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灭绝1

  他们在疯狂的奔跑着,毫无疑问那个不可知的怪物就在身后追赶着他们。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手电筒的灯光照射过去的时候,他们看见了那个活着的神话传说。

  就在他们还未想到第一个念头的时候,霍金斯就被黑暗中伸出的细长触须贯穿了胸膛。也许是因为速度太快了,霍金斯并没有反应过来,他还保持着手电筒照射的动作看着眼前的这个高大的蛹状生物。

  直到他被触须拽离了地面的时候,他才刚刚反应过来。而当他要垂下手臂的时候,另外几只触须缠住了他的四肢。

  于是手电筒就直直的照射在眼前的那个怪物上面。克尔曼当时甚至没有意识到霍金斯即将遭遇的命运,他看着眼前的这只生物。简直是不可思议,就像是从那些巨大的岩石壁画上直接跨入这个世界一般。

  那个七英尺高的纺锤形蛹状身体,有着五角星头部和仿足的六翼生物。那个存在于神话之中的远古异形。就在克尔曼意识到并且试图指出的时候,霍金斯在他们的眼前被撕扯成了碎片。

  那些看起来还没有手臂粗的触须具有着非凡的力量,人体的骨骼肌肉等等在它的力量面前就如同是纸片一般。霍金斯的鲜血四处喷洒,溅射在了那些壁画上,还有一些鲜血溅洒到了克尔曼的脸上,那些血液还是热的。

  霍金斯手里的手电筒飞到了一边,他的头颅飞了过来,一路滚到了克尔曼的脚下。克尔曼下意识地朝着那颗头颅看过去。霍金斯的表情并没有感到任何的痛苦,只有一脸的惊讶,而眼神深处则是显得有些迷茫和不安。

  只是一瞬间,那疯狂而可怕的感觉席卷了克尔曼他们三个人。知道克尔曼的求生本能反应过来的时候,另外一个人也已经遭到了同样凄惨的命运。但比起霍金斯,另一个人仅仅只是被那个怪物强而有力的触须甩到了岩壁上。

  那一下力量极大,那个人的腹部瞬间被触须削去了整个肚子,连带里面的器官和血肉一团模糊的流了出来,那个人摔到墙壁上的一瞬间,可以清楚地看见他裸露出来的肋骨被撞断了。克尔曼头也不回的朝着岩石走廊的尽头狂奔而去,剩下的一个同伴就跟在身边,他们两个人在走廊的尽头转入了另一条相对狭窄的通道。

  恐惧驱使着他们不停的朝着迷宫深处跑去,一连转过了几个转角之后,克尔曼他们走到了楼梯口,他的同伴还在他身边,一样的惊魂不定气喘吁吁。还有一个同伴幸存者让克尔曼搞到欣慰。他回身用手电筒照射身后,看起来那个怪物并没有追上来。不知道是对它的猎物失去了兴趣亦或是在迷宫中走了其他的路线。

  就在他们试图调整呼吸的时候,克尔曼突然察觉到在这个房间的另一处拱门后面有动静,可能是刚才的远古异形过来了,克尔曼把手电筒的光对准那一边看过去,从宫门后面摇摇晃晃的走出来一个如同人那么高大的身影。

  那是他们之前遇到过的那种巨大的白化企鹅,而且不止一只,在那只企鹅的带领下,后面又走出来五六只差不多大小的白化企鹅,它们发出嘶哑的鸣叫声。摇摇晃晃的走进房间里,克尔曼他们后退一步靠到墙角上。

  那些企鹅的喙看起来很长,可能具有攻击性,而且以这样的体型,如果它们进行捕猎,那么人类很有可能就是猎物的一种。只是那些企鹅似乎并没有感光性,它们对于克尔曼他们并没有任何兴趣,只是朝着克尔曼他们的位置转了转头,之后就又自顾自的往房间的另一个通道走过去了。

  在这附近很可能有一个巨大的这些巨型企鹅的聚集巢穴,这白化的迹象应该是某种退化造成的,由于长期的处在阴暗的地下,这些企鹅的毛发全部都退化脱落了,皮肤也不需要黑色素抵挡紫外线。

  甚至它们的视力都已经完全的退化了,两只眼睛只有一片白蒙蒙的,找不到瞳孔。这样的白化是的这些企鹅在外表上看起来异常的邪恶和具有攻击性。而且它们巨大的体型毫无疑问需要大量的食物,这些企鹅很可能具有一般企鹅所不具有的肉食性。而这些企鹅之所以没有对克尔曼他们发动攻击很可能是因为从来没有见到过人类罢了。

  克尔曼他们已经精疲力竭,另一个人点燃了烟火棒,克尔曼关掉了手电筒,也点燃一个烟火棒。现在他们失去了霍金斯的手电筒,那么为了接下来的行程,他们有必要节约。克尔曼突然发现身后的这一块墙壁上也刻画着很多图案,他们两个人靠近观察,那些壁画在绘画技法上比起之前所见到过的壁画来说要退化很多,是非常严重的退化。

  这些远古异形的文明似乎在漫长的实践中发生了转变。早期壁画中那些精美绝伦的细节描绘已经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概括性的简笔画式的描绘,藤蔓的花纹变得粗制滥造了,不是那种优美的曲线形,变得僵硬而笨拙。放射型的五角形符号依然有很多,但似乎没有之前那么密集了。

  克尔曼他们依然可以辨识出壁画上的内容,即使在细节的精准描述方面大大的退步,这些壁画上的表达依然非常的明确。如果以人类的绘画标准来说,这些即使是已经严重退步了的壁画依然精美。

  壁画上刻画着的正是刚才把霍金斯撕成了碎片的那个远古异形生物的种族,壁画中描绘的世界大陆与之前的壁画所描绘的已经大大的不同。很多全新的大陆从海洋之中升起,而那些远古异形的很多城市却随着一些远古大陆沉入了深海之中,这些巨大的灾变应该是当时的地质变化造成的。

  而伴随着地质变化的是群星的位置也发生了变动,群星之中某种力量降临到地球上来了。而那些远古者此时已经作为这个星球的常驻居民,它们仰望着来自群星之间的外来者。

  起先,海洋中出现了一种前所未见的生物,那是一种类似鱼人形的生物,有着类似人形的四肢,但是却全身覆盖着鳞片,长着凶恶的类似食人鱼一样的脑袋,鼓突的、永远无法闭合的双眼,两颊的鱼鳃,背生的鳞片。

  这些生物可以潜入深海之中,但也可以上岸,类似于水陆两栖生物。从当时的世界大陆外形来看,那应该是至少三亿多年前的石炭纪。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当时世界上会有那么剧烈的地质变化,石炭纪时期正好是地质变化最剧烈的时期。这样剧烈的变动造成的结果是,那些远古异形在陆地上的巨型城市遭到了非常严重的破坏,它们不得不收缩聚集地。

  正在那个时候,生存与海洋之中的远古异形们遭遇了一次巨大的侵袭。那些如同鱼人一般的怪异生物开始入侵它们的海洋都市。在远古异形进行了几次驱逐之后,得到的结果是被那些鱼人般的生物大量围攻。

  这些异形生物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对远古异形的都市发动了猛烈的攻击。这些生物大部分的体型与远古异形相当,但在其中有两个个体的体形则非常的巨大,从壁画上的比例来看大小接近今天的鲸鱼。

  这些远古异形第一次遇到了物理上势均力敌的对手,而它们自身的能力比起最早的祖先似乎出现了一些功能上的退化,它们无法进入大气层之外的空间了。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N|说.

  很快远古异形的几个沿海的城市被攻占了,它们不得不从大陆上撤退,可是在深海中,那些怪物的数量更多。远古异形不得不再一次差遣它们的那些仆从加入战斗,那些不定形的细胞聚合体,原生质的巨大肉块。

  远古异形驱使着这些巨大的变形虫对抗那些鱼人形的生物。一开始颇有成效,那巨大的肉团把遇到的对手纷纷碾碎,但是随后在海岸边,鱼人形怪物中的巨大个体出动了,这些大家伙可以对抗那些原生质肉块。

  它们撕扯着翻滚着,整个大海都被搅动了起来,泛着白泡沫。而这些鱼人形的怪物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自天外而来,一个伟大的,恐怖的巨型物体降临了这个世界。这个形象充满了整个墙壁,似乎即使是这些远古异形,对于这个存在也不得不充满着敬畏。克尔曼他们不得不后退几步才能看清整个壁画的形象。

  那个从天外而来的顶天立地一般的巨大实体,很难把这个东西说成是生物,或者是植物。它不像是已知的任何一种东西。头部的轮廓让克尔曼联想到章鱼,背部的膜翼展开可以遮蔽整片海洋的天空。

  那些远古异形甚至是它们巨大的肉团状奴隶生物,与这个东西比起来也是渺小的微不足道。当它降临的时候,整个地球的海洋都被翻腾起来,它的巨大手爪伸向了陆地。那些远古异形不得不从自己陆地上的城市中纷纷离开。

  那个形象被描绘的是如此确切,以至于克尔曼立刻被一阵眩晕一般的恐惧和厌恶笼罩了。仅仅是想象一下这样的存在曾经降临于这个世界,就让克尔曼感到无底的绝望和疯狂。甚至是刚才那轻易可以夺去他们性命的可怖的远古异形,也只不过仅仅是一个未知的巨大生物链中的一环罢了。

  看到这里,这个房间中的壁画没有继续下去,克尔曼摊坐到地上,当他转过头去想要寻找他的同伴的时候,他才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同伴已经躺在了旁边的地上,嘴角还有眼睛耳朵鼻子都留着血,他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扭曲,那么的惊恐,仿佛看见了这个世界的恶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