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过得很慢,安淋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迷迷糊糊的感觉天还未大亮,就有丫鬟陆陆续续往她房里来了。

  清荷把安淋叫醒后就开始为她梳洗,一刻都不休息,似乎气氛有点小紧张。

  整理干净后,清荷递来喜服:“太子妃,这是太子殿下亲自为太子妃订做的喜服,奴婢为太子妃穿上吧。”

  安淋应了一声便起身了,在看到那喜服时心下一惊:这不是五年前在那个奇怪的店里看到的喜服吗?这一切真的命中注定的吗?

  “太子妃?”见安淋愣在那,清荷便唤了一声。

  “为我换上吧。”

  “喏。”

  此时一位身穿红衣的嬷嬷走向安淋:“太子妃,奴婢是太后派来给太子妃授礼的。像刚才太子妃的自称就用错了,以后不能用‘我’,一律要改为‘本宫’,记住了吗?”

  安淋本在穿衣服,只用耳朵在听,在看向那个嬷嬷的时候,安淋又愣住了。这是那个店主奶奶!

  “太子妃,奴婢刚才说的太子妃都记住了吗?”嬷嬷见安淋愣在那,和蔼的笑着又问了一遍。

  可安淋一下子抓住嬷嬷的手:“你怎么也来了?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就是那个玉佩,你还记得吗,就五年前你给我的玉佩,是它带我来的这,可是我一来那玉佩就消失了,你知道我该怎么回去吗?”

  嬷嬷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不轻,不知道安淋在说什么:“太子妃在说什么,奴婢听不懂啊?五年前奴婢并未见过太子妃啊。”

  听了这话,安淋沉默了,时空的错乱,无法解释清楚,松开抓紧嬷嬷的手,解释道:“对不起,嬷嬷,我认错人了。”

  “太子妃不用跟奴婢道歉,想必奴婢和太子妃的故人长得太过相像了吧。”嬷嬷很是理解道。

  “那我以后如何称呼您?”安淋带着一丝歉意问道。

  “太子妃又忘了称呼。”嬷嬷笑着提醒道。

  安淋也笑了:“那本宫日后该如何称呼嬷嬷?”

  “以后就唤奴婢容嬷嬷吧。”

  “容嬷嬷!”安淋大呼。

  “太子妃觉得不妥?”

  安淋摸摸了鼻尖,不好意思的问:“可以改个称呼吗?”

  “这……”容嬷嬷有些为难。

  “算了,当我没说。”安淋摆了摆手道。

  “太子妃又忘了……”

  “啊,当本宫没说!这下对了吧!”

  容嬷嬷笑着点了点头:“以后奴婢不在太子妃身边,太子妃要时刻谨记,以免被别人抓了把柄。”

  4:看正,版sj章i/节eo上h酷匠网9

  “好,我、本宫记下了!”

  “下面奴婢给太子妃讲一下婚礼的礼仪。你们也别停下,太子殿下即刻就到。”容嬷嬷吩咐了一下其他丫头便开始讲婚礼礼仪了。

  可安淋是真的没心思听啊。她是个理科生本来就不喜欢听什么长篇大论,还有就是,婚礼有喜娘陪着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再者古装剧看了那么多也不是白看的。

  容嬷嬷就这样讲了足足有两个时辰。安淋化妆也化了两个时辰之久,真真是繁琐至极!

  很快吉时就到了,太子殿下已经到安府门口了,容嬷嬷又道:“在喜轿上有本书,太子妃在喜轿内翻看,看完放在胸前的衣袋里,到了喜房放在喜枕下就可以了。”

  安淋轻轻点了点头。

  一切准备好了,清荷呈上喜帕为安淋盖上,安淋看了眼喜帕突然在清荷吩咐了几句,清荷先是一愣,之后明了一笑。

  拜别了父母就已是下午了,在喜娘的搀扶下安淋就进了喜轿,前往东宫。

  喜轿里确实有本书,用红布包裹着,不算太厚。但安淋直接把它揣兜里,开始补觉了。

  丞相府离东宫不是很远,没多久喜轿就停了。喜娘将安淋扶下喜轿,这时一双纤细的手出现在安淋喜帕下方,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印宿渊,她的夫君。安淋伸出手后,印宿渊便轻轻握住,带着她走向喜堂。

  印宿城在看到印宿渊带回一个太子妃时确实吃惊不已,脸上的笑容尽失,怎么可能,人不是已经毁尸灭迹了吗?晴风是不会骗我的,难道是安府找的冒牌货?

  想到这,印宿城握紧了拳头,随意在地上捡了一颗小石子向安淋射去。

  本想借助石子带动的风力将喜帕掀开的,谁料喜帕几乎动都没动。这让印宿城心下一紧,用得力足够能掀起喜帕了呀!印宿城再想出手时已经来不及了,印宿渊和安淋已经进入喜堂开始拜堂成亲了。

  安淋邪邪一笑,跟着婚礼司仪,一步步谨慎的走完了所有婚礼过程,被安全送去了洞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