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尔斯他们的救援队在回程的途中有了意外的收获,原本他们几乎已经放弃了希望,所以这个突如其来的收获让他们大吃一惊。他们的飞机在低空飞过下面的平原的时候,发现了一架飞机的残骸,同时还找到了两个活着的幸存者。那架飞机就是克尔曼他们的科考队的飞机。幸存下来的人是克尔曼和比尔。

  两个人的情况非常的糟糕,克尔曼已经陷入了深度休克的状态,而比尔则陷入了一种极度的精神错乱的状态。虽然他已经筋疲力尽,不过当查尔斯他们试图靠近他的时候,比尔显示出一种极度的恐慌。

  似乎对于可动的物体他都有着非常强烈的抗拒心理。查尔斯他们把比尔和克尔曼两个人弄上了飞机以后,立刻朝着麦克默都全速进发,因为克尔曼的生命体征已经开始出现了衰弱的情况,必须尽快地得到治疗。

  而他们试着从比尔的口中了解一些他们的经历,科考队的其他人究竟怎么了?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究竟他们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但是由于比尔的精神状况,他们几乎无法得到什么有用的情况。比尔一直在胡言乱语,他的口中说出的一些只言片语都是和一些奇怪的,看起来像是具有象征意义的东西有关。

  KV酷@d匠Wr网唯&一正,W版\,其4f他都是kS盗*版3

  他提到一些关于远古的什么文明,那些高耸入云的巨大岩石。两名搜救队员不得不一左一右的把比尔夹在中间,以防他突然失去控制。

  “在山上!在山上!那座紫色的山!那些怪物也害怕!那些怪物也害怕!那座紫色的山!那些山!那些在天上的山!那些在海里的山!还有山顶上的大石头!研究课题要上报……要通知大学里的……图书室里有鬼!那些学生偷了书……”一路上比尔都在这样不知所谓的胡言乱语,所幸的是他没有出现什么具有攻击性的情况。在即将到达麦克默都的时候,克尔曼不幸逝世了。

  几乎是突然间,他坐起身来,似乎是用尽了自己的生命发出了惊悚的叫声。一时间机舱里所有人都不得不捂住了耳朵,只有比尔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只是朝着克尔曼看了一眼,然后就继续自顾自的胡言乱语着。这样恐怖的尖叫声,甚至不像是人类发出的声音。查尔斯毕生难忘当时克尔曼脸上那样的恐惧的表情,眼珠几乎要弹出眼眶,嘴角张开到耳根的下面,眉头皱成了几乎一条线,几乎头上的每一根头发都竖了起来一样。

  那一瞬间甚至没有人敢走近他,在那样声嘶力竭的狂吼之后,似乎克尔曼最后的生命力也完全释放了。他呼出了一口白气之后,直挺挺的躺了下去。那一声惨叫似乎回荡在整个南极大陆的上空一下,所有人都被那可怕的叫声吓呆了,克尔曼直挺挺的倒下去之后,好一段时间没有人敢靠近他。

  查尔斯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他立刻上前进行查看。克尔曼已经全身冰凉了,身体也已经异常的僵硬,就像已经死去了很久开始僵化的尸体一样。他的手里死死地攥着一小块石头。查尔斯他们对克尔曼进行了急救措施,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了。接下来的一段路,查尔斯他们格外的关心比尔的情况。

  好在比尔除了不停的胡言乱语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查尔斯他们不敢再做进一步的询问了,生怕对比尔产生什么刺激让他也跟着丧命。克尔曼的尸体被塑料帆布包裹起来,那些原本是用来装载研究样本或者装载一些设备的塑料帆布,现在当成裹尸袋来使用。飞机遇到了一阵强气流,机舱内开始剧烈的颠簸了起来,查尔斯他们都拉住了身边的物件保持平衡。

  装载克尔曼尸体的塑料帆布开始跟着晃动起来,让他们觉得似乎克尔曼还活着在那塑料帆布中挣扎着要出来一样。两个救援队队员不得不压抑着心中的恐惧和不情愿,靠近过去,用机舱壁上的绳索把塑料帆布绑结实了。拉紧了搭扣之后,两个人立刻退开到一边,似乎是生怕里面的克尔曼会突然跳出来继续发出骇人的尖叫一样。查尔斯坐到比尔的对面,他观察比尔。

  比尔的神情混合着不安恐惧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兴奋,惊恐的眼神搭配着怪异的翘起的嘴角,那个表情就像是超现实主义的人面画像一样。这样的表情,让查尔斯本能地生出一股厌恶的情绪。他试着克制下心里的厌恶,想要让自己对于死者的怜悯驱逐自己的负面情绪。查尔斯轻声的再一次呼唤比尔的名字。

  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做这一件事,不过比尔显然还是沉浸在了自己的疯狂幻想之中。

  “你还好吗?感觉好些了吗?”查尔斯尽量用和蔼的亲切的平缓的语气,尽量不要对比尔产生刺激。

  “Tekeli-li!Tekeli-li!……呵呵呵呵……Tekeli-li!Tekeli-li!……呵呵呵呵呵……Tekeli-li!Tekeli-li!……”比尔似乎像是梦中初醒一般,随后口中开始低语出一些怪异的声音,混杂着令人胆寒的笑声。听起来他好像是在模仿一种非人声的怪异声音。查尔斯半张着嘴,不知道该如何,他看看机舱里的队员们,所有人也都面面相觑,对着怪异的情况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是保持现在的情况,在飞机到达麦克默都之前不要再有其他的问题出现。比尔嘴里发出的声音,类似一种非常低沉的,音域非常广的笛声。而这声音的频率似乎是人耳最不能接受的声音,会对人的听力产生一种恶性的刺激。机舱里的所有人都感到一阵难以言明的参杂着类似愤怒、不安、恐惧、紧张、亢奋的情绪上来。

  直升机到达了麦克默都,救援人员把比尔搀扶了下去,这个过程中除了偶尔出现谁也听不清的喃喃低语之外,比尔没有表现出其他的什么精神异常的情况。查尔斯搀扶着比尔的时候,他注意到了一处小小的细节,在比尔的耳朵里,有一条细细的血流挂在耳边,看起来像是直接从耳蜗深处流出来的。他被直接送去了医疗室,而克尔曼的遗体就被送进了实验室,他们有医生,可以进行遗体解剖。

  这真的是一团糟糕,一团乱麻在查尔斯的脑海中。整整一个探险队失踪了,说实话这样的麻烦在南极大陆上并不算是罕见的麻烦。在这里长期驻扎的人员,这样的事情消息是不绝于耳的。

  即使是如今,南极对于人类依然是一块危险之地,就在几个月前就出现过探险队在冰原上遇难的事。有些时候就是这样,突然之间就失去了联系,直到春天之后的救援队,在几米以下的雪地里找到了被冻成了冰棍的可怜人。但是克尔曼的探险队似乎在最后的时刻遭遇到了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雪地幻境”,比尔被送进了专门看护的病房。他们立刻安排了飞回美国的班机,接受最好的治疗。

  灾难过后的心理创伤治疗……比尔的情况只能被归结为那种幸存者遭遇劫后余生的精神障碍,只是症状非常的奇怪,他不停的喃喃低语着,时而发出那些难以忍受的尖啸声。医务人员都无法接近他,这怪异的声音似乎具有某种难以说明的魔力。任何人都不能忍受这个声音超过五分钟以上,很多人都会感到一种疯狂的感觉。

  ”我不知道,这种幻觉来得毫无理由。你知道,一般的幻觉应该来自于自身的记忆,以及他所接触到的那些身边的景物事物之类的。但是他的幻想对象,看起来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神话产物。听起来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他都说了些什么?”

  “恩~~做了一些记录,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想象。说是一些高耸入云的巨大石头,上面有些花纹。说天上有些长翅膀的怪物,它们要吃人。还有一些风笛一样的声音。不过他的幻想非常的严重,几乎已经到了和现实完全隔绝的地步。他几乎无法和我们沟通,似乎他也人不清楚眼前的对象了。”

  “谁也认不清?”

  “不,好像……不完全是……他对于他的探险队员们的名字似乎还有一些反应。不过并不明显,昨天晚上我们进行了一次谈话的时候,他对他的同行队员,就是那个克尔曼教授的名字有所反应。”

  “克尔曼?你确定?”

  “毫无疑问是的,他说的话断断续续,当中还夹杂着他那神经质的笑声还有不知道哪里听来的模仿的口哨声。不过大概意思我还是可以听出来一些,我做了一点记录,你看一下。”

  “……队员们被……吃了?……在转角处,高大的,非常非常高大的……不可名状……克尔曼看见了……它们在咆哮……它们发着光……它们……来了……它们发出声音……Tekeli-li!Tekeli-li!……”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