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天不亡我

  城市的崛起逐渐吞噬着周围的贫民窟,东海市郊区,由于开发商补助的拖欠,许多居民由于拿不到拆房补助而背井离乡,而万剑和李桂芬便是其中一家。

  “唉,现在这个地方没法生存了,家里都揭不开锅了。”李桂芬的额头上爬了好几条皱纹,泛黄的脸庞被外入的光线暴露无遗,一点也不像三十岁的女性。

  “能有什么办法,我觉得,还是要去大的地方拼一下!”万剑抽着一根烟,看着熟睡在茅草铺着的床上两个儿子,他心里有些愧疚。

  “别抽了,对孩子不好!”李桂芬额头上的皱纹又多了几条,一把抢过万剑手中的烟。

  现在本来家境就不好,要是人再生病了,那可怎么办呀!李桂芬是个细心谨慎的人,平时她都计划着给家里省钱,一顿的菜两顿吃,一件衣服缝缝补补好几个补丁了也不扔。这才勉勉强强过了半个月。

  “咳咳!”万剑被烟气熏得咳嗽了几声,看着妻子无奈的眼神,他默默走出屋外。

  “啪啦一声。”屋顶的一块小砖瓦掉落下来,砸在万峰身上,万峰当场哇哇大哭,毕竟他只是个刚出生的孩子,细皮嫩肉的。他从蚂蚁爬着的草堆里爬了起来,摸着自己的后背,萌萌的眼神看着李桂芬,无论是谁,看到这幅画面,都会心生怜悯的。

  “峰儿,没事吧!”万剑跑进屋里,看着万峰站在李桂芬手掌上嘻嘻一直笑。

  “吓死爸爸了,你这孩子。”万剑摸了摸万峰的小头。

  李桂芬捋了捋蓬乱的头发,逗着万峰。她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洗过头了,这里断水断电,生活的拮据让家里根本买不起洗发水,乌黑油亮的头发都开叉了,顺着腰间,一直到达臀部。

  “哟,小宝贝,你怎么也醒了。”万剑看着万虎也醒了,粗糙的双手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万虎的嘴“吧唧吧唧”的,看样子是饿了,伸手想要去抓破桌子上的旧奶瓶。

  “哦,宝宝乖,宝宝乖。”万剑拿着破旧的奶瓶,喂着万虎。里面哪有奶,只有半瓶白开水。

  万剑看着万虎“咕噜咕噜”的吸了下去,心里的沉重感让他无颜再面对自己的孩子和妻子。

  屋外挖机的声音越来越吵,石头和挖机摩擦出“哐当哐当”的响声,万峰和万虎不约而同的哭了起来。

  “别哭啦,宝宝!乖~”两个人相互哄着手中的孩子,生活的窘迫让他们不知所措。这个残忍的世界,让他们夫妻俩想破了脑袋!

  “去东海市区看看!我就不信了!”万剑放下手中的小万虎,准备收起外面竹竿上缝补的衣物,原本乌黑的头发被外面的灰尘染成了烟灰色,宽松的七分裤在大风下如旗帜般“嗖嗖”作响。

  “可是,杨书记说这个月民房改造的钱就要到了!我们......”李桂芬心里还存着一丝希望。

  “别说了!这个杨阴险!简直就是贪官!”万剑气的踢出了脚上一年前买的人字拖,道:“要有早有了,这帮畜生!”

  杨书记是这个小村子民房改造的负责人,补助一拖再拖,前不久自己却开上了宝马。万剑想起他就已经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他发誓,有朝一日,他一定会让这些个欺压百姓的贪官污吏受到惩罚!要千百倍的奉还!

  万虎和万峰两兄弟听到大叫声,瞬间停止了哭声,目不转睛的看着万剑。

  “走,明天我们就到市里去看看。”

  “好吧,家里就剩这么多了。”李桂芬拿着一叠皱巴巴的纸票,翻了半天也才三张一百的。这还是留着以后给孩子上学用的!如今走到这个地步了,也只能闯闯看了。

  “我这还有几个硬币。”万剑和妻子一同凑着钱,希望到达另外一个地方以后,能有一个平凡的活路。

  乌黑黑的茅草屋里,没有光线,没有水和食物,只是清晰的听见屋外嘈杂的开工声,夫妻俩这晚又没有吃饭,水也是舍不得喝上一口,都节省给俩孩子吃。

  第二天一早,天微微亮,夫妻俩带着孩子坐上最便宜的一个客车,一个人只收五十,目的地,东海市市区。

  拥挤的车里没有站脚的空隙,两个人挤在这人堆里,几乎是被人顶起来的。

  婴儿的哭声引来众人嫌弃的眼光,万剑夫妻俩着,低下头,紧握着双手,竭尽全力不让两个孩子受到一点拥挤。

  一路奔波,目的地东海市到了。

  “老公,你看,好大的鸟。”李桂芬看着天空中的飞机,让她痴痴看了好久。

  “那不是鸟,笨婆娘。”万剑瞥了李桂芬一眼,道:“我听我们村二娃子说,那好像是什么机来着?”

  “那我咋知道。”李桂芬坐在花坛边给万峰和万虎喂了分量不多的一口奶。

  万剑和李桂芬一个一个孩子,还带着两个大黄包,黄包的沉重让两个人的脚步显得蹒跚,在这繁华的街道上,他们希望能找到希望。

  “走走走!”一家时尚服装的老板看着两个人打扮的和乞丐一样的人来到门前,立马上前来驱赶。

  万剑和妻子护着孩子,继续走着,希望能在这寻找到一个可以供吃住的地方,他们已经很多天没吃饭了。李桂芬看着面黄肌瘦的俩孩子,在襁褓里新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眼眶的泪水眼看着就要流下来了,又被强忍了回去。

  “老板,我们什么都可以做!让我们的孩子吃口饭吧。”万剑对着一家拉面馆的人说道。

  服务员打量了面前的两个人一番,看了看老板,老板坐在柜台拼命的摇着头,服务员给了一个离开的手势。

  夫妻俩本来就是老实人,遭到拒绝和冷眼也没再强求了,继续拖着两个大黄包,背着孩子,一路问过去。

  夜幕逐渐降临,璀璨的灯光给了这个城市一件靓丽的新装,小吃摊的叫卖和楼上KTV传来的歌声声声入耳,夫妻俩带着孩子坐在一条石阶上休息。

  没坐下一会,俩孩子又哭了起来,这让一天没有收获的万剑夫妻俩很是受挫。

  “孩子饿哭了。”李桂凤焦急的看着万剑说道,说着又给俩孩子喂了分量不多的奶水。

  “要不,要不我们......”万剑支支吾吾的,但不敢说出来这句话。

  “要不什么?”李桂芬以为丈夫有什么好法子,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的火苗。

  酷匠网正/8版E首●发N{

  大街上的汽车声“笛笛”的叫着,散步的人们直接忽略这落难的一对夫妻,有些甚至躲在背后嘲笑,指指点点。

  “我们撇下......撇下一个孩子......好......好吗?”万剑说出这句话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妻子了,脸部瞬间发烫,低着头沉默。

  “说什么东西?你,你这样说和人贩子有什么区别!”李桂芬使劲拍打了万剑几下,眼眶的泪水哗哗流下。

  “我也就......也就是说说。”万剑实在不想孩子跟着自己挨饿受冻,他想着法子和李桂芬说道:“我带孩子去看看前面的店面,看能不能找到吃的。你坐着休息一下。”

  李桂芬身心疲惫,轻声回应了一下,然后又细心的照顾着孩子。

  五分钟后,万剑回来了,孩子却不见了。

  “孩子呢?”万剑拖着发狂的李桂芬往远处走去。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来自一个母亲的声音撕心裂肺,可这位父亲又何尝不是!他心里默默作痛,再这样下去,他们四个人都将饿死在街头!

  李桂芬拼了命的想往回跑,被万剑死死拉住,无论她怎么打他,踹他,他只是死死的拉住李桂芬。

  漆黑的夜被灯光照的通亮!母亲的悲伤和路人的喜悦形成鲜明对比,突显出这个世界有多么残酷!

  “哎呀,我的妈呀。”刚刚关了前门来到后门的林海走出门外,差点踩到了一个鲜活的小生命。

  “这是谁家的娃?”林海东看西看,街道里毫无人影,只有几声狗叫声从巷子外传来。

  “宝贝,冷了吧。”林海连襁褓抱起万虎,欢喜和愤怒交织着交织在心里。

  “老婆,你看,门外偶遇一个大胖小子!”万虎虽说好久没吃过饭了,但脸上的肉还是白嘟嘟的,看起来像个小胖子。

  “我看看。”二十五岁的李芳扭了出来,黄色的碎花裙子配上白色的短袖,显得十分年轻靓丽。

  “还真是一个大胖小子,是不是老天听到我们的祈求了?”林海和李芳结婚三年了,一直没有生育,找医生也看过了,说是两个人都有些毛病,生不了。这可让两个人着急了,天天拜这拜那的,都希望有个宝宝。

  “咦?这是什么?”林海从襁褓中拿出半块翡翠,上面还硬了一个虎字。

  “快进来,我们......”两个人计划着不要报警,干脆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得了,毕竟这也不犯法吧。

  “乖宝宝!”林海逗着万虎,看着万虎“吧唧吧唧”的嘴,拿来了一瓶牛奶,一下就被喝光了。

  万虎伸出短小的双手,示意还要还要。

  “好好好,牛奶多着呢。”李芳拿来好几瓶QQ星,喂给万虎吃。

  看着正吃得有劲的万虎,两个人忙着给孩子起名字了。

  “叫林美丽吧。”李芳建议道,毕竟和我这么美,不起这个名字可惜了。

  “你今天吃药了吗?这是个男孩!”林海扯着李芳的脸蛋说道。

  “男孩咋了?男孩......”

  “叫林飞吧,长大了随我。”二十六岁的林海甩了甩头发,看起来气宇轩昂。眼看就当父亲了,心里还真有些小激动呢。

  “好吧,这个名字还可以。”李芳嘟着嘴,摸着万虎肌滑的小脸蛋。

  “以后你就叫林飞喽,小飞飞。”

  “哈哈,你看他,还拍手了呢!”万虎被两个人逗得拍起了手。

  三个人睡在竹席上,盖着同一双被子,夜半醒了就哄,哭了还是哄,两个人就这样熬着慢慢长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