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默都南极基地最近陷入了混乱状态,这情形非常像是一种在蔓延的疾病。所有人都带上了呼吸设备,不管是在室内还是在室外。一股难以忍受的恶臭蔓延在这片土地上。一切都陷入了一团混乱,很快就有人出现了严重的过敏反应。被送进医务室的人痛苦的在病床上挣扎着,扭曲着,苦不堪言。

  但是医生对此却束手无策,因为一切生理机能都完全正常,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而那些人表现出的症状却和过敏症的特点完全的符合,病房里面痛苦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即使是进入了密封的病房,那些人依然可以感觉到那股怪异的味道萦绕在周围。

  而医务人员对此也是十分不解,有人疑问这是不是一种集体的精神幻觉现象?因为这样的怀疑是有其合理性的,在南极的生活,由于极端的气候以及工作等等,是非常的艰苦和无聊的,这两种环境对于人的心理会造成非常大的压力。由于巨大的压力导致幻觉的产生,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唯一不正常的问题在于,似乎这个臭味不是那些患病的人的臆想,因为连医务人员也注意到了这些气味,那些味道似乎是真的,但是他们的反应并不像那些病人那么激烈。只有一部分人的反应非常强烈,其余大多数的人虽然对于这古怪的气味感到不适应,但却不是不能忍受的。

  酷u匠网!正版首.~发v

  气象探测站最近观测到了一些情况,南极靠近核心地区的天气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他们没有办法探测明白这些气压的形成规律,几天之内,这里几乎变成了一个观测盲区。探测站的戈登教授有心比对了一下几天来的所有气象图,简直是活见鬼了!

  戈登内心感到巨大的疑问,混乱的气压从中心开始不断的扩散开。昨天的天气只出现了短暂的晴朗,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一种让人感到压抑的灰暗天气,没有狂风,也没有大雪,非常的平静,但天空却是混沌的颜色。

  夜里极光出现在了天空上,这奇幻的景色出现在天空中引来了很多人的注目,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依然对出现在自己头上的奇观沉醉不已。即使大家都知道,极光只不过是太阳粒子撞击在地球磁场上面形成的景象。极光一直持续着,炫彩至极的光芒在天空中聚散,形状如同是万花筒一样。

  而在极光之下,传来了风的呼啸声,那声音离营地非常的遥远,似乎是距离麦克默都非常远的距离。也许在南极的中心地带刮起了一阵非常的暴风雪。这声音在极光的衬托下显得非常的诡异,而极光的光彩变换使得无规律的风声被带出了一种奇异的节奏感。

  查尔斯开始注意到,这不是单纯的风声,而是一种音域非常宽广的类似笛声的声音。时而低沉异常,时而高亢的让人的心脏难以忍受。这声音非常的细,隐藏在风声。查尔斯不知不觉侧耳倾听起来,他的书桌上还放着探险队遗留下来的那些记录。

  那些记录到后面变得越来越恐怖,也越来越难以理解,查尔斯相信那是在比尔和克尔曼精神状态非常差的情况下臆想的内容。毕竟从他们的情况来看,探险队显然是遭遇到了非常糟糕的情况。比如说是暴风雪什么的,他们的队员也许是遭遇了冰风暴。眼看着队友一个个消失在冰天雪地之中而毫无办法,这确实让人绝望。而在这样绝望的情绪之下,他们的幻想也随之被激发了出来。

  关于他们目击到的那个怪物,描述的并不详细。科考队里的生物学家猜测那肯定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而且非常稀少的,在进化的分岔路上最偏门的一枝。而由于南极大陆特殊的变迁,以及这里常年的严寒才保存了这样古老的生物。

  对于那个化石坑洞,生物学家是这样解释的:有可能是因为南极大陆的特殊变迁,使得这里的生物生存时间远远的大过其他陆地上的生物。于是生物的进化在保持的同时,那些在其他大陆因为各种原因被淘汰的生物也被保存了下来。在这样的条件下才最终形成了化石坑洞里的地质年代错乱的情况。

  这个解释在很多地方上并不能站住脚,但是相对合理的解释比真正合理的解释更能被人接受,也许这也是好的。

  查尔斯再一次去看比尔的时候,比尔的情况似乎好一些了,但是还是那样一言不发,脸上挂着诡异的表情。只是当查尔斯试着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会抬起头来看一下。那一天的谈话在一如既往的没有头绪中,有了一些变化。当比尔又开始吹起那个怪异的了口哨声的时候,查尔斯突然灵光一闪,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吹起了口哨。

  虽然他自己吹出来的声音一点也不像,他还是试图模仿。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比尔对那个声音起了反应。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表情不再是那个诡异的笑容了,而是拉下了嘴角,看起来像是一个从幻境中清醒过来的人一样。

  那表情就好象是最严重的宿醉,或者是过量的吸食了致幻剂导致的严重后遗症一样,比尔的表情非常的痛苦。他目光散乱的环顾四周,似乎不知道自己身处在什么地方。查尔斯安静地看着比尔。比尔浑身颤抖起来,他抱紧了自己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半个脑袋……眼球掉了下来……我看在奔跑……但是没有用……它们在追我们!在追我们!……他被碾成了碎片……被吃掉了!……”比尔用一种被人扼住了喉咙的喘不过气来的声音说道。

  “它们?它们是什么?”查尔斯不解的问道,他被比尔的叙述引起了兴趣。

  “……他们说……不对……它们?他们!泰克利-利!我听到它们是这样说的,它们说:泰克利-利!”比尔胡言乱语的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查尔斯尽量集中注意力让自己可以找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来。

  “……那些古老者……他们就像亚特兰蒂斯!它们毁在了自己的手里!……几万年的历史!不不不!远远比那个更古老!在世界开始的时候!也许是开始之前!……”查尔斯飞快的把比尔说的话都记录在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由于太快了,查尔斯不得不把字写得很凌乱。

  “呵呵呵呵呵……多么了不起的伟大文明!那座高山,不可以看那座高山!不可以去那个地方!不要让任何人靠近那个地方!那是为我们好!那是为我们好!”比尔说着忽然激动起来,他拉住查尔斯的手,喘着粗气。查尔斯被比尔这样的动作吓了一跳,他不得不挣扎开比尔的手然后后退一步,以防比尔突然发狂朝他扑过来。比尔被他甩开之后颓然的摔倒在座位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苟延残喘的重伤者一样,但他依然在喃喃自语。

  “……那些可怕的怪物!……那些可怜的怪物……那座紫色的高山!我看见了!我无意间看见的!……我不是故意要看见的!……”比尔像是在深深的自责,查尔斯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当他还想了解更多的时候,时间到了……

  恶臭弥漫在麦克默都基地,情况没有进一步恶化,但也没有什么好转,就是持续着这样的情况。所有人都不得不带着口罩,而有些过敏反应的人不得不戴上氧气罩。那些因为这些气味而陷入疯狂状态的人人数没有扩张,他们大多数是一些学者,在各个领域里都是非常权威的人物,很快他们就被送离了的麦克默都。麦克默都的机场开始准备班机运送一部分人员离开,其中就包括比尔。

  检修队在基地里到处检查,始终没有找到这股怪异的汽油味道来自哪里。基地里的那些狗都非常的不安,训狗场那里乱成了一团,许多的狗都变得非常的狂暴易怒,由于互相攻击导致的伤害,训狗人员只能尽量的把那些狗都给分开关在铁笼子里。在第一波人员被送离的当天晚上,一些病人开始出现幻觉的情况,他们从噩梦中惊醒。医生从他们这里了解到,他们做的梦大多是相类似的,都是关于冰原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巨大岩石群的东西。那些人说自己梦到了怪物,张着巨大翅膀的黑色怪物在那片莫名其妙的冰原上盘旋着。

  其中有一个比较严重的病人说自己梦见了可怕的情况,他走在那些巨大岩石中间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掉进了地里,那地面是流动的河流,但不仅仅是河流,比水要粘稠的多,那是如同沥青一样粘稠的巨大洪流,在那之中千百只巨大的如同眼球一样的泡沫从里面升起在表面炸开。那洪流如同是生命一般穿梭在巨大的岩石之间,把那些在天空中盘旋的怪物一个一个拖下来吞噬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