的。也就是枣子桂圆什么的,没什么能填饱肚子的。奈何肚子太饿,只能剥些桂圆吃吃了。

  没多久,就听见门外的丫鬟道:“太子殿下。”

  安淋赶紧收拾了一下,坐到床边盖上喜帕。

  印宿渊推门进来时,安淋闻到一丝淡淡的酒香,竟不觉有些紧张。安淋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干嘛,又不真的洞房,紧张个什么劲啊!演个戏而已,你可是新时代女性!不惧!

  印宿渊坐在安淋身侧,拿起喜秤挑起喜帕。

  安淋抬起千金重的头,一赏夫君那倾国倾城的容颜。

  剑一般的浓眉、英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红唇,一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清,眼角微微上扬,纯净的瞳孔和精致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这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也是完美的无可挑剔。

  安淋心中不淡定了!神啊,这就是我的男神啊,帅得人神共愤啊。我去,这还能纯洁的睡在一张床上吗?

  印宿渊也瞧了眼安淋。眉似新月,笼着一对流转的秋波,立体的鼻子,嘴唇红润娇小,完美的搭配,顾盼生辉。淡淡倦倦的笑意缠绵在嘴角,似乎也在欣赏着自己。

  这时宫人送来了一桌子美味。清荷端着合卺酒站在桌边。

  印宿渊站起身,在安淋面前伸出修长的玉手:“折腾了一整天,该是饿了吧,过来吃些东西吧。”

  安淋没有犹豫的伸出手,微微握住印宿渊纤长的手。印宿渊淡淡一笑,拉过安淋的手,来到桌前坐下。

  安淋看着满桌的美味却不敢动箸,生怕有什么餐桌礼仪坏了规矩。

  印宿渊夹了正盘中乳猪的一片嫩肉送到安淋嘴边:“饿了就多吃些。”

  见印宿渊喂自己吃肉,安淋觉得这古人真是够矫情,吃个饭还这么你侬我侬,不过安淋果真是饿了,毫不犹豫地吃了:“嗯,真好吃。”吃完安淋便这样感叹。心想着原来就是吃饭啊,那就没有什么好拘谨的了,思及此,安淋便拿起筷子夹了一片嫩乳猪肉,印宿渊也凑近了些安淋,等待安淋喂自己。

  安淋刚想张口吃肉却见印宿渊看着自己,安淋看了看肉问道:“你看着我干嘛?”

  印宿渊不可置信的看着安淋:“喜娘没教太子妃这个礼节吗?”

  '◇最B新d章-c节`G上、p酷匠,)网sm

  安淋看着印宿渊呆呆的眨了两下眼睛:“吃饭还有礼节?我没听,哦不,本宫没听。”

  在一旁的清荷直冒冷汗太子妃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话给当耳旁风了呢?还有这称呼,天啊!

  印宿渊又一次笑了,这次是真心的被逗笑了:“你嫁的可是世上第二大尊贵之人,自称本宫?你可真是胆大包天了!”

  安淋被他笑得一愣一愣的,忙扯身边的清荷,清荷附在安淋耳边说了几句话,安淋连连点头,随后把夹来的肉送到印宿渊带笑的嘴角,委屈道:“我、臣妾,也是第一次嫁人,失误也是在所难免的,还望太子殿下宽恕呗。”

  印宿渊看安淋一脸真诚,吃了安淋递来的肉道:“那太子妃可知下步该如何呢?”

  印宿渊说完就想看戏一样盯着安淋,安淋从清河手上接过合卺酒,递到印宿渊面前:“这次可对?”

  印宿渊含笑点点头,取过一瓢,安淋取过另一瓢,两人相视一笑,合着一饮而尽。这下便是礼成了。

  印宿渊让人撤了一桌美味,看的安淋心里直滴血。

  清荷也退了下去,走时还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安淋。

  印宿渊褪去了大红喜服,着一件素雅的锦衣,上面还绣有竹子。安淋心想,太子殿下定是喜欢竹子的。看着看着安淋就笑了,印宿渊见安淋盯着自己衣服傻笑便问:“你就这样笑下去不卸妆了吗?”

  安淋听了脸一下子就红了,几下就将脸上的胭脂尽数褪去了。素颜的安淋肌肤细腻,宛若凝脂,正红喜服更是衬得她明艳动人。印宿渊也有些失神,顺了口气便躺上床了。

  安淋褪去喜服后,就坐在铜镜前不动了,等了许久都不见安淋过来,印宿渊以为安淋羞涩,便问:“太子妃,你好了没有?”

  安淋仍不做声,执着的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印宿渊见仍没声响,便起身看看,谁料这太子妃的头饰一点没变,印宿渊讪讪道:“是不是觉得自己这样特别美呀?”

  安淋一惊,回头看着印宿渊,一脸的可怜,嗫嚅道:“这个凤冠我取不下来。”

  印宿渊叹了口气,走到安淋身后,左右瞧瞧。安淋还以为他会取,可没想到印宿渊直接将几斤重的凤冠使劲往上提,发丝钩着凤冠,疼痛之感不言而喻。

  安淋直嚷嚷:“喂,这样很痛诶,放手,真的很痛,啊,快放开!”

  印宿渊才不管,自己玩得不亦乐乎。

  外面的宫女听了都掩唇偷笑,识趣的走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