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安夫人,安淋坐在桌边发起了呆。一夫多妻制我是真的接受不了,万一我哪天回去了,我还要清清白白的嫁人啊,可不能在这被一个有那么多老婆的太子给糟蹋了。不过我要怎么说呢,又不能得罪他!

  不对呀,重点不是这个,原来的那个安小姐去哪了?如果她又出现了怎么办?而且这安府我也没搞明白!

  思及此,安淋让一直守在门外的丫鬟进来,清了清喉咙,问道:“美女,怎么称呼?”

  那丫头吓了一跳:“小姐,你说什么?”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姐,奴婢是清荷啊,小姐忘了?”

  “没有,我怎么会忘了你的名字呢,我就是考考你?”安淋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胡诹道。

  “小姐考奴婢名字?”清荷不解道。

  安淋摸摸鼻子笑道:“当然不是啦,我想考考你的记忆力。你进安府几年了?”

  “自小姐出生那日我便进府了,想来也有十六年了。”

  安淋窃喜:“都这么久了,那今年多大了?”

  清荷虽疑惑却也回答:“奴婢今年刚过廿岁年。”

  “那你把过去十年的事情都给我介绍一遍!”

  酷#匠网_正-版首:(发;

  清荷被吓得不轻:“小姐,你这是?”

  “别紧张,我去东宫要带着你,自然要考考你的记忆力,万一有什么事你给忘了可就不好了。”安淋就这么边编边说,毫无违和感,有算命家的潜质。

  清荷想了一下似乎也说得通,便一五一十的把记得的都说得详细的一塌糊涂。

  如此,安淋便大概知晓了这个世界的安淋。

  安淋的父亲安仁松是印国的右丞相,掌管兵权。母亲是大将军王南宫洺的女儿南宫槿,南宫槿也是安府的丞相夫人。育有嫡长子安夜,嫡次子安阳和嫡长女安淋。府上还有两位姨娘,周凉生和萧笙乐。周凉生是左丞相周明合的亲妹妹,育有一子安桐。萧笙乐是大将军萧勉的姑母,育有一女安如。安夜娶了萧家的独女萧薇,出生在武功世家的萧薇从小习武,练就了一身好武功,堪称女中豪杰。安家也是习武世家,后代的武功自是无话可说,不过安家从不授女子习武。所以萧薇在女子中可谓是第一了。二人也皆至边疆保家卫国,这样的女子,安淋也确实很想见一见。而二哥安阳却至今都未娶妻,只说再无拘无束过几年之后谈婚论嫁。安如已经十岁有三而安桐还未满十岁。安淋还有位姑母安浅絮,是当今贵妃娘娘。

  了解了安府的人际关系,安淋又追问:“那天印皇朝的后宫如何?”

  清荷思索了片刻说道:“皇上的事,奴婢也不太清楚,只知道皇后娘娘是惠国公主,皇上对她极是疼爱,太子便是她所生。贵妃娘娘育有长公主印宿瑄,您也知晓,三年前去惠国和亲了,至今都未归来。二皇子印宿城是德妃娘娘之子,淑妃娘娘前年刚诞下小公主印宿颜。听闻太子殿下和二皇子向来不和,皇上赐婚太子殿下时,他还多加阻拦,似乎是怕太子殿下的势力大增。”

  安淋听闻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样想来,真正的安家小姐正是被这二皇子给害了。我能来这里,想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分析至此,安淋心中也有了个底,看来日后确实要时刻防着这个印宿城了。他现在怕是等着看太子的笑话吧,明日见我还活着,或许还会有所行动。我的天,怎么这么复杂!

  “清荷,你先下去吧,早些休息,明日定是极累的,我也乏了。”安淋佯装按着太阳穴轻轻地揉着。

  清荷乖巧的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安淋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都不能平静。

  二皇子府天渐渐昏暗,没过多久便至深夜。

  而此刻的二皇子府上,有个黑影窜入,直奔一间华贵的房间,里面仍有烛火微弱的闪着,黑影在窗边瞧了瞧,小心翼翼打开一条门缝窜进入,随后向四周环顾,见无人才阖上了门。他跪在榻前,冷声报告:“主子,人已被毁尸灭迹,谅安丞相再大的本领也找不到她女儿一点蛛丝马迹。”

  榻上的人揭开帘帐,华贵的衣裳尽显地位的高贵:“晴风,干的不错,就看明日安府如何嫁女儿了,哈哈哈!”狂妄的笑声回荡在整个二皇子府,栖息在此的鸟雀也被惊得四处逃窜。

  片刻后二皇子挥了挥手,停止了大笑,搂过晴风:“等我夺得太子之位,我就能名正言顺的娶你为妻了,日后龙凤呈祥!”

  晴风笑了,只是笑的有些苦涩,这样的日后真的会来临吗?但她依旧附和着印宿城,因为她真的很爱他,她会用尽一切为他夺得他想要的,哪怕如今的诺言不过是谎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