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高大的白化企鹅摇摇晃晃的走过眼前,看起来它似乎没有光感,它对于克尔曼的手电筒照射出的光线没有反应,这应该是因为长期生活在黑暗之中使得眼睛器官发生了退化。

  仔细观察这只企鹅的眼球没有瞳孔,只有一片眼白。这样的眼睛让这只身材异常高大的企鹅看起来透露出某种难以描述的恶毒,它的脚爪非常的尖锐,比起一般的企鹅要长。而没有一般企鹅蹼。

  看起来这种企鹅并不会水性,所以它的脚爪部分的游泳功能就出现了退化效果。这完全是一个未知品种的企鹅,这支企鹅的头顶几乎已经到了克尔曼的下巴,有将近一米五的高度。

  它的鳍翅看起来非常的强壮有力,通体几乎没有毛发。它单纯的凭借着它皮下厚厚的脂肪抗寒。它的鸟喙很长,达到了十八厘米,比头骨还要长出两倍多。就像长矛一样,这种喙很可能是用来帮助这种高个子的巨型企鹅吞食大型猎物。

  克尔曼他们小心的后退靠到墙边,这只巨大的企鹅说不定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凶残的猎手。而这只企鹅却没有对克尔曼他们几人感到兴趣,看起来这支企鹅对什么都兴趣缺缺。它发出几声低低的鸣叫声,就像是一个走过的醉汉在那里自言自语一般。这只白企鹅一直走到房间的另一头,穿过拱门之后消失在了黑暗中。

  克尔曼他们始终缩在墙角处不敢惊动这只孤独的生物,这只企鹅的出现打破了克尔曼他们对于这里的判断。这个隐藏在南极最深处的巨型史前文明遗迹并没有因为漫长的岁月而成为一座死城。

  这里依然有生命存活于此,刚才那样的企鹅肯定不会只有一个个体,而根据企鹅的习性,在这个迷宫一般的地下死城的某处,应该存在着一个巨大的企鹅聚集地。克尔曼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决定跟随着那只企鹅。

  四个人穿过整个房间之后来到一个数十英尺高的拱门之下,后面是一个长长的通道。这里的尺寸非常巨大如同宫殿一般,上面有着非常华丽的藤蔓式花纹,还有各种经过雕刻加工的岩石形状。比如被扭曲的矩形,那些高大的立方图石柱上面刻满了放射的五角形符号。通道两侧上也雕刻着非常多的壁画。而克尔曼把灯光照过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丝违和感。

  “这些壁画的风格和之前的差别很大。”霍金斯说道,他是一名古代文明研究专家,他来到南极是为了进行一个关于“人类古代文明存在于南极”的一个学术假设的研究。

  他的这个学术活动被归纳在了这次麦克默都探险队的科考计划之中。相对来说霍金斯也许是这次探险活动中收获最多的人。这座巨型古文明遗址的存在远远超出了他所能想象到的最疯狂的假设。

  而壁画上的内容解读他也比其他人更有心得。史前文明的跨度已经进入了天文时代。他注意到壁画前后的变化,开始越来越明显了。在进入地下结构之前他们所看到的那些壁画的精度之高,连人类最先进的探测设备也望尘莫及。

  而且其中所包含的科学知识之深奥也令人叹为观止。那些壁画的诞生时间早于寒武纪时期。而之后进入地下结构的时候,他们看到的第二部分的壁画,依然精美绝伦,但是比起巨石塔内的壁画,不再那么的专注于细节表现了,而是一种广阔的涵盖式的的表现手法来描绘后寒武纪时代。

  这种绘画技法的演变代表了这个文明经历的几亿年的变化。由于发展加速,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多,对于细节的精确追求让位于一种可以广泛包括的表现。就如同是精品制作物和流水线生产的区别。

  虽然后者的壁画精度并没有退步,相反是一种更进一步的表现形式。而且在那系列壁画之内也包含着质量不弱于巨石塔内壁画的作品。

  但是随着他们的逐渐深入,那些连续存在着的壁画的风格开始变得明显了,到现在,霍金斯终于注意到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变化。一种简化风格开始蔓延,一开始远古异形为了追求普及化效果,壁画不再刻意的追求绝对的精准。

  逐渐的这种技法变成了一种习惯,之后的壁画内容在细节上开始出现了省略的方式。比如关于三叶虫的描绘,在初期刚刚出现三叶虫的壁画上,它们刻画的细致程度达到了细胞级别。

  以极小的划痕排列组合出细胞组织结构,霍金斯是用高倍放大镜才勉强看到一点点轮廓。而直到第一次生物大灭绝的奥陶纪时期,描绘当时苟延残喘的三叶虫的时候,壁画上的描绘已经不那么精准了,只是以一种接近钢笔画的线条结构勾勒出三叶虫的身体形态。

  这种简化风格看起来像是一种普及产物,但这样的普及结果是文明的高度开始下降了,就如同商业消费普及化的结果是,人们不再愿意追求精神生活一样。

  克尔曼他们沿着长长的走廊一直前行,两侧的石壁上也刻画着非常多的壁画记录。看着这些巨型壁画,如同幻灯片一般的表现出那个远古时代的宏大景观。

  壁画中描述的远古异形已经把文明拓展到了整颗星球的表面,它们从深海中逐渐朝着陆地蔓延,地面上开始出现大量的人工山脉,整个大陆框架的高度都开始逐渐发生了变化,那是远古异形的一个大发展的年代,它们数量前所未有的多,并且不断有高耸入云的巨型山脉被建造起来,那是它们的都市。

  从壁画的描述来看,当时几乎整片大陆上到处都是几万英尺高的山脉,克尔曼他们所飞跃的那座山峰恐怕只是这些远古异形的早期高层建筑。它们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发展,也开始进行一些类似科学实验一样的活动。

  从图上看与其说它们建造出某种原生质不如说它们分泌出某种原生质,并且使用一种无法解释的方法对这些生物进行原子级别的重建,从而诞生出了许多全新的细胞生物,并且开始逐步的融合繁衍。

  那时候它们虽然开始往陆地发展,但是海洋依然是它们最主要的栖息之地,在海洋中,它们开始了一个非常宏大的生物创造工程。当时海洋中遍布着那些远古异形早期的先驱者所创造放养的生物。

  那些生物经过几亿年的繁衍,已经在海洋中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但是这对于后来的远古异形们所要进行的生物建造工程造成了某种阻碍,于是它们进行了一次大清洗。

  而对于那些生物来说,就相当于一次大屠杀。这大清洗的活动有残留的痕迹保留到今天,而人类对此有所接触,这就是人类已知的地球第一次生物大灭据,“奥陶纪生物大灭绝”。

  在接下来的壁画中详细的描述了这次大清洗的过程,在壁画下方刻画了成堆的死去的三叶虫等等生物残破不堪的尸体堆积在那里。那绘画栩栩如生,仿佛在那个角落里似乎真的堆积了成百上千的古生物残骸。

  看得出来它们死得很惨,克尔曼他们顺着手电筒的光看到下面时,大家都不禁向后退了一步,生物专家杰克更是被吓了一大跳。壁画上描述那些远古异形飞到了地球大气层之外的空间轨道上,然后使用某种光线武器对地球的地表进行轰炸。

  壁画上刻画出当时地球的整个表面,克尔曼认出了冈瓦纳大陆,这与学术界对于地壳成型的推理结果完全一样。这样剧烈的能量冲击改变了整个大气环境,射线击碎了气体分子,让地球大气顿时变得四分五裂,远古异形们的射线击毁了三分之一的臭氧层,这使得阳光中的紫外线直接穿透大气层进入地球。

  紫外线杀死了大量浮游生物,破坏了海洋食物链的基础,于是饥荒开始四处蔓延。射线带来的辐射还杀死了大量珊瑚,破坏了海洋生物的栖息地。这样的效果显而易见,不久之后,饥荒已经蔓延至全球,无论生物处于食物链顶端还是底端的生物们都在饥饿中苦苦挣扎着。

  掠食者们需要杀死同类才能获得充足的食物,而它们同时也遭到了远古异形的捕猎和蚕食。又过了一段时间被射线击碎的气体分子开始重新组合,这并不是古老异形们的作为,它们只是刺激了星球本身的生态环境的变化。

  大气中形成二氧化氮。二氧化氮遮天蔽日,遮住了百分之五十的阳光辐射。地球失去了阳光的照射,气温开始迅速下降。那些动物的卵无法在低温中正常发育,导致种群数量大幅下降。

  由于阳光照射忽然下降,气候变得很不稳定。海水产生巨大波浪,而那些古老异形在其中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比如直壳鹦鹉螺想去深海避难,但是在深海中那些远古异形对它们进行捕杀,同时远古异形圈养着的另一种肉团状的不明生物也在深海中吞吃那些生物,这样它们只有死路一条。

  海阳中水温由原先的25摄氏度下降到10度,杀死了更多浮游生物,这加速了食物链的崩溃。由于缺少阳光照射,导致大量海水结冰,冰川的蔓延速度快得难以想象,冰川消耗了大量海水,原先的海洋有不少变为陆地。

  这场清洗活动持续了十几万年,地球上除了那些远古异形以及原生质生物以外的生命迹象几乎全部消失,只剩下的浮游生物幸免遇难,似乎是因为远古异形对它们不是很感兴趣。

  看完这一系列壁画,克尔曼几乎说不出话来。他呼出两口气,白色的气息很快散去,这时候通道的空气中传来一阵低低的笛声,那笛声听起来像是某种发声器官低劣的模仿。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他们都听见了这个声音。霍金斯也打开了手里的手电筒,他和克尔曼同时朝着走到尽头的黑暗照过去。

  A2酷^O匠4;网G。正En版首发

  他们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