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pm匠网“/正:版}首%发

  黑色玄武岩铺成的路面非常的光洁,而且一尘不染。闪着邪异反光的地面上,映照着一种无法明说的怪异和不解。

  比尔和他的两个同伴们走在上面,他们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跨出去。这座石桥非常的宽阔,但是他们却觉得如同是在深渊之上走钢丝一样。

  走过一半的桥面之后,比尔转头看见旁边的一座冰桥,那冰桥的外形如同他们脚下的这座石桥,但因为年代非常的久远,已经坍塌了一半了。

  在走上石桥之前,比尔的手电筒灯光曾经照射到桥面上,那桥面上有着非常精美的藤蔓式花纹,在花纹之间点缀着五角形的放射符号。踏上桥面之后,比尔他们还注意到了桥两边的扶手,看起来像是某种雕塑。

  说实话,那扶手的制作者水平之高令人惊讶,将黑色玄武岩雕刻成了液态状。每个三米的距离有一个从桥面延伸出来的岩石,被雕刻成了流体,然后两个石柱之间连着一条手臂那么粗的岩石柱。

  比尔小心的靠近观察发现,那些扶手并不是用岩石组合而成的,而是天然的一整块岩石被雕刻成了这样的形状。岩石表面的打磨非常精细,让比尔他们曾一度以为这真的是液态的。

  知道比尔壮着胆子伸出滑雪杖触碰那些扶手之后才发觉那是岩石质地的。那些岩石的形状如同触须一般,而且由于这些雕刻的形状那么的栩栩如生,甚至让比尔他们产生了这些扶手在晃动的错觉。

  他们不愿意在桥面上做太多的停留,立刻加快了脚步朝前面走去,很快从巨型的玄武岩大桥上下来了。此刻他们站在了这个深渊的另一端。

  比尔看见了手电筒照射的另一边,他们走过玄武岩大桥之后,面对着一度巨大的石壁,比尔估测了一下,这一面平坦的岩壁高达数十英尺,横向也有将近一百多英尺,这是一幅非常巨大的壁画。

  上面描绘了数量及其多的各类生物,几乎就是地球远古时代的绘卷。比尔让另外两人打开备用手电筒,三个大功率手电筒也只不过照亮了十分之一的区域。

  他们开始认真的辨识这幅壁画,这幅壁画的最左端描绘着这样的一幅场景:那些带有着翅膀的远古异形大量的从深海中出现,并且往陆地上扩展,它们从深海的居住地中带出了一种不知名的生物。

  这种生物如同变形虫一般,但是按照壁画上的比例来看,这种生物的体格比那些远古异形还要巨大的多。

  这些巨大的类似变形虫的肉团状生物的形象令人十分的厌恶,这种怪物似乎服务于远古异形种族。图画中,这些怪形生物顺从的作为搬运工和建筑工人帮助这些远古异形建造位于陆地上的巨大岩石城。

  它们自身的变形能力似乎是的它们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通过改变身体形状结构,它们能够托起相当于一艘千吨级船舶那么大的巨岩而且毫不费力。巨大的岩石城市在这些生物的帮助之下很快的就被建造出来,那些远古异形似乎只参与了城市的建造和规划设计,然后它们在一旁指挥着这些生物做苦工。

  壁画上有非常详细的星图介绍,整幅壁画的内容是按照星图来划分的,不同的时期会有当时的星空位置变化来作为注解,这似乎是这种古老异形的一种即时方式。他们注意到那些星图相邻两幅之间的变动非常明显,这说明两幅星图之间所历经的时间至少也是百万年的距离。

  回到下面那些壁画上的内容,在那些远古异形驱使着它们的变形生物奴隶逐步发展壮大它们的文明的时候,从宇宙中又降临了另一种异形生物。

  罗伊是天文学家,他按照上面的星图可以大概推算出时间跨度,从星图上几个星座的成型已经位置变化推算,大概是七点五亿年前的时候。这些古老异形似乎遭遇到了一种挑战。从壁画上描绘的景物来看,这些远古异形生活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而这些生物身体组织的坚韧得几乎让人难以置信。

  即使最深的海底那可怕的压力似乎也无力伤害它们。壁画上描述除了暴力的缘故,似乎只有极少数的远古者会死亡,而它们的坟地似乎也非常有限。当雕画上描绘出它们将死者竖直地埋葬在五角星形并且带有刻印的坟丘中时,比尔他们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在山脚下,他们发现的那个五角星形的岩石洞穴。

  自外太空而来的一个恐怖的、像水螅般的远古种族,一群完全怪诞的存在在七亿多年前降临了地球。

  壁画上面描述它们的身躯只有部分是物质的,尽管没有翅膀和翼,但它们却能在空中自由翱翔,似乎地球的引力无法束缚它们。七亿多年前它们到达了地球大气层以外的空间轨道,当时那些远古异形们似乎就注意到了这些不速之客,但没有立刻上前进行驱逐。

  于是那些怪异的外来生物就降落在了当时的远古大陆之上,它们立刻就建立起了自己巨大的巢穴,是一些高耸入云的巨大岩石建筑,虽然在规模和尺寸上与远古异形相类似,但是在建筑风格上则截然不同。

  那些古老异形的巨石建筑在外形结构上讲求一种精巧至极的表现,分形结构和平衡结构的完美表现。而那些如同水螅一般的异形生物搭建起来的巨石建筑则完全是一片混沌,似乎是由于它们自身的特性,它们建造出的城市在一些图形的表现上有着违反力学的情况出现。

  这些飞天水螅在远古大陆上不断的拓展自己的版图,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海岸边。这是它们到达地球几万年之后了,相对来说它们的发展还是非常迅速的。而当它们接近海洋的时候,冲突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飞天水螅把自己的触须伸展到了远古异形的地盘,于是战争不可避免的爆发了。很显然这两种宇宙异形的文明之间不存在可以交流去的情况,它们在一些技术和能力上虽然高度的发达,但对于交流方面只局限于自己的种族。

  壁画上描述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深海中的远古异形起先以自己的光线武器对这些飞天水螅发动攻击,但由于这些飞天水螅的身体有一部分是非物质化的,所以远古异形的武器虽然能够对它们造成一定的损伤却无法杀死它们。

  而这些飞天水螅也有着非比寻常的力量,它们会操纵并指引强大的飓风,以此作为主攻的武器,也可用于捕猎手段。

  它们的能力在陆地上非常强大,那些远古异形在陆地上与它们作战收到了非常严重的打击。好几个远古异形的城市被这些飞天水螅占领。而这也可能是远古异形自来到地球之后最大规模的一次死亡。而当飞天水螅进军海洋的时候,它们那操纵飓风的能力却受到了阻碍。

  在深海之下飓风无法搅动那么深的海水,那些远古异形在深海中不再受到飓风的影响,它们在这里扳回了它们在陆地上的劣势。

  之后有持续了几万年的时间,双方一直僵持着,它们的战争从深海之渊一直到近地轨道都有。远古异形在近地轨道上对陆地上的飞天水螅城市发动大规模打击,它们使用某种射线武器对飞天水螅的城市进行轰炸,这直接造成了一些大陆板块出现巨大裂缝,同时一些地形发生了巨大变化。

  地面被打出了很多的盆地还有高原。战争也波及到了原生的地球生物,很多生物被卷入那场战争然后被完全消灭殆尽,以至于今天连化石也没有留下,那些被记录着的生物形态即使是今天的学术界也不可想象的,那些存在着空白和断层的化石联系。它们早在千万年前就已经被抹除了。

  随后似乎有些不情愿的,那些远古异形派遣出了它们创造的那些变形虫一般的生物加入战争。这些变形虫具有仿生能力,可以变化模拟出各种形态的器官和结构,甚至是它们的创造者它们也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模仿。

  在这些变形虫生物的加入之后,战局开始出现了变化。那些飞天水螅的攻击对于这种变形虫生物起不了很大的作用,而变形虫生物则开始模拟飞天水螅的形态还有功能,它们以自身强大的力量碾碎敌人,同时远古异形在一旁进行配合打击,战争持续了十几万年之后,飞天水螅被全数驱逐出海洋,并且在陆地上的地盘也被收缩了一点。

  而之后似乎一些不可知的环境变化或是别的什么介入,飞天水螅与远古异形的战争停止了,并且它们在地理上完全的隔绝开来,不再有什么接触和变化。整幅壁画到此为止,在尽头出现了一道高大的拱门。比尔他们看完这一系列的壁画之后,久久的站在那里,有些呆滞地凝视着这幅壁画。

  拱门的那一头隐隐约约传来了奔跑的脚步声,这声响回荡在地下迷宫之中,虽然不响但是非常的清晰。比尔他们听到了之后面面相觑,他们意识到有可能是克尔曼他们那一组的人在附近,比尔他们决定进入那一道拱门,到另一头去看个究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