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很多年之后,比尔在临死之前,才在唯一的一次清醒的精神状态下,留下了零散的记录。在麦克默都剩下的时间里,比尔一直呆在看护室里,医生对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偶尔他发出的怪异声音,会把附近的护士还有其他病人吓得不轻。

  最后他们不得不把比尔单独关起来。克尔曼的遗体被进行了生理解剖,他们看不出有任何问题,没有中毒的迹象,也没有恐惧症导致的生理变化。一切都很正常,甚至是声带也是完好无缺。

  克尔曼死前的声嘶力竭的惨叫确实把救援队的人们都吓坏了,查尔斯一连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他还特别去看了克尔曼的医学报告。他以为克尔曼的声带会被撕裂成碎片,但是报告却显示克尔曼在生理上和一个正常的人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那五座高山,经常出现在查尔斯的梦里,而在梦中还有一个更加令他不安的形象。他并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个长着翅膀的,但是在映像中只有模糊轮廓的怪异东西。也许是一只大鸟,梦中的情形越来越怪异,查尔斯不知道这些奇怪的异想来自哪里。他不知不觉又来到了诺里斯的实验室门口。诺里斯还是那样有些恍惚的表情,实验室里的东西和查尔斯上一次来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除了诺里斯眼前堆着的文稿似乎多了很多。

  “你还在做研究?”

  “是啊,这些东西会让人得到诺贝尔的。这可是世纪大发现,你有什么问题吗?”

  “恩……关于……克尔曼他们的探险队。”

  “怎么了?”

  “你上次提到过的那些传说……还有哪些什么文献什么的……”

  “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些?这些我只知道一些皮毛,我的命运让我可以有机会接触到这些,但我了解的不多。人们也不应该知道太多。”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做个很多年的救援了,在我的工作经历中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各种各样难以解释的,不敢相信的巧合还有……可我还是不明白,我始终是不明白。这总让我想起上一次美国31号科考站的事情。”

  “人永远摆脱不了的就是自己的求知欲,这是带领我们走向文明的辉煌的原动力,但同时也是带领我们走向毁灭的力量。”诺里斯一向喜欢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这让他在大学里的时候非常的不受欢迎。但是他在学术方面取得的成绩确实是毋庸置疑的,查尔斯比其他人更接近诺里斯一些,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诺里斯总是能给出他自己的一套解释,虽然乍一听可能感到荒诞不经,但却异常的有说服力。

  “那五座高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这没有办法解释。还有克尔曼的科考队……”

  “消失的东西,说明那是不该存在的东西。没有解释不是因为没有解释,而是那个解释不能给。这是好事。”

  “整整一个科考队失踪了,这还是好事?”

  “希望他们安息,在无穷无尽的万古之中,即使是死亡也会死去。也许对于他们来说死亡更好一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hL看x$正版章节U上:C酷L.匠+网;

  “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些……”诺里斯说着突然站了起来,他走到实验台前面,伸手抚摸了一下台子上面的那些化石。

  “多么精美,多么难以置信?三叶虫和恐龙生活在一个时代的印记。那么既然是这样,你觉得我们人类也会和不同时代的生物走在一起对吗?”

  “我不明白你到底要说什么。”

  “对我们来说是自然法则,是不可违逆的,可对于那些伟大的力量来说,自然法则只不过是一个操控在手里的游戏规则,它们可以随手修改……”诺里斯接下去的胡言乱语查尔斯已经没有心情听下去了。

  也许诺里斯可以和比尔对话一下。南极那片没有看见的未知高原,那五座隐没在冰冷迷雾之中的,比珠穆朗玛峰还要高得多的巨型山峰。还有克尔曼探险队挖掘出的那个神秘的洞穴,探险队在失去联系前的最后一次通信中说到他们在山峰后面看见的巨大的如同迷宫一般的人工造物。

  查尔斯的脑海里始终反复的萦绕着这些奇异的景象,梦中,他甚至可以看见那些巨大的黑色石柱,高大的没有顶端的巨大厅廊。查尔斯看见他自己站在那堆散发着恶臭犹如梦魇般的黑亮圆柱前行的道路上,在梦中他甚至能够闻到那股味道。

  巨大的如同地铁车头一般的可怕而又无可名状的混沌,反射着多色虹彩的前端紧紧地贴着隧道渗涌上来,逐渐增加到匪夷所思的速度,推动着它前方那些来自深渊的苍白水汽螺旋翻腾,并使之再次变得浓密起来……闪着隐隐约约的微光。

  无数只眼睛犹如泛着绿光的脓泡一般在它的表面不断地形成又分解————那是一堆原生质的肿泡从那里直扑而来。查尔斯尖叫着从梦中醒来,他猛地坐直了身子,脑袋因为一瞬间的供血不足而感到眩晕。他躺在床上缓了一会才回过神来,已经是入夜了,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是门口消防警报器的小灯在那里一闪一闪的。

  查尔斯坐在床上,感到头脑一片混乱,他试着回想刚才梦境中发生的一切,但那种感觉似乎像是被完全切断了意识联系一样,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不知所措。他呼呼的喘着粗气,眼前熟悉的黑暗此刻却让他感到喘不过气来,他爬起身子,挣扎着走过房间,手在门框边摸到了等的开关,打开开关,光明驱散了黑暗。

  比尔和克尔曼逃出那片地方的时候,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带出来,他们的背包里还存放在之前描摹的那些巨石上的壁画。探测设备还有一些没有被损坏,它们很幸运的在坠机的时候没有被损坏。查尔斯把这些东西都保存了下来,很奇怪的是这些东西没有引起之前那些化石一样引起的轰动和关注。甚至对于这件事情————探险队遇难的事情本身,人们的关注度也没有那么高,表现出来的甚至有一些冷漠,这让查尔斯感到非常的不解。

  他在自己的桌前看着那些素描,上面绘制的的都是一些让人觉得难以理解的东西。查尔斯根据探险队最后一次的通信,试着在看那些凌乱的草图的时候,想象那是一些建筑或者是巨大的岩石塔之类的,但是看了半天他还是看不出一点头绪。他把那堆草图扔到一边,随手又拿起另外一本放在包里的笔记本。上面的自己非常的潦草,应该是在光线非常不好的情况下记录下来的,字迹完全都偏离了。

  “……这是一种非常久远的远古文明,虽然不可思议,其形成的时间几乎可以追溯到地质年代的早期时代。这个发现足以推翻现在已知的一切人类学术探索……这些高大的黑色玄武岩以一种难以想象的方式被堆积建造起来,其中最大的玄武岩远远超出了现有的最大起重机的起吊重量。

  不得不承认这真的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景象,这片城区的大小接近一个州的面积,而从我们上方观察到的情景来看,其规模远远不止这一些……巨型岩石上面的一些花纹让我们联想到纳斯卡线图,虽然两者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这是一种极其精确的,简直如同是解剖一般的精准描绘……”

  “……我相信,那些考古学家和生物学家将要准备上吊或者是跳楼了,这里的描绘比人们可以想到的最疯狂的猜测都要夸张的多,而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这些证据却那么让人不能反驳的呈现在眼前……我们有些搞不明白这里的几何结构,就在刚才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向导,他失足从一个看似平面的楼梯转角处掉了下去,当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脑浆迸裂的如同碎片一样的躺在了下面的房间里。目测从上面下来的高度有接近七八层楼那么高……”

  “……壁画的制作是以一种难以理解的刻凿方式做成的,我们无法进行取样,这里的黑色玄武岩质地极其坚硬,而壁画规模一直延伸到了穹顶之上,我们看不清顶端……““……在前方的岔路口,我们注意到了一个非常诡异的情况,这种气味的勋在似乎和这里的气候环境很不符合,我们不明白来源在哪里,比尔和克尔曼各自带队分别沿着两个不同的岔路口进行探索……”

  查尔斯正在仔细阅读的时候,他房间的门突然被敲响了,诺里斯敲门进来了。

  “怎么了?有什么事?”

  “恩……你们离开营地这段时间,出现了一个情况,之前忘记和你说了。”

  “什么?”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恩……这么说吧……气味……非常严重的气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