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意识到他们可能走错了岔路,但是现在恐怕已经回不去了,他们在地下迷宫这里迷路了。沿路出现了许多破碎的残骸,看起来那些岩石原本应该是一些石像雕刻。

  还有一些残存的石像孤零零的屹立在那里,那些岩石雕像说不出的怪异,比尔看到这些扭曲的石像,不知道为什么会联想到一些冷门的现代派艺术。

  原来他对这一类的兴趣并不大,只是偶尔接触过一些,但看到这些石像,却会把他的记忆激发出来。

  这些石像应该是在试图表现一种形体,但是描述手法非常的扭曲,雕刻者试图把每一个部分都完全的展现在同一个平面上。

  这种抽象的表现手法造成的效果就是,看起来这些石像是由一大堆不可名状的东西重叠而成,互相之间缠绕在一起分不清楚。但是比尔认得出其中的一部分,那个石像上面延伸出六个膜翼翅膀一样的雕刻。

  比尔他们刚刚才亲眼见识过真的,所以可以分辨出来。这个石像应该是那些远古异形的雕像,比尔上前触摸了一下雕像,岩石的质地非常的坚硬,很难相信这样的质地可以被雕刻成这样栩栩如生的形态,即使以人类目前最先进精微的技术手段,也做不到这样的程度,哪怕百分之一。

  这里看起来像是一条宽阔的大道,两边都竖立着一排这样的巨大雕像,从残存的基座还有散落在附近的那些碎片来判断,这些巨石像原本至少应该有四五层楼那么高。

  大道的尽头是一排阶梯,那些巨石阶梯的排列是以五角形的方式排布的,一路旋转朝上,直通到穹顶的部分。后方有一个像是金字塔一样的高大建筑,上面布满着洞穴。比尔他们站在大道的中央,从刚才的拱门走到他们现在的位置至少有五百多米远,这个空间之巨大让人胆寒。

  由于这里的空间与外面完全隔绝,所以温度略微的高于外面,而且光滑的黑色玄武岩地板上也没有凝结冰霜或者有积雪。

  事实上这里简直一尘不染,就好象那些远古异形依然还居住在这里一样。比尔小心的伸手抚摸那些基座,上面非常的感觉,泛着邪异的光芒。

  在石像残骸的后面,有一个非常巨大的物体,一开始比尔他们并没有注意到,直到其中一个人把烟火棒扔了过去之后才看清楚,那是一个单独屹立在那里的巨型岩石。岩石被打磨成一个完美的长方体,高度直达天顶。

  比尔他们走进几步才看清,那个巨大的长方体石柱上面刻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纹和方格。巨石的地步刻画着之前比尔他们曾经见到过的藤蔓式花纹,附近还布满了放射型的符号。

  但是这个藤蔓花纹不如之前所见到过的那么精美,在细节上反而显得很粗糙,似乎雕刻者的技艺有所退步。而放射型的符号则不同于之前那么密集的排列,而是零散的散布于四周。

  花纹部分有两层楼那么高,再往上,是被雕刻出来的一条横线,看起来像是画框一类的。上面部分的长方体表面被分隔成了正方形的网格,每一个突出来的正方形框架内都雕刻着壁画。

  就在比尔他们准备走上前观察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动静,听起来像是非常踌躇的步伐,还伴随着一阵阵嘶哑的鸣叫。

  比尔他们转过身去,看到相当令人惊讶的一幕。在远处的大道上面,三只巨型企鹅正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比尔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企鹅。他们试着靠近过去观察,那些企鹅的外形非常的怪异,呈现出一种严重的白化。

  这些企鹅对于比尔他们似乎并不在乎,也许是因为这些企鹅从来没有遇见过人类。这三只企鹅大摇大摆的走在这片残骸之地上,偶尔会跳到石像的基座上,然后再跳下来。这些企鹅的腿部非常的强壮,使得它们虽然身形高大,但是依然很敏捷。

  比尔对着它们晃了一下手电筒,那些企鹅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看起来这些企鹅不具备光感。

  这些企鹅的鳍状前肢发生了某种变异,前肢的骨骼完全的凸显出来,而外部的皮肤则显得像是一层笼罩在上面的薄膜一样。

  在那三只企鹅附近有零零散散的出现了几只企鹅,比尔旁边的人拿出照相机用闪光灯拍下了这些企鹅的身影。这个发现如果被公布出去会引起很大的轰动,一种未知品种的企鹅。附近应该有一个企鹅群落的聚集地。

  比尔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那些壁画上面,联系之前所见到的壁画,比尔发现了某种变化。这些远古异形似乎产生某种文明上的退步,而且年代越近,这些退步的情况就越明显。

  壁画上出现了恐龙的图案,说明这些壁画被描绘的时候,至少已经进入了三叠纪时期。难以想象这些远古异形在地球上长存如此之久的时间。

  那些远古异形似乎并没有与恐龙接触过,不知道为什么它们不再像之前那样那么热衷于观察地球原生生物的进化了,似乎有什么东西让它们感到不安,这甚至可以从壁画上描绘的图景中感觉出来。

  当时这些远古异形在全球范围内的势力大不如前,一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其他力量似乎把远古异形们赶出了它们原本的一些地区。比如对应现金太平洋的位置那里,被做了特殊标记,远古异形不能靠近那里。

  另外在大陆上的其他一些地方,似乎也有一些力量让这些远古异形望而却步。

  第二幅壁画上面描述,在当时,又有一种来自外太空的物种降临了地球。这些生物的外形有点类似于甲壳虫生物,它们完全没有通常生物类型的头部,在它们的头部位置生长着由角锥构成的椭圆旋绕体和肉质环,并且覆盖着一些类似天线的东西,可能是触须一类的。

  甲壳质的躯体上附有很多对附肢,类似某种背鳍或膜翼,还有多关节的下肢。这些东西还拥有一对与蝙蝠类似的大膜翼,壁画上描述这对翅膀是用于在宇宙空间的暗物质中高速飞行。

  不过这些生物在进入地球的之后,似乎由于地球大气与真空环境不同,它们的双翼在地球难以发挥全部作用。

  这些生物在进入地球大气层之后,都着陆在地球的大路上,它们以非常快的速度就建立起的自己的都市。同时似乎开始在地层中进行某项规模非常巨大的工程。

  从壁画上的全球地图来看,这些东西至少影响了半个欧亚大陆板块面积的陆地。它们在地层中的行动引发了非常强烈的地震和一些地址变化,这对于大陆上远古异形的城市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破坏。

  于是这些远古异形立刻发动了攻击,试图驱逐这些外来的侵略者。但是由于长年的严重退化,远古异形的能力大不如前。

  之前壁画上曾经出现过的一些可以放射光线的武器它们没有使用,而且这些远古异形似乎在生物形态上出现了某种严重的缺陷,它们几乎不能离开地球大气层了。

  虽然它们做出了某种尝试,并且接近自己所能的做好了准备,但是这场战争却让它们一败涂地。远古异形几乎被赶出了整个北半球地区。而那之后,那些外来的异形生物对于赤道以南的的地区并不感兴趣,而是专注于在北半球和星际之间的来往。

  远古异形对此只做了一点点记录。壁画上看那些远古异形在这次的战争中损失惨重,它们丢弃了大部分的殖民地。

  后面的壁画描述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远古异形只是专注于自己已有的那些城市,不再试图扩张或者是和其他的外来异形生物发生冲突。

  从壁画上看这些远古异形的身体强度大不如前,地球上的一些极端环境已经让它们不能适应了。比尔回想起他们之前在玄武岩大桥上看见的那具“遗体”。

  #酷n匠p网X首t√发*0

  虽然对于现在的人类来说,这些远古异形的身体强度依然远超想象,但绝对不是坚不可摧。壁画上显示远古异形似乎不能够抵抗高温了,而与之相比,它们的更早的远古同类甚至可以直达地心而毫发无损。同时它们的身体也抵抗不了非常巨大的强压。

  但是远古异形并不是在各方面都在倒退,壁画中描述它们依然有进行生物工程,而且取得的效果非常的好,它们生产出了比之前大好几倍的变形原生质,而且那些肉团生物似乎在各个方面比起之前的那些更加强而有力,甚至在智能方面也有长足进步。

  它们可以和远古异形进行一种形式上的交流,这些变形肉团的模仿能力也大大地加强,可以惟妙惟肖的模仿各种它们接触到的形体。

  而这些巨型肉团除了在远古异形进行城市建设方面有所帮助,还能在其他方面取得一些补足。有时候它们会协助远古异形抵抗那些来自深海和大陆的其他外来力量的侵略。

  由于远古异形自身身体力量的退化,这些变形肉团成为了远古异形在身体机能方面的补足。它们几乎在各方面都要依赖于这些原生质生物。

  这些原生质生物甚至可以精确的模仿出各种生物的身体构造,而且是从细胞级别的模仿,几乎无法分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