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尔曼他们把遇难者的遗体放到了飞机上,在尝试联系山脚营地失败之后,他们短暂的进行了一个会议,讨论是继续探险下去还是驾驶飞机返航。

  o…更@新最;@快^上pX酷W匠'网…●

  外面的风声越来越大,在穿越过那些古怪的黑色玄武岩建筑的时候发出的怪异声音也越来越响。他们架起营帐,堆积冰雪,并且依靠在畸形的黑色玄武岩边,以求可以避开一些风雪。夜里他们安排每个人轮流守夜,可是谁都睡不着,大家围坐在篝火边相视无言。

  克尔曼看着记录那些远古笔画的素描,那些壁画极其巨大,蕴含着非常丰富的信息,仅仅是几幅素描根本无法把那些庞杂的信息全部记录下来。虽然他们也有便携式的视频设备还有相机,但是由于这里的光线实在是太暗了,更本无法获取清晰的画面。

  他们对那些壁画进行了碳元素同位素测定,这些壁画的形成时间在前寒武纪时代,至少八亿年前。测定结果让克尔曼难以置信,至今科学界没有发现过早于寒武纪时期的生物化石,更别说是什么文明的遗迹。

  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不由得克尔曼不信。有这个感觉的也不是克尔曼一个人,这个探险队集结了各个领域的专家,最专业的人士。比尔是结构专家,原本是负责帮助营地的搭建和防护的,但是在这里的见闻则让他不由得心驰神摇。

  这些只可能出现于理论中的,只存在于数学模型中的非欧几何结构,却被如此明确的建造出来。那些巨型的黑色玄武岩结构造就的,如同哥特式教堂的尖顶一般直通天际的巨大非欧几何建筑。他近距离的观察了那些玄武岩的岩石结构,受力结构几乎完美,这是何等的鬼斧神工。

  第二天他们继续朝着迷宫般的巨型黑色玄武岩城市的深处进发,沿着那些巨石建筑之间的道路前行。他们发现那些道路开始倾斜向下,天空依然灰暗,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沉重感。

  克尔曼看了一会就觉得看不下去了,低下头继续看着前方的道路。现在应该说是通道比较合适,他们前进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两边的黑色玄武岩墙壁越来越高,那些玄武岩岩壁上面凹凸不平,刻画着各种不可名状的怪异图形。

  比尔试图用速写本把那些图形描绘下来,可是这些图形似乎并不属于人类所掌握的绘画技巧,无论怎么描摹,看起来都似是而非。克尔曼猜测这些应该类似于一种装饰性花纹,或者是某种图腾符号。他们前行了一段距离之后,停下了脚步,检查身上所携带的各种装备,作为一支由各领域专家,以及具备了长期探险经验的专业人士,时刻小心谨慎是常识。

  他们携带的手电筒电源能够支撑八个多小时,如果轮流使用的话,可以使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查理检查了一下对讲机设备,探险队留下了两个驻守人员在飞机那里,因为向导的意外,遗体还是需要有人照看。探险队做完了监测工作之后继续朝深处进发。

  在走过过了一段宽阔的走道之后,克尔曼意识到他们已经进入了这个迷宫般的巨大城市的地下部分。头顶的天空已经被高大的玄武岩石壁遮盖,这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比尔通过这里的空气流动大概猜测了一下这里的通道结构,附近应该会有通风管道连接到地面上。

  探险队现在只用两只手电筒进行照明。由于这里的古文明遗迹的规模大的超乎想象,他们不得不预估一下自己需要进行的探险时间。恐怕会比之前会议上预定的探险计划要更长。他们在地下通道处又发现了两处非常巨大的黑色玄武岩壁画,两只手电筒能照射到的范围有限,但那显现出来的冰山一角的部分已经足以让人叹为观止。

  这个文明的绘画技法线条极其简洁明了,但构图的精度无与伦比,比尔甚至怀疑这些构图精度的误差小于十分之一毫米。壁画上再次出现了之前那副壁画上所描绘的纺锤形蛹状五角星头足的六翼生物,克拉克是生物学家,他提出这个生物非常类似于棘皮生物,有可能是最早的棘皮生物的远古祖先。

  但这个论点有些站不住脚,这里的地质时间与已知的划分不吻合,远远早于出现生物的年代。前寒武纪时期出现这样高度进化的生物器官结构简直是天方夜谭。

  壁画上详细描述了这种远古的异形生物的生活习性,它们以无性裂体方式进行繁殖。个体的寿命极长,除非非自然性的死亡,大多数是因为暴力行动,它们几乎拥有永恒的寿命,连续的几幅壁画,从壁画上描绘的景物可以看到地球地质年代的变迁,它们从前寒武纪时期一直到三叠纪前后居然都有活动。

  这些壁画所蕴含的信息之丰富,比任何文字记载都要广博。这幅壁画被划分成了若干个小块部分,组成一套系列的壁画,内容连贯,似乎记录了跨度将近万年的历史。主要是关于这些异形生物建造居住地的记录,非常有意思,克尔曼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勉强可以解读这些壁画的内容。

  其中记载了最早的远古大陆时期,这些古老生物就降临在了目前的南极大陆之上,并且开始建立永久的定居指出。这样的行为看起来有点像是殖民行动。这一段内容中提到了一个有些费解的地方,玄武岩壁画上描绘了一座高大的山峰,附近有五座稍微低矮的山峰,克尔曼把这些山峰认了出来,就是他们飞跃的那五座高度超过珠穆朗玛峰的巨型山峰。

  壁画上提到,这些远古异形生物堆积黑色玄武岩,建造起了高耸入云的巨型建筑,那五座山峰就是它们建造的最早的也是最巨大的核心建筑。

  “你们看,这里!它们提到那些山峰,那是人工造物。”克尔曼同队员们开始了探讨。

  “确实是,之前在飞越山间的时候我们近距离观察到的那些圆柱体和矩形山体,还记得吗。”

  “可是……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以人工的方式建造起那么高的山峰,即使是地壳运作的力量能形成的最高山峰珠穆朗玛峰也不过两万多英尺,这些山峰难道比大自然的力量更加强大?”有人表示这些实在是非常疯狂的想象和探讨,如今即使是眼见也未必为实。

  “那些岩石的形状类似于火山的柱状熔岩,也许是远古时期的巨型火山留下的呢?已知的早期地质年代确实存在那样高度的山峰不是吗?”

  “你没看见那些山体的岩层是分层的吗,而且是多个不同地质年代重叠出来的,火山不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地质活动形成的。”

  “这些讨论没有意义……”队员们进行探讨只是为了缓解一下精神上的压力,可是却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于是讨论了没有几句,大家就都安静了下来,克尔曼转身继续去仔细观察壁画。

  一时间似乎之前想要一探究竟的求知欲和兴奋感变成了一种疲惫和不安。早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大自然就一次一次的推翻了人类的已知界限,但即使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大自然的疯狂依然可以让任何意志坚定的人丧失理智。

  现在这些专家们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面对这些摆在眼前的事实,他们引以为傲的广博知识和自信的前沿认知现在都成了一个笑话。这样的脱力感令人想要陷入疯狂。

  壁画描绘的那座更加高大的山峰,克尔曼回想不起来,他们在飞跃那五座屏障一般的山峰的时候,后方的景象并不清晰,克尔曼隐隐约约的记得,在那些厚重的云层后面似乎确实还有类似山脉和高原的轮廓。

  壁画上那些怪异的古老生物看起来对那个高大的巨型山峰表现出一种想要远离的感觉,这里仅仅只是克尔曼看了壁画之后的一种猜测。壁画上描绘那些古老异形围绕着这个巨型山峰建造了它们的居住地,但是唯独把那个山峰围在中间。

  壁画上描绘的山峰,在顶部还用细线描绘出了一个光源,光源来自山峰顶部。那些古老异形对于那个地方似乎表现出一种敬畏的态度,图画中有描绘那些外形古怪的异形生物匍匐在地的姿势,这姿势,让克尔曼联想到了跪拜。而这座山峰似乎也是那些异形第一次登陆地球的地方。

  就在探险队在壁画前感到疑惑的时候,在外面,飞机停靠处的临时营地,罗伊和斯考特负责留守。

  罗伊是通讯员,他用飞机上的通讯设备试着像外界联络,但是当他戴上耳机的时候,一阵强烈的杂音直钻进他的耳朵里,那种感觉简直要刺破他的脑袋,他只能把耳机扔到一边去。在座位上缓和了一会之后,他尝试着再一次戴起耳机,这一次没有杂音,什么都没有,很安静,一切都静默了。

  他检查了一下设备,一切都运作正常。斯考特在外面的营帐里,他把探险队得到的图片资料还有素描记录等等都装进文件袋子里面。

  这一次的活动实在是出乎意料,只是意外实在是不能让人有好心情,他想到了飞机上,用塑料帆布包裹着的导航员的尸体,那种寒冷的怪异从不知何处浸透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