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他们循着声音走入了通道之中,这里是另外一道门,看起来通往更深的地方。穿过拱门之后,比尔突然发觉这里的天顶已经坍塌了,在距离他们头顶数百英尺的高度,可以隐隐约约的看见天空。

  风的呼啸声远远的传来,这里的距离让比尔感到无法判断,他们究竟是位于地表,还是在这个高原的腹地深处。他努力地遥望,天空看起来像是在黑夜中,这让比尔感到有些惊讶,他们的探险时间似乎有点超出预定计划了,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他立刻让另一个同伴用通信设备呼叫克尔曼那一组人。但是另一组没有回应,一连呼叫了三次都没有回应。比尔他们立刻决定停止这次深入的探险活动立刻返回,他们又试着和外面营地里的人进行联络,但是通信设备莫名其妙的坏了。

  他们发现通讯设备里不断传来非常严重的电磁干扰,似乎这一片都笼罩在非常强力的电磁场之中。

  “我们立刻回去!”比尔说道,另外两名同伴也表示赞同。比尔再次回身看了看那些宏伟壮丽的壁画,那上面描述着远在人类出现之前就发生在这个地球上的远古历史。

  而那之中还充满着各种各样的谜团,等待着他们继续发掘下去。只是比尔意识到他们现在面临着比起解开谜团更为重要的事情,他们立刻沿着原路返回,穿过那些一尘不染的巨大厅堂和宏伟石柱。

  在走到房间的尽头,回到那座拱门的时候,突然一股味道弥漫了出来,比尔他们虽然带着口罩,依然清晰的闻到了这股味道。这是一个令人作呕的,如同蒸发的汽油一样的粘稠的味道。他们立刻停下了脚步,似乎这股味道的源头就在拱门的另一边。

  而比尔记得,那里是他们之前曾经走过的巨大黑色玄武岩石桥的房间,在那里有一个非常巨大的深渊。这股味道随着空气的流通不断传过来。比尔不得不让同伴打开第二个手电筒,他们四下进行了一下搜寻,却没有找到可能的源头。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我的天呐,太难受了!”身边一个同伴问道,比尔却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他也有着一样的疑问。三个人就这样穿过了拱门来到了那个深渊的边缘。他们的右侧就是那副巨大的宏伟壁画。

  而当比尔把手电筒的灯光照射到黑色玄武岩的大桥上面的时候,他们他们突然发现在那大桥的的中间,有某个物体横躺在那里。而从下方的深渊当中吹起了上升的气流,把那股明显的恶臭吹了上来。

  比尔他们虽然带着口罩,但也还是捂住了口鼻。在桥中央的那个东西看起来相当的巨大,比人类的体型要大很多,像是某种大型生物。那股让人不能忍受的恶臭毫无疑问来自那个东西那里。比尔他们屏息靠近,手电筒的灯光对准桥中央的那个事物。

  当他们走上大桥之后,才看清那个骇人之物,那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巨大的纺锤形蛹状身躯横卧在桥面上。有浓绿色的粘液从这躯体上面留下来,那种蒸发似的汽油的味道就是这种液体挥发的。

  这毫无疑问是一种生物,而且让比尔感到恐惧无比的是,他们认得这个异形之物。这就是那些宏伟壁画上描绘的自远古时代降临于地球的外来者,那些远古异形,这个城市的建造者和统治者。

  这些远古异形的生物结构和地球上的动物完全不同,但是还是有些可以辨识的地方。从这纺锤形的蛹状身体上流出的粘液来看,着浓绿色的粘液应该是这种远古异形的血液,就像人类的血液一样。

  而这些粘液还是新鲜的,也就是说这个骇人的异形生物刚刚死亡不久。但这可怕之物的死亡并没有给比尔他们一行人带来什么心理上的安慰。他们忍着异味,上前小心的观察这具“尸体”,毫无疑问这只远古异形是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创伤而死亡。

  它的六只可以让它飞行的宽大膜翼都被严重的撕扯过了,破损的非常严重。从壁画上看这些远古异形的身躯应该是异常的坚韧,足以抵抗深海的压力和最强烈的暴风。但是这只远古异形的身躯确实如此的破损,可见在它死亡时遭遇到了难以想象的暴力。有两片膜翼被完全的从它的身躯上撕扯了下来,挂在玄武岩大桥的边缘摇摇欲坠。

  远古异形的死因,应该是它那类似海百合的头部被撕扯了下来的关系导致的,伤口处有大量的脓液流出,并且一路流到了大桥边,滴入下面的黑暗深渊之中。

  K酷;匠X~网y永久免^费看t;小Fh说i

  它那纺锤形的蛹状身躯上面有多处暴力的痕迹,它的细长的触须散乱的摊在一旁,其中有些触须也被严重的破坏。看起来这只远古异形在生前似乎强烈的抵抗过什么,但最后力所不敌,惨遭毁灭。

  比尔的同伴拿出工具尝试着对这只远古异形的残骸进行取样,令他们感到无比惊讶的是,即使是手术刀这样锋利的切割工具甚至无法在这远古异形的残骸上留下痕迹。

  这些远古异形的身躯之坚韧,即使是最薄弱膜翼部分,依然强韧无比,比尔的同伴尝试了几次都没有能够切割开任何部位,甚至是伤痕都没有。

  但这就更令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摧毁这样一个坚不可摧的身躯?最后比尔的同伴只能把那个被撕扯下来的海百合似的头部装进了塑料袋里当作样本准备带回去研究。

  他们三个人离开了大桥,把那可怜的远古异形扔在了身后。远古异形的身躯非常的沉重,三个人合力也无法抬动它,而大桥的桥面非常的光滑,有些稍稍的倾斜,在这样的情况下勉强进行搬运工作是非常危险的举动,比尔他们考虑到由于条件实在有限,只能把可以带走的部分带走了。而且那股气味让他们也快失去耐心了。

  下了大桥以后,比尔他们来到之前的壁画那里,比尔在寻找之前走过的道路时,发觉一个不太妙的情况,他们迷路了。在比尔的映像中他们之前所穿过的拱门那里应该不存在雕像才对,这里却多出了两个雕像。

  那两个雕像非常的奇特,从外形上来看,应该是那些远古异形的雕像,只是那雕刻的技法和表现力,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联想到之前所有看到过的那些精美的壁画,让比尔他们发现了问题所在。

  门口这些雕像看起来非常的粗制滥造,但可以看得出是在模仿那些早期的精美壁画,只是由于太过拙劣,以至于像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风格。那些远古异形的雕像看起来面目模糊,细节分辨不清,六个膜翼翅膀就是简单的岩石薄片雕刻了一下。

  看起来这些雕像在这些壁画之前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而且这远古异形的雕像的下半身部分与他们所见到的那具遗体非常不同,看起来像是融化了一样的液态。总之这个雕像给人的感觉非常难受,是一种让人不愿多看的恶心之物。比那些疯狂的艺术家开的拙劣的玩笑更加恶毒的感觉。

  而两道拱门这里都有这样的雕像,这让比尔有些分辨不清他们之前的来路了,而且在之前的记忆中,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雕像。比尔转身询问他的两个同伴,他们也无法分辨。而当比尔试着仔细查看的时候,他突然发觉在拱门旁边的那些巨大的壁画也与他们之前所见到的有所不同。

  这是之前他们所没有发觉的一部分,由于之前单个手电筒能够照到的范围有限,所以比尔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巨大壁画的一些几角旮旯那里。那些图案变得非常的模糊,还有非常明显的涂抹痕迹,似乎是有什么在原来的壁画基础上进行了涂抹和修改。

  而之后所绘制的那些图案却不像之前的壁画那样描述清晰,线条分明。那些涂改的图形非常怪异,让人无法分辨,甚至是矩形和圆形都表现不清楚。如同一团混沌,像是乱涂乱改一样的破坏。但仔细看那些线条,看起来像是要描绘一些场景,比尔对照着看了一下旁边的壁画,他意识到了那是怎么回事。

  那是一种模仿,非常拙劣不堪的模仿。如果只是单独的观察谁也看不出来,而在对照旁边那些远古异形的精美壁画之后,才能够分辨出一些轮廓。比如那个模糊的线条是在绘画一座高山,而旁边的壁画就明显的表现出了那是一座高山。

  这种突然性的转变让人摸不着头脑,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习性造成的差别,但是古怪的事它还在试图模仿前者。比尔猜测也许是族群中存在着一些比较低劣的个体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这让他摸不着头脑。

  而当下他们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麻烦,因为拖延的越久,他们的危险就越来越大。而那两道拱门后面无敌的黑暗让比尔不敢冒险随机选择其中的一条,另外两个同伴也是一样的想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