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面上的浮冰比起之前已经少了很多,冰山也不再像之前那样靠得那么近了,但是雾气依然萦绕在周围散之不去。早晨的时候,阳光透过这些迷雾照射下来,在海面上形成了朦朦胧胧的幻影。费奥多罗维奇号没有改变自己的航线,按照原定计划行驶在海面上。虽然损失了一个螺旋桨加上船体受损,但是没有了浮冰的阻挡航速加快了。

  夜晚的那次冲撞就好象是一场噩梦一样,如果不是在早晨起来之后又一次检查了一遍船体。洛克维奇几乎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有点惊险的梦罢了,船体的凹坑位于水线的位置,从船头甲板往下看过去可以看见一部分。他们依然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是什么东西冲撞了船体。凹坑看起来是一个椭圆形,形状规整的有些让人觉得莫名。洛克维奇让工程师再一次到机房里去查看,虽然船体有变形但没有出现漏水的情况。

  洛克维奇站在船桥上,看着前方有些雾蒙蒙的航道。他静静的思索着,嘴里叼着一个烟斗,这是一个典型的经验老道的船长的形象。默尔夫沿着楼梯走了上来。

  “情况怎么样?”洛克维奇没有转头直接问道。

  “看起来一切良好,我都有些搞不明白了,除了多了一个大凹坑和少了一个螺旋桨,别的一切都好,或者说状态相当不错。我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冰山?”默尔夫站在洛克维奇的右后方说道。

  “伙计,我们这可是一艘破冰船,一艘破冰船被冰山撞得变形了,还撞掉了一个螺旋桨。这可是一个相当冷的笑话。”洛克维奇把烟斗塞进嘴里吸了一口烟。

  酷匠网/永5$久7免◎X费wB看小*说7-

  “昨天驾驶室里的人说他们什么也没有看见,雷达上没有任何的显示。”默尔夫说道。

  “如果没有其他的情况的话,那么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让船员们专心一点手头的工作,大家都快回家了说点开心的事。”洛克维奇说道。作为一个船长,领导着一条船上的每一个人,他必须做出最合理的判断,而且事无巨细。洛克维奇希望昨天的事不会成为船员们口头的流传。多年在海上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带着一点迷信,洛克维奇也是,他相信很多时候,一些坏事情往往会因为过度的臆测最后反而变成了现实。这个道理是他的父亲告诉他的,而在他的航海生涯中也确实亲眼见证了几次。

  默尔夫下了船桥,来到右舷的走廊上,他站在防滑甲板上眺望远处。船的四周依然被雾气笼罩着,他们已经快要出南极圈了,但是这里的温度依然低的吓人。默尔夫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也被迷雾遮挡着,太阳光隐隐约约的从迷雾之间折射下来。这样的天气非常的怪异,让默尔夫不禁有些疑虑。他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水手了,可是这样的天气他却从来没有遇到过。好在船并没有因为这样的迷雾而影响航行。就在默尔夫低头思索的时候,船上的汽笛响了起来。这是在海上大雾的时候必须要做的是的一件事提醒前方可能有的船只,避免因为能见度的关系引起海上交通事故。

  忽然在距离右舷几百米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些怪异的弧形波浪,默尔夫一开始以为是海风吹起来的,可实际上根本就没有风。他把身体靠在扶手上,往前看去,想要看个清楚。

  那个波浪看起来像是什么东西在水下游动造成的,有可能是鲸鱼,那个弧形的波浪逐渐扩散开,随后慢慢的消失在了海上。默尔夫一直趴在扶手边想要看个究竟,一直到海面归于平静,他也没有看清什么来。他对自己说,那也许就是一大群海豚,或者是鲸鱼什么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心底里升起了一股不安的情绪,他潜意识的感受到某种关系和影响。

  船员休息室里,没有什么工作的水手们聚集在一起,他们喝点啤酒,打打扑克,互相开开玩笑打发这海上的无聊时间。但不是所有人都在休息室里,船上不仅仅只有船员们,还有一部分从南极返回的科学家们。他们并没有融入水手们的活动中,而是各自管各自的。船上的船员有一部分是专门负责南极的运输航线的,默尔夫就是其中之一,他多少可以和那些科研人员们交流交流。在水手们的印象里,那些从南极回来的高高在上的专家们可不太好搭话,那些人在面对他们这些船员的时候总有一些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人感到不舒服。

  默尔夫从船员休息室里面出来,沿着走廊想回到自己的船舱里,当他经过巴索尔的船舱的时候,他注意到巴索尔房间的门没有关上。他站在走廊里看过去,巴索尔正背对着他在写字台上奋笔疾书着,同时嘴里还在喃喃低语。默尔夫停在门口观察,巴索尔是一个神神叨叨的家伙,而且喜怒无常,虽然他是一个在学术界非常有权威的专家,也算是南极科研计划的半个负责人。不过他确实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上船以来,他的古怪举止就引起了船上船员们的注意。经常有船员注意到巴索尔偷偷摸摸的在货舱里进出,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当有水手向他打招呼的时候,他会显得惊慌失措,一会说自己只是看看,然后又矢口否认。

  默尔夫站在门口看了一会,突然巴索尔似乎注意到了默尔夫的视线,他猛地转过身来,眼睛瞪得大大的,那是混杂着惊骇和怒气的表情,这表情倒是把默尔夫吓了一跳。

  “哦!抱歉,打扰到你了,我不是有意的!”默尔夫赶紧举起双手表示好意,希望没有把事情搞糟。

  “哦……”巴索尔神情恍惚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没……没事……没什么……”他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然后把桌子上的资料收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有些慌乱。默尔夫假装没有看到,然后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准备离开。

  “我们还要多长时间到?”就在默尔夫打算会自己房间的时候,巴索尔突然跟了出来向他询问。

  “以我们现在的航速的话,估计会比预定计划晚个两三天左右吧。”默尔夫不知道巴索尔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哦……好的……好的好的……”巴索尔皱着眉头站在舱门口,看起来似乎非常的纠结。

  “你有什么急事吗?可以去通讯室帮你发送电报。”默尔夫觉得巴索尔可能要急着回国赶什么学术研讨会之类的吧,他凭着自己的经验胡乱猜测的。

  “没事……没事!我只是问一下,问一下……”巴索尔显得神情有些沮丧,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然后退回房间里关上了舱门,也没有和默尔夫打招呼。默尔夫站在走廊里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有些理解了船员们为什么会经常讨论这个古怪的胡子拉碴的老人,他的行为确实非常的怪异。

  晚上的时候,默尔夫站在甲板上面,在房间里憋闷着非常的难受,出来吹吹风海风,虽然这海风刺骨的寒冷却能让人提提神。当他他出门口的时候,甲板外的景色让他有些惊讶。朦胧的白雾如梦似幻的在周围萦绕,能见度几乎只有几米远,船上已经打开了探照灯,但是强力探照灯的光线也只能把视野拓宽十几米而已。默尔夫站在甲板上,左右看了看,船员们这会大概都休息了,除了舰桥上。一瞬间一种怪异的感觉席卷了过来,站在空无一人的甲板上,周围萦绕着看不清的迷雾,让默尔夫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一艘鬼船上一样。明明已经在这条船上待了那么多年,几乎就像是第二个家一样。

  突然旁边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把默尔夫从这种恐慌的情绪中拉了回来,他扭头看过去,是巴索尔打开了舱门。他以为巴索尔和他一样也想出来透透气,谁知道巴索尔站在门口看见甲板外的雾气之后,突然惊慌失措的退了回去,好像他非常害怕那些迷雾一样。默尔夫站在那里看了一会,随后他往舰桥走去。

  洛克维奇在值夜班,原本船长可以休息了,但是洛克维奇却坚持要亲自执勤。默尔夫走上舰桥的时候和他打了一个招呼。

  “哦!那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默尔夫走上前和洛克维奇说话,旁边的驾驶舱里透出黄色的灯光,里面的驾驶员正在全神贯注的掌舵。

  “睡不着。”洛克维奇回答道,他搓了搓手,然后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递了一根给默尔夫。

  “你注意到这个天气了吗?”洛克维奇点起防风火柴,默尔夫从舰桥上往前看过去,前面的航道一片朦胧。

  “已经连续好几天了,从我们从南极出发开始一直到现在。”洛克维奇说道。

  “海上的气候总是多变的。”默尔夫回答道,洛克维奇作为船长,始终是非常冷静而且有着丰富经验能够应对所有的情况,而当船长看到疑惑的时候,大副应该起到帮助作用。默尔夫一自己的经历来看,觉得也可以应付现在的情况。

  “我们应该没有偏离航道,雷达运作也很正常,但是我注意到,我们似乎开不出这片迷雾。”洛克维奇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平静的有些怪异?”究竟洛克维奇提醒,默尔夫突然注意到了自己这几天来一直感到有些说不出的不对劲。

  “没有海鸟,没有风声,除了船航行时的水花,连海面浪涛的声音也没有……”洛克维奇一口气说道:“就好象……”

  “……就好象我们被隔绝了一样……”默尔夫转头看向周围的迷雾接口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