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他们在通道里发现了不省人事的克尔曼,只有克尔曼一个人,其他的队员不知所踪。在克尔曼的边上他们还发现了一个雪橇的残骸,雪橇上面还有一副人类的骸骨。他们几个人试着把克尔曼扶起来然后弄醒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刺激了克尔曼,也许是因为他的体力透支。

  比尔他们不知道在那个岔路口分开之后,克尔曼他们那一组人都遭遇到了什么,但那显然不会是什么好的事情。对于失踪的另外三个人,比尔他们只能寄希望于克尔曼苏醒过来之后,告诉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空气中的恶臭越来越浓烈,难以想象这恶臭的源头能是什么样的东西。在两个同伴试着把克尔曼叫醒的时候,比尔转过身去,又把手电筒的灯光对准了房间里那集几具破损扭曲的残骸。

  这四只远古异形的遗骸就如同他们在岩石桥上所看到的那个死亡的个体一样,比尔忽然注意到一些小的细节,那些远古异形的残骸都被包裹在一层粘液之中,乍一看,似乎那些黏液应该就是远古异形的“血液”一类的东西,但是比尔随后注意到,在那些被严重破坏的创口,尤其是五角星头部的伤口那里,流出的粘液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液体的分层现象,在一层淡绿色,半透明的粘液中,混合着另一种土绿色的粘液。

  而那些土绿色的粘液直接来自这些远古异形的伤口中。那些才是远古异形的“血液”?那么外面那一层粘液又是些什么东西呢?

  他们往克尔曼的脸上泼了一点水,这有点效果,克尔曼醒了过来,看起来他似乎是由于体力严重透支而导致了休克。比尔听到克尔曼醒来时发出的动静之后,转身回来查看。看起来克尔曼处在一种有些精神恍惚的状态,所以比尔他们虽然有一肚子问题,也没有急于询问更多的事。

  克尔曼想来之后发出了难受的呻吟声。同伴们给他灌了几口水之后,扶他坐了起来。克尔曼似乎一时半会还缓不过来,而这里空气中的气味实在是难以忍受,于是比尔他们决定回到上面的空间去。两个人搀扶起克尔曼,比尔拿着手电头在前面带路,他们小心翼翼地绕过那四具残骸,往通道的后方走去。

  站在通道的入口,他们几个人回望那个空间,让他们留有疑惑的不仅仅只是那四具远古异形的遗体。还有那些人类用品和人类的遗骸,曾经到达过这里的探险队究竟遭遇了什么?莫非是在此迷路了?亦或是有什么其他的遭遇。

  而当试图穿过房间的时候,那股怪异的味道开始激起他们几个人的不适反应了,止不住的恶心感觉从胃里翻涌上来。克尔曼几乎又要陷入晕厥的情况了。比尔他们几个人也感觉到头昏脑胀。

  这股异味似乎越来越具有攻击性,于是比尔他们只能回头,后面一个人搀扶着克尔曼,他们四个人又返回了那个发现探险地残害的通道里。再一次回到通道之后,比尔注意到了通道里的空气流通情况,而他把手电筒照向通道后方的时候,他注意到通道是朝上的。于是他们决定沿着这条通道走上去。

  通道两侧一样出现了很多的浮雕内容,而且似乎是连接着的,但是他们看不清楚,从图画的内容上面无法判断那是出于什么时期。因为壁画的绘图技法已经变得相当的简陋。很多绘图形状变得简单而扭曲,有点像是最早那种原始部落留下的壁画。

  粗陋简朴,但是其中依然还透露出一些非常具有前瞻性的数学原理,已经巧妙的几何运用。内容非常的抽象,但是比尔依然可以分辨出一部分内容,那上面的图画内容透露出的信息使人感到非常的不适。

  就如同是过分密集的图案会激发人的不适一样,那些看起来在图画中表现的东倒西歪的。是那些远古异形,它们似乎在经历一次非常残酷的灾难,大量的同类不断的死亡,那些死亡的方式也是非自然的。这些远古异形自身具有极长的寿命,而且即使是退化了的身体功能依然可以承受大自然严酷的环境。

  那么这些非正常的死亡又是些什么呢?比尔看了看,他立刻注意到了下面空间里的那四具残骸,那些诡异而可怕的死法。那些凶残的手段,把连手术刀也无法切割开的皮肤生生撕扯开。那些被粗暴的撕裂的连接部位流出的绿色粘液,那些分离了蛹状身体的五角星形的头部。那些远古异形究竟面临了什么?壁画上面出现了不可名状的图案,比尔根本便是不出那是什么,看起来像是云,或者迷雾一般,连续的壁画表明,这是一个或者一群东西,可以进行变形能力。

  在那些不知何处的远古城市里,远古异形们四散奔逃,而那不可名状之物则在四处追杀。远古异形们甚至不能够相信同伴,因为那个可怕的东西学会了伪装。

  通道一直朝上,似乎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而在两边,也像之前一样,有非常多的岔路口以及小的拱门,那些小径分别通往这个地下结构某处不为人知的地方。一直到接近尽头的拱门之处的时候,气温已经开始下降了,他们把暖湿的空气抛在了身后,于是他们纷纷戴上手套兜帽。

  而也许是因为气温下降的原因,那些怪异的气味虽然还在,但也没有刚才那么难以忍受了。克尔曼行了过来,旁边的队员把水壶递了过去给他喝了一点水。比尔于是决定大家在这里先休息一下,于是他们开始询问克尔曼,克尔曼他们究竟遭遇到了什么。

  克尔曼描述的那疯狂的情景,让比尔他们甚至认为他也许收到了过度的惊吓人神智不清了。但是随后冷静的思考一下,比尔他们却意识到了真正疯狂的是这片地方。那些远古异形的残骸以及壁画上的描述,比尔忽然想起他们拿了一个样本,那个队员手里提着的袋子里就放着那个远古生物的一部分身体组织。

  y酷匠%网首…;发@!

  而介于克尔曼的精神状况,比尔他们决定就不展示了。克尔曼一个劲的要求他们必须立刻终止探险活动,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但实际上,他们已经在这里迷失了方向,除非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说不定还会有一线生机,只是原地等待,是不会有救援的。通讯设备早都已经报销了,而克尔曼那一组的设备全都遗失了。

  科考队的损失非常的巨大,手电筒一支已经没有电了,每个人身上还有三只烟火棒,不知道可以支持多久。比尔手的这支手电筒也不知道可以用多久。他们围坐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最后他们还是决定继续前进,在走过那个走道尽头的拱门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平台一样的地方。那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平台,而且值得高兴的是,这个平台是露天的,朝上可以看见夜空星辰。此时已经是天黑的时候了,随后他们看见了天空中出现了极光。那眩目多彩的极光,在这些宏大的缘故废墟中,呈现出一种磅礴而奇诡的氛围。

  随后他们注意到,他们平台的四周,都是那些非常宏伟的巨石建筑的残骸,倒塌了一半的巨大黑色玄武岩搭建的高塔,巨型的,十几层楼那么高的雕像,现在已经残破的面目全非不能辨认了,也许原本那就是让人无法辨认的形象。在那些散落的巨石上,那片废墟之上,那些巨大的白化企鹅三三两两的游荡在其中。它们看起来似乎非常的安静,没有发出什么鸣叫声。

  这诡异的安静笼罩着所有人,比尔他们不由自主的放缓了呼吸,压低了声音。生怕一不小心惊动了什么沉睡中的古老之物,那是最糟糕的。克尔曼颤抖着嘴唇,惊恐地环顾着四周,他的注意力开始渐渐的涣散了,以至于同伴不得不推他一下才能让他反应过来。而他也被吓得几乎跳了起来,他的精神状态非常的不稳定。比尔他们决定暂时先不要急着前进,碰巧让他们来到了这个露天的地方,他们要想办法搞清楚方位。

  突然那些企鹅开始骚动起来,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很多企鹅的鸣叫声。而那声音急促的让人有些不安,附近应该有一个巨大的企鹅聚集地。比尔他们注意到了这些情况,在黑暗之中,不知道哪个方向,哪一处,有什么东西引起了这些黑暗中生物的不安。比尔打开手电筒朝着那个方向照过去,那里是一处拱门,就在他们刚才走过的通道的隔壁,有企鹅从那个拱门里出来,确切地说是跑出来比较恰当,因为那些企鹅确实发出了惊恐的叫声,而它们逃跑起来摇摆的样子和现代的企鹅还是一模一样的。

  不一会就有很多企鹅从拱门中跑了出来,并且朝着比尔他们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