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国五年,年过半百的印国始帝印成终获一子,始帝喜极而泣,立即召集所有朝臣,亲手抱着儿子下旨,封嫡长子印留琛为东宫太子!

  始帝在位六十年,国家风调雨顺,敌国均不敢公然挑衅。印国不久便成为世界霸主。印始帝勤政爱民,百姓都极其爱戴他。

  可印始帝在外征战多年留下不少病根,到了暮年,病痛也都接踵而来,不久便离开了人世。但他留下了一个国泰民安,并能看着自己的儿子培养成才,始帝便带着欣慰驾崩了!

  一代明君就此逝世,谥号印始帝!

  印国六十年,太子印留琛即位,国号顺留。

  印留琛自出生便被封为太子,从小就接受正统的教育,又继承了父亲的优良品德,可谓是接替了明君一职。这让百姓无不欣喜。

  印顺祖四十八年,顺留帝突发奇病,继而立嫡长子印宿渊为东宫太子。册封大典结束不久,关外传来急讯:楚国休战半年后,再次偷袭印朝天印关。

  顺留帝闻讯,速招大将军王南宫洺赶往天印关支援。

  可是此时正值南宫洺的外孙女安淋要嫁入东宫成为太子妃,权衡之下南宫洺选择即刻动身前往天印关抵御楚寇。

  然而他的外孙女可不愿意了,这可是她的人生大事呀,而且还是太子妃,当外公的连个祝福也没有!一怒之下,安淋独自出了安府,来到一处荒凉地,轻轻哭泣。

  “爷爷真是,我都出嫁了还要出征,都怪那楚寇!何时不来,偏要在我成亲的时候!”

  谁料,一个黑影突然窜出,在安淋身后捂住安淋的口鼻,安淋不停的挣扎却无任何用处,安淋只能直瞪黑衣人想让他放手,可是黑衣人愈加用力,没过多久安淋便窒息而亡了!

  黑衣人将安淋平放在地上,探了探她的呼吸,见没了呼吸才轻轻舒了口气,却并无离开之意。

  他从怀中掏出一把利刃,毫不犹豫的刺入安淋的心脏,随后又取出火折子,点燃安淋的衣角后便站在旁边冷冷地看着这烈火将安淋的衣服烧化,将人烧的面目全非。就静静地观看一个死尸成灰的过程。

  火慢慢的熄灭了,一阵风刮过,沙砾伴随着骨灰起飞,地上只剩下枯黑的火痕。一个人就这样,从这个世界,不留一丝痕迹的,消失了……

  黑衣人完成任务,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无人便匆匆回去复命了。

  就在黑衣人走后不久,天空出现金光笼罩整个世界,一道刺目的白光射入了安府。

  安淋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古香古色的喜房里,惊恐过后,安淋也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原来一切都不是偶然,皆是命中注定。

  安淋见自己穿着未变,有些担心被怀疑,就在衣柜里随便找了一件衣服换上。随后打量着这间屋子。本想就此一走了之,可人生地不熟的又要逃去哪里?既来之,则安之。待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做打算吧。

  不过我应以什么身份在此生活下去呢?而且段易也不知去向,自己一个人还真有点莫名的害怕。

  此时,敲门声响起,门外的丫鬟道:“三小姐,夫人来看你了。”

  安淋越发紧张,不知如何作答,再三斟酌准备坦白。安淋慢慢踱到门前,深吸了一口气,紧闭双眸、摒住呼吸打开了门,心想着说不定死了就能回去了。

  “淋儿,你眼睛怎么了?”

  闻声,安淋猛的挣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人。这是自己的娘吗?年纪好像不太大,差不多二十多岁吧。黑发高高绾起,簪了些许金玉珠翠,一对粗细适当的耳铛垂至颈项。那面容也是精美绝伦,若不是瞧着有些成熟,怕是以为是自己的姐妹了。安淋尴尬的笑笑:“没有,就是开门的时候眼睛里进来些灰尘,母亲无需关心了。”

  安夫人拉着怔住的安淋走进里屋,寻了凳子坐下后,便吩咐丫鬟关上门、退下去。待外面的动静平息后,安夫人才有些忧伤的抚摸安淋直顺的黑发:“淋儿,你知道皇上为何会在弥留之际将你许配给太子吗?”

  安淋摇了摇头。

  “二皇子野心之大想必你也有所耳闻,他时刻威胁着太子的地位,我们安家又是权力与军力的象征,所以皇上赐婚是为了巩固太子的地位。你爹让娘来是要嘱咐你,对二皇子要处处提防,切不可中了他的阴谋。明白吗?”

  安淋点点头:“娘,女儿记下了,女儿会事事小心,不会让二皇子有机可乘的。”

  听她这样说做娘的不免留下泪水:“淋儿,我的好女儿,娘是不希望你嫁给太子的,一入宫门深似海啊,你还这么小,娘舍不得啊。我辛辛苦苦养了16年的女儿就要出嫁了,若是普通人家,淋儿受了委屈爹娘还能为你出口气,可偏偏是这帝王家!”

  “娘,您别这么说,嫁给太子爷也是别人求不来的福气啊。”安淋为自己的娘抹去泪痕也跟着伤心了。这娘不求女儿富贵,只求女儿幸福平安,真是思想超前呐。

  “淋儿,成亲后,不可任性,你们夫妻二人一定要齐心协力。日后太子为巩固势力也会纳些妾室,你不可有妒心,让他人用此对你们不利。”

  安淋愣了一下,一夫多妻制要我一个现代人如何接受?

  “淋儿?”

  “啊,娘,女儿知晓了,你和爹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安淋回过神来赶紧应下来,毕竟现在身份不同啊。

  “明日一早会有喜娘来给你讲些礼仪,你要字字谨记,成亲仪式上不能出任何差错。那时,二皇子也在场,你要避免与他接触,知道吗?”安夫人是真的不放心,嘱咐了好多。

  “好了娘,女儿都这么大了,知道分寸,你就放宽心吧!你看这时间也不早了,您快去歇息吧,女儿也早些睡,明日怕是极累的。”

  最0新。章节&上{酷li匠%网

  “好,那娘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