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尔曼实在是跑不动了,他筋疲力竭的靠在岩石边。岩石的表面被打磨的非常光滑,结果克尔曼靠了一下,立刻滑倒在地。

  他大口地喘着气,寒冷的空气如同利刃一般切割着他的气管,并且一路刺入他的肺部。他异常的难受,但又不得不如此,刚才的剧烈奔跑让他急需氧气。

  他靠着墙壁缓缓的撑起身子,然后靠在那里。他必须调整呼吸,在这么大口喘气她就死定了。克尔曼试图让自己保持镇定,刚才那一片混乱让他的头脑晕晕乎乎的。

  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要那样疯狂的逃跑并且大喊大叫。随后他意识到了一些什么,有那么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让他感到惴惴不安。

  本能告诉他最好不要再去回忆那些东西。克尔曼坐在地上试着把自己当下的情况搞搞清楚。他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只记得刚才沿着通道转了好几个弯,并且穿过了几个巨大的房间,现在这个地方距离他们进入的出口应该相当远了。

  这真的是一个相当令人绝望的发现,克尔曼在这里迷路了。这个巨大的建筑结构让他根本分辨不出东南西北,而这里的位置毫无疑问是极点位置,指南针根本没有用处。

  但求生的意志支持着他。过了一会体力有所恢复之后,克尔曼爬了起来。幸运的是手电筒还在他的身上,烟火棒也还有一些,不知道这些仅存着的东西能够带着他走多远。

  在完全冷静下来之后,克尔曼试图搞清楚周围的情况,这里又是一个巨大的房间,天顶的高度可能有几十英尺高,而且这个房间内似乎还有一些非常高大的雕像一类的东西,还有台阶和向上的通道。

  克尔曼打开大功率手电筒朝上面照过去,在墙壁的顶端有一些拱门,,这些墙壁上的拱门更像是洞穴,但外部被装饰的非常华丽。

  克尔曼朝前走了几步,那些台阶异常的高大,几乎有半个人那么高,而那些巨型的雕像,克尔曼却分辨不出那是些什么东西。转身看向背后,刚才他依靠的墙壁上方也有壁画,但是这些壁画与之前的壁画在排列方式上面有所不同。

  之前的壁画往往充满整个墙壁,内容异常的丰富,其中还夹杂着各种放射型的五角形符号。而眼前的这座壁画并不是这样,只有墙壁中间的部分刻有图案,不过依然保持了连续性,一直延伸到墙壁的其他角落。

  克尔曼把手电筒对准那幅壁画,壁画上刻画着刚才克尔曼看见过的怪物。那些远古异形生物,它们在极长的时间里都活跃于这个地球之上。

  而在后面的背景让克尔曼觉得有一种穿越了时代的感觉。那些远古异形似乎开始聚集起来,它们所在的地理位置由于太过久远,克尔曼辨识不出来,不过从旁边那些关于地球原生生物的描绘来看,那时应该进入了三叠纪时代,因为出现了一些外形接近恐龙的原始生物。

  那些应该是恐龙的祖先,还有巨型的远古鳄鱼。二叠纪晚期时代,地球上的大陆只有一个超级大陆,被称为盘古大陆,在壁画上的世界地图中被清晰地描绘出来。

  当时海平面开始下降之后,大洋上出现了很多岛屿,那是那些远古异形当初在海底建立起来的巨大都市,而这巨大的变动也让之前持续了几亿年的远古异形的统治发生了变化。

  在那幅地图上标注出来,当时在地球上,远古异形并不是唯一的统治者,与它们相同的来自外层空间的其他怪物也降临在地球上,并且和远古异形发生了激烈冲突,而在二叠纪事情,远古异形划分出了当时它们在地球上的版图。

  整个大洋中,有一大片区域已经不再属于这些远古异形了,而是另外一个怪异的天外物种占领了那里。远古异形似乎曾经试图夺回自己的领地,但是那个天外物种极端的强大,远古异形甚至无法对抗,最后只能放弃了原本的一部分城市。

  当时地球上的原生生物非常的繁盛,尤其是在海洋之中,不断进化使得那些生物逐渐开始脱离了控制。

  原本仅仅是作为食物和观察实验对象的生物出现了自我保护意识,并且在能力上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体型和适应性都开始高度进化。

  这使得这些生物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抗远古异形。壁画上记录了一些这样的情况,海洋中的三叶虫几乎被消灭殆尽,而一些其他的大型鱼类在遭到远古异形的捕食时,会发动反击,甚至群起而攻之。

  远古异形在当时的身体素质似乎大大的下降了,有些虚弱的个体在面对地球生物时还会陷入苦战。

  尤其是在当时的陆地上,恐龙的诞生和进化,使的这些生物可以对远古异形发起攻击,不过虽然远古异形在身体能力方面出现了严重的退化情况,但它们的坚韧程度依然超过地球生物,所以这些搏斗的结果往往还是远古异形的胜利,只有极少数的情况下,远古异形会遭遇到意外。

  壁画上描绘,在将近二叠纪晚期的时候,大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远古异形并没有记录下来,但是这个变化明显的影响到了远古异形的文明。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它们不断地放弃自己的拓展出去的那些海洋城市,往现在的南极大陆收缩。南极大陆是它们最早登陆地球的地方,也是它们文明的核心地带。克尔曼猜测那个巨大的变动应该就是造成了二叠纪生物大灭绝的元凶。

  但是在这里虽然有这样的记录,不过远古异形并没有描绘出详细的原因,似乎它们非常不愿意提及这件事。克尔曼难以想象,尤其是在亲眼见识过那样强大的力量之后,那些远古异形具备的力量是如此强大,还能有什么东西能令它们感到恐惧?

  下一幅壁画上所描绘的情景却更加令人摸不着头脑,就在当时的地球生物面临灭顶之在的时候,远古异形似乎也同样遭遇到了巨大的麻烦。

  原本它们所奴役着的那些巨大的原生质生物突然发动了攻击。那些巨大的原生质生物反过来对着那些远古异形投掷巨石,甚至开始吞噬它们。

  壁画上描绘的情景恐怖至极,以至于克尔曼险些摔倒在地。他牙齿打颤,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恐惧。但是好奇心支持者他继续看下去。

  那些巨大的原生质生物具有模仿能力,并且随着千万年的进化,它们的模仿能力越来越成熟。它们模仿出远古异形的形体,那些触手,然后反过来缠绕住那些远古异形的身躯,并且用自己的变形获得的强大力量将那些远古异形撕扯成碎片。

  那是一种极端的暴力,尤其是在它们在建立新都市的时候。很多远古异形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遭到了攻击。那些在工地前指挥着原生质肉块的远古异形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遭遇到的可怕命运。

  很多远古异形惨遭分尸,它们的触须和海百合一般的头部被纷纷撕扯下来。而那些原生质肉块似乎不能分辨远古异形的头和足,因为从外形上来看非常的相似,于是有的远古异形的脚就被撕扯下来。

  当这些远古异形试图展开膜翼进行逃离的时候,它们被那些原生质肉体伸出的触须牢牢地缠绕住。这些触须是模仿远古异形而产生的,随后那些可怜的家伙就被拔下了脑袋。于是当时就出现了非常多的远古异形的尸体,只剩下一个纺锤状的蛹状身躯和它们破烂的六片膜翼,那个样子即可笑又可怕。

  而在攻击了自己的主人之后,那些原生质肉块完全失控了,它们时而聚集在一起,时而又分裂开来,在陆地上开始蔓延,同时在海洋中也开始出现遮掩的情况。

  周边的地球原生生物遭了大殃,被那些原生质肉块生吞活剥,而那些原生质肉块不再仅仅满足于进食,它们一开始模仿自己的主人,伸长触须缠绕住它们的猎物,然后把它们活生生的吞噬。

  而之后那些原生质的肉团开始模仿地球原生生物,它们分裂出小块肉团,生长出各种各样的器官,甚至能发出模仿的叫声吸引猎物,随后把靠近的生物一口吞噬。

  海洋之中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很多海洋生物都遭了殃。很显然这些怪物十分的贪得无厌,它们几乎不会停止进食,把能看见的任何非同类的生物全部吞噬。

  当时这样的可怕情况在整个地球开始蔓延,只有一些不属于远古异形的势力范围的特殊地方,那些原生质肉体才不敢造次。似乎有某种无形的力量使得它们不能靠近海洋的一些区域。

  这场混乱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最后远古异形不得不发动镇压,它们使用它们的光线武器对准它们原本的仆从。

  这种光线武器对于地球的环境具有极大的破坏作用,而且杀伤效果也非常明显。从壁画中看,那些原生质的怪物被光线击中之后,它们的细胞被直接分解。于是远古异形对这些叛乱的奴隶发起大规模的进攻。

  酷匠$◎网●正f●版首j发}K

  这场混乱持续了几万年的时间,而当这些怪物被收服之后,地球上的原生生物几乎灭绝殆尽,这是一个可怕的代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