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山11

  比尔带领的探险小组沿着黑色玄武岩铺成的通道一路深入,他们靠在一起走,因为这里的黑暗空间极其巨大,一直大功率手电筒也只能照亮前方的一点点道路。

  两边的黑色玄武岩巨石上刻着非常多的放射型图案,以一种无规律的形式随机的排列在岩石表面上。比尔伸手触摸了一下,岩石非常的冰冷,一种死气沉沉的阴寒顺着手指传上来。

  往上看去,巨岩的平面直达天顶,而高度有好几层楼那么高,这里的巨大空间使得比尔没有办法判断他们大概位于地下的什么位置。这种放射型的符号遍布了整个巨岩的表面,比尔沿着巨岩继续前进,旁边开始出现壁画。

  三个人都靠后才能看清壁画。仔细观察后,比尔发觉这个巨大的空间是一个五边形的巨大房间,像是一个大厅一样。

  往上看去天顶的结构是扭曲的,所以就像是之前的那座黑色玄武岩建筑一样,由于结构的扭曲导致的视觉误差,他们其实看不见顶部,同时周边墙壁之间的空间相对位置与他们看见的应该不一样。

  有了赛佛的意外的前车之鉴,比尔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拿着滑雪杖,如同一个盲人一样的敲击地板,视觉不可靠时,只能如同盲人一样凭借触觉来探索。另外两个人听了比尔的解释以后,也能照他的方法小心的敲击地面,一步一步的慢慢朝前跨。

  三个人专心致志的敲击地面,慢慢地朝着墙壁靠拢过去,一时间黑暗的巨大厅堂中回响着三个人敲击地面的怪异声音。这声音没有规律的回荡在空间内,像是一种怪异的鼓点声,加上空间内的空气非常稀薄,对心脏的负担很大,三个人都感觉到异常的紧张。

  最新l章SF节上酷`b匠…网@

  在触碰到墙壁的时候,比尔才稍稍地放下担心,他扬起手电筒,他们现在的位置距离刚才看见壁画的位置已经非常远了,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跨过了一幅壁画。

  在看见壁画上的内容的时候,古生物学家罗伯特发出一声惊呼。壁画上出现了志留纪时期的古生物,这些壁画的内容毫无疑问是互相联系的,但前后的时间跨度达到了数亿年的距离。壁画上出现的生物有单笔石、弓笔石、锯笔石和耙笔石等,它们是志留纪时期海洋漂浮生态域中最引人注目的一类生物,壁画上对于这些生物的细节刻画之精准,甚至比发觉到的化石还要详细。

  随后罗伯特还分辨出了多个种类的生物,比如:腕足动物五房贝、石燕、正形贝和扭月贝等等。其中最多的是海百合类生物的描述,相比较于其它的生物,海百合类生物在壁画中被重视的程度比较不同。

  那些远古的异形生物似乎对于海百合类生物非常的关注,在旁边一幅看起来像是译注的壁画中,详细的描绘了海百合的种类,罗伯特突然意识到,那些外来的远古异形与棘皮动物类似的特征。一个荒诞不经但是却无法回避的假设在罗伯特的脑海里生成,已知的棘皮类动物的真真源头难道是来自这些远古异形的自画像?

  曾经海百合类生物是海洋中最为繁盛的动物种类,之后在二叠纪和三叠纪的生物大灭绝之后才推出了历史舞台,目前发现了上千种类的化石。莫非这些已知的化石背后还隐藏了不为人知的历史?为什么海洋生物大灭绝的时候,海百合类的灭绝是如此的彻底。

  多年来学术界相信他们找到了答案,而且归咎于气候以及生态环境变迁的解释也是无懈可击。可是如今在眼前的事实证明,这些看起来如同堡垒一般坚不可摧的学术理论的根基其实脆弱的不堪一击。

  罗伯特不敢面对那个真实的答案,他甚至想要立刻离开,但是他的科学精神和人类天生的求知欲望促使着他继续追寻下去。

  “我实在看不懂这里的结构。”比尔抬头观察上方的岩石。他已知的所有力学结构都无法解释这样的排列组合,那些巨大的黑色玄武岩如果单个拿出来重量至少也有数十吨重,以比尔所知道的材料结构,这样的建筑更本起不来。

  即使是埃及金字塔的结构,下方基座的岩石也不能承受这样规格的巨石的大量堆积。而这里的建筑外形远远超出了已知的合理结构,而近距离触摸以及之前克尔曼的鉴定,这里的建筑材料并不是什么特殊材质,就是毫无疑问的黑色玄武岩。

  “你能想象这里的发现一旦被公布出去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效果吗?这里所发现的一切足以颠覆人类已知的整个世界,我们会被记录进历史,不!我们会改变历史。”

  罗伯特对克尔曼说道。“你看这些壁画上,从前寒武纪时期一直到志留纪时期,这是数十亿年的跨度,可是这里却被连续的记载了下来,上面还存在着一些我们从来没有发觉过的古生物化石。你看这里,这看起来应该是一种原生质的生物,这个形状很像如今的变形虫,但是我从不记得我们发现过类似的生物化石,甚至是痕迹也没有。但是你看这里……”

  罗伯特指了指壁画下方,那幅壁画中,一个看起来像是一团肉块哝烨的生物正在吞噬三叶虫。那个肉团把三叶虫完全的碾碎之后吞入其中,把三叶虫的碎片完全消化。那些蛹状的远古异形围聚在一边,似乎对这一现象饶有兴趣。

  那团肉块在吞吃完三叶虫之后,其中的一部分突然发生了变化,出现了拟态的效果,拟态的外形就像是一只脓液组成的三叶虫形状。

  “你看,这里记录了这种生物具有仿生能力,而且是高度的拟态仿生能力。在如今的生物中,只有比较低级的模仿能力。

  这是一种退化,达尔文的进化论要站不住脚了。这种生物具有高度的生存能力,远远超过现在已知的任何一种动物,水熊和它相比恐怕也有些逊色。”罗伯特看着那些壁画的内容说道,壁画上,那种肉团状的生物可以进入火山口,也可以抵挡极其严重的极寒气候,甚至遭受太空环境和太阳辐射双重考验后依然可以存活。并且极端环境丝毫不能影响这种生物的显生状态,这一点甚至超过目前已知的缓步类生物。

  “怎么了?”比尔他们决定继续前进的时候,另一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里肯斯?”比尔问道。里肯斯一脸的疑惑和不安,他深深的皱着眉头,似乎在侧耳倾听。

  “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这里空气稀薄的关系,我总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紧张。而且我好像总是听到一种若有若无的笛声,像是音乐一样……”里肯斯说道,他的表情显得非常的不安。

  “也许是你耳鸣了?或者是空气在通道里流通的声音?”比尔问道。

  “可是地下哪里来的风?”里肯斯对于这个让他不安的感觉似乎非常的困扰,这让他显得有些不耐烦。

  “我猜测,这里的地下结构应该有通风系统。”比尔用手电筒照射四周,四周的黑色玄武岩墙上可以看见少数依稀可辨的蔓藤花纹中那无穷无尽的五角星形设计,看起来这样的花纹蕴含着着某种隐晦但却让人十分不安的暗示。

  比尔对于里肯斯的不安表示理解,身处于这个古老遗迹之中,那些远古如同神话一般的生物遗留下来的诉说被隐藏在世界的角落之中。原本它们的所在并不会为人所知,而比尔他们现在深入这里,他们的探险带着他们走出了太远的路。

  现在的他们就如同古人乘坐一叶小舟横跨大洋一般,现在他们就如同在黑夜中的大洋上漂泊一般。四面八方都是黑暗的未知,迎面而来的不知是巨浪还是漩涡。

  比尔想用无线电呼叫克尔曼他们一组询问一下情况,而无线电设备似乎很早就已经停止了运转,比尔翻来覆去的检查也看不出任何毛病。三个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是继续探索还是反身回去。

  最后秉持着他们自己的科学探索精神和冒险的天性,他们决定继续往前走。穿过一个高大的拱门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悬空的走廊。前方是一座非常巨大的岩石桥,横跨在一处深渊之上。比尔小心地走到深渊边缘,他用手电筒往下照去。而那深渊中的黑暗却连光也能够吞噬,比尔什么也看不见,而凝视黑暗却让他感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巨大吸引力,让他甚至想要情不自禁地跳下去。

  好在身后的罗伯特和里肯斯出声提醒他,才让他立刻回过神来。比尔立刻退后好几步,再往那个深渊看去,那股邪恶的吸引力量依然不减。比尔只能把目光放到眼前的黑石巨桥上面去了。巨大的岩石桥是一个拱桥,看起来像是一块完整的巨大岩石直接架在了那里。

  而另一边还有一座冰桥,冰桥的体型也是一样的庞大,但是也许因为年代十分久远,冰桥已经坍塌了一半。比尔他们三个人为了安全起见都打开了手电筒,亮光比之前打了三倍,但在这巨大的空间中依然如同盈盈之火。他们小心翼翼的朝着巨石桥走过去,随后比尔一步跨出,踏在了那座石桥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