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奥多罗维奇号航行在冰冷的海上,船体偶尔会被飘过的浮冰擦过,发出让人难以忍受的嘎吱声。远处隐约可以看见高耸的悬崖,那不是陆地,而是如同陆地一般巨大的冰。船首是经过强化的破冰船首,可以像利刃一般的切开比较薄的飘浮在海上的浮冰,但是遇到大块的冰,最好还是绕道走比较好。这里的寒冷让水面上的空气凝结起了一层浓厚的白雾,冰冷的白雾笼罩在整片海域上。

  俄罗斯的和平号科学考察站建立于1956年2月13日,是苏联在南极大陆建造的第一座常年有人居住的科学考察站。费奥多罗维奇号负责远距离航行,以和平站作为运转基地,把南极这里采集到的资源以及人力往国内进行往返运输。自从接到指令关闭东方站之后,所有常驻在东方站的人员还有物资等等都开始往和平站运输,其中一部分的人员被调度到和平站继续驻扎,另外一部分的科学家还有物资则要准备返回国内。

  从东方站搬运过来的大部分物资都要被费奥多罗维奇号运送回去。船沿着冰冻的海岸线航行着,天空中炫彩的极光照亮了冰面,形成一种病态的美。极光透过浓重的雾气照映出来,显出一种不可名状的诡丽幻景。

  洛克维奇是这条船的船长,早些年他作为渔民出生,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亲经历过海上的大风大浪。大海永远带有着捉摸不透的神秘,他的父亲经常告诫他,永远不要忘记对于大海的敬畏,海洋的力量不仅仅只是风浪,海洋能做到的不仅仅只有掀翻渔船和吞噬船员。最可怕的是它可以吞噬灵魂。洛克维奇的父亲直到晚年也一直在不断的告诫着他。在深海之下,在广为流传的那些关于海上的迷信还有警告不是空穴来风的。

  他站在船头遥望着前方的航路,浮冰盖住了这片海面,冰山的距离近到可以用肉眼观察到。这些对于洛克维奇来说并不算什么。费奥多罗维奇号是一艘破冰船,它经过特殊设计建造的船首完全可以应付这些对于寻常的船只来说致命的浮冰。破冰船的船首底部是圆弧形的,它们破冰并不是用船头强行“切开”浮冰,而是利用船首的弧线让船体开上浮冰,再用船体自身的重量压碎浮冰。费奥多罗维奇号已经行驶了两天,他们预计还有两天就可以冲出浮冰的包围圈了。这比他们原先预计的要慢很多,因为没有想到浮冰区的冰块似乎比起往年要厚,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不得不降低航速。

  船上装载着从南极带回来的物资,他们的航线横穿整个大西洋,一路穿过非欧大陆进入苏联。这将是一次非常漫长的旅程,默尔夫船副也跟着来到舰桥上。

  “回家的感觉不错。”他笑着说道,洛克维奇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他知道默尔夫这次要回家和家人团聚了,他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回家了。这份喜悦非常的明显,洛克维奇替他感到高兴。

  “只是还需要一些耐心,这是一次非常漫长的旅程。”洛克维奇继续转头看着前方,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接下来的天气情况可能很难预料,他预感不是好天气。

  “没有关系,有一个念想就好了。我能赶上小伊娃的生日就行。五岁生日,天知道我和她一起过的上一次生日是她三岁的时候的时候。上个月我刚刚收到家里来的信,小家伙有一头漂亮的银头发。”

  “小家伙五岁了?!我的天呐,真是不敢相信,我印象中你上一次和我提到你的女儿的时候她才刚刚满月。”洛克维奇从怀里递出一支烟给默尔夫,他用防风火柴点烟,两个人一块站在船桥上抽烟,看着烟云雾缭绕的环绕在四周,享受一下这惬意的感觉。就在他们放松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洛克维奇注意到了一些情况,那些迷雾似乎也像是他们的香烟一样萦绕在船的四周。这几天来船一直在迷雾中航行着,能见度很低,加上浮冰,所以洛克维奇一直有注意四周的情况,他人船上所有的船员们也要提高警惕。

  只是一瞬间,洛克维奇觉得那些迷雾的形状非常的怪异,非常的不自然,那些迷雾的形状看起来像是非常细密的触手一样,环绕在周围,不过和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默尔夫没有注意到,他还沉浸在即将回到家的喜悦中。洛克维奇稍稍观察了一会,那些包围在周围的迷雾,洛克维奇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想也许等到开出这片海域之后也许就好了。

  那天夜里,一阵震动传遍了船体,船员们纷纷被惊醒,他们有的人还来不及穿上裤子衣服就跑出了房间,随后又被寒冷的空气冻得跑回去。洛克维奇披着大衣上到船桥那里。

  “怎么回事!”他大声地询问夜里值班的瞭望员还有舵手。

  “不知道,可能撞上了什么东西。”洛克维奇来到右舷查看情况,船由于刚才的冲击已经停了下来,洛克维奇让船员先去关掉发动机,等一切都确保无误了在继续前行。船上的工程师下去检查船的右舷。船上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事。

  检查后回来得到的结论是,船体被撞出了一个坑,但是没有破坏船体,只是船壳有些变形,并不影响。但是他们观察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看起来应该不是水面上的浮冰或者是水下的岩石什么的,因为船壳变形的部分看起来比较圆滑,如果是冰山一类的东西应该不能造成这样的冲击,更何况这可是一艘破冰船。

  “情况怎么样?”默尔夫带着人从下面上来之后,洛克维奇问道。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水下面撞了我们,也许是鲸鱼?”默尔夫问道。

  “我想不出来什么样的鲸鱼能把破冰船的船壳撞瘪,刚才我问了瞭望员,他说什么也没有看见。把灯全部打开!”洛克维奇对着周围的船员喊道,一部分船员回去休息了,大部分的人决定继续工作,以防万一。船的四个大探照灯打开以后,默尔夫和洛克维奇被船体周围的情况惊了一下,他们不知不觉已经被迷雾包围在了里面。可见度只有不到一米左右,而靠近之后,洛克维奇看清了那迷雾的怪异形状,如同是千百条触须一般的音绕在周围,就像是从海面下面升起来的冤魂一般,朦朦胧胧的。

  “我得说,这景象看着真让人不舒服。就像是被冤魂缠上了一样。”旁边的二等船副说道。

  “别胡思乱想,这仅仅只是海上的雾气罢了。”默尔夫说道。船的发动机再次启动……

  “让瞭望员注意观察,船上的雷达有没有显示什么?”洛克维奇决定坐镇驾驶室,确保万无一失。

  “周围全是浮冰,我们什么也看不清。”领航员来到操作仪器边观察。

  船再次启动之后,开始继续进发,从船头前面不停的传来“轰隆”声,从这个声音,洛克维奇知道他们前面有大片的浮冰。船体有些轻微的颠簸晃动。

  “奇怪,我挂档但是速度上不去。”洛克维奇起身走到仪表盘边上观察。

  “螺旋桨有些吃不上劲,可能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洛克维奇再次叫来了工程师带着工人们去后面检查。他们的脚下是深海,海底距离海面有超过一英里的深度,海草之类的东西应该不存在,即使有漂浮的海带什么的按理说他们的船体螺旋桨设计有保护,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过了一会工程师上来汇报情况,结果让洛克维奇大吃一惊。

  “是什么东西缠住了螺旋桨吗?”洛克维奇问道。

  “不是,恐怕我们掉了一个螺旋桨。”工程师一脸无奈的说道。

  “你说什么?!”

  “也许是刚才撞击的时候掉的,总之现在在我们只有三个螺旋桨在推进。另一个螺旋桨的轴承还在运作,但是显然外面的螺旋桨已经没了。”工程师说道。

  “你要确保其他的三个螺旋桨不会有问题,我们的马力少了四分之一,恐怕任务要延期了。”洛克维奇说道。他想到的是默尔夫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她的孩子的生日了。

  默尔夫回到船舱里,几个睡不着的船员聚集在一起聊天,他进过走廊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你知道关于那个神秘货物的事情吗?听说他们在南极发现了外星人……”

  “……你是美国佬吗?在那里乱开玩笑,根本是无稽之谈。”

  “我听说的是一个什么化石之类的大标本,那都是考古的那些学者们感兴趣的东西。”

  “^酷匠I,网s'正E{版?n首发

  “但你有没有听巴索尔说过关于那个东西的传说,他说深究那玩意会带来厄运的。”

  “胡扯吧,我告诉你那家伙就是一个疯子,整天在那里疯言疯语,说一些关于天外来客和远古神话的无稽之谈。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个有背景的人很可能早就被一脚踢出去了。”

  “他人不错吧,看起来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上了岁数的人,不过确实有奇怪,据说他上船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船舱里,几乎都没有人见到他。”

  “谁知道他在做什么,也许只是关在房间里继续幻想那些可笑的无稽之谈。”

  “可你看,我们好像确实碰上了一些麻烦,你说会不会……”

  “你给我闭嘴!这种迷信的话你少说。”

  “你知道巴索尔上船的时候和我说什么吗?要小心那些海上的岛屿,尤其是突然冒出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