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山7

  麦克默都站,查尔斯和通讯员还在通讯室里等着消息,自从科考队翻越了山脉之后就再也没有更多的消息了。他们的通讯依然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扰,连带另外几个美国科考站也联络不上。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这该死的杂音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通讯员把耳机摔倒桌子上。

  “莫非有人监听我们的频道?”查尔斯饭看着手里的资料回答道。

  “不,这不是被监听的杂音,这玩意居然听起来像是笛声,乐器。开什么玩笑!”通讯员被这个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电信传播问题严重的困扰着。

  “那之后怎么办?我们联系不上考察队。”查尔斯问道,考察队发送的信息还堆积在桌子上。

  “不知道,七十二小时之内我恐怕一点办法也没有。”通讯员继续拿起耳机开始接听信号,几个电台依然是一片静默。查尔斯拿起文件起身离开了。

  考察队配备的资源足够他们支持一周的时间,而且他们的营地临时建筑也足以抵御暴风雪。麦克默都继续监视天气情况,他们的后援队伍会尽快出发。但随后又来了一个坏消息,科考队在GPS定位系统中消失了。他们失去了考察队的坐标位置,有可能是考察队那边的设备出现了故障。

  “这该死的麻烦真是一个接一个……”查尔斯听到了消息以后抱怨道。考察队探查到的南极核心区的高原地形,以及那五座高度远远超过珠穆朗玛峰的山峰,在经历过那样巨大的冲击之后,一种深深的敬畏感烙印在查尔斯得心里。

  尤其是在那山脚之下的时候,那种渺小无助的恐惧感比南极最寒冷的地区更加让人感到阴冷。毫无疑问在如同奇迹一般的地方必然遗留着奇迹一般的事物。那些打破地质学考古学生物学常识的化石证据,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查尔斯一定会哈哈大笑的嗤之以鼻。

  但是那真切的存在于眼前的证据让他无可辩驳,查尔斯也不明白,他感到身心疲惫,虽然他不是一个学者。但是某种不安的情绪始终徘徊在脑海中,那代表着已知的一切却不过是自以为是的幻觉,而真实比起最疯狂的幻想还有可怕得多。

  这是常识不能接受的,他甚至冒出念头想要把那些作为证据的化石扔到远处去,就当作不存在也好。这次运送回来的化石还只是一部分,那些更加匪夷所思的滑石碎片还存留在营地那里。此时科考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大部分人相信仅仅只是设备故障的问题,而查尔斯内心深处却觉得,也许某种可怕的命运正等待着科考队。

  他看见手边摆放着的那份报告,这几天来他一直被这份报告吸引着,但是一直没有能够读完。他翻开记录,上一次读到的内容里正好提到半个世纪之前的美国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探险队在南极高原上发现山峰的事情,查尔斯找到这一段落继续读下去。

  当时的探险队分成了两支队伍,第一支队伍先进入了那片高原,并且在那里有重大发现。报告里记录的情况与现在探险队的遭遇几乎完全吻合,不由得查尔斯不信。内容中提到的关于地质学断层的跨时代情况也和他们的发现完全一样。这是非常严肃的现实,却总让查尔斯觉得像是某种目的不明的恶作剧一般。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探险队在那片冰原上发现了星形的坟冢,其中找到了是四个生物的化石样本,有趣的是那些样本保存的居然那么好,只有一个样本遭到了破坏。报告中提到的位置就在科考队发现的那个岩洞附近,但克尔曼他们的队伍却没有找到那个坟冢。

  半个世纪之前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探险队的遭遇和当下麦克默都探险队的遭遇是如此的一致,这不得不使查尔斯联想到某种内在的关联,虽然他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也无从比喻。

  由于某种原因,这份报告并没有被公开,也没有引起重视,而仅仅只是被保存在了南极科考档案的文献中作为一个简单的记录。也许是因为里面提到的内容太过于匪夷所思,而这份报告的内容在半个多世纪以来也从来没有被证实过。

  最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探险队的经历被当成了意外处理,的也是非常正常的,这么多年以来人类对于南极的探索付出了多少的代价,有多少探险队从此就永远的留在了那一片大陆上。而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探险队最后的两名幸存者其中的一个最后进了精神病疗养院,并且在几年之后就死在了那里。

  另一位,也就是这份报告的作者,虽然是地质学界中稍有些名气的学者,但最后也不知所终,查尔斯做了一些调查,据说那名作者在发表了这份报告声明之后就退出了学术界,不再与任何人来往,最后也失踪了。

  查尔斯觉得应该把这份报告给其他的人看一看,虽然他立刻就知道其他人好无意外的会把这份报告当成一个疯子的疯言疯语。如果没有亲眼见过那些景象,他自己也会相信这是无稽之谈。他打算找诺里斯谈一谈,估计此时此刻,诺里斯正在研究那些带回来的化石样本吧。

  “诺里斯!”查尔斯走到实验室门口敲了敲门,门并没有被关上。

  “请进!”诺里斯是一个戴着眼镜,两鬓雪白的,胡子拉碴的男人。他穿着白大褂的形象是最典型的学者形象,那种在邋遢外表下透露出智慧的样子。诺里斯头也没有抬,始终在低头研究那些样本,同时手里在记录本上写着记录。

  “我必须找你谈谈。”查尔斯说道。

  “抱歉,如果不是急事的话,能不能稍后再谈,这些化石样本实在是太让我吃惊了!”诺里斯始终没有抬头。

  “我想我们有必要现在就谈谈这个。”查尔斯下定决心说道。

  “……是吗?”诺里斯沉默了一会,然后抬起了头,摘掉眼镜看着查尔斯。

  最d4新¤章@节/b上k酷“匠u-网q

  “你看一看这份记录。”查尔斯把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探险队的报告递了过去,诺里斯请他进来,然后起身给他泡了一杯热咖啡。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探险队南极探险报告?这是五十年前的南极科考记录。你从哪里弄来的?”诺里斯坐了下来拿过报告,戴上眼镜读了一下。

  “档案室,我在这份报告里找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东西。”查尔斯说道。

  “恩……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我以前去过那里讲课,那个大学就在阿克汉姆附近。那儿是一个鬼地方,我在那里呆过一段时间。那个大学是以玄学研究出名的,不过在学术界一般只有非常偏门的学科和一些冷门的研究课题里,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才算是比较领先。恩……不过这个大学的历史确实非常的悠久……”诺里斯一边翻看报告一边说道。查尔斯挑了挑眉毛,没有回话,而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恩……‘莫尔顿的飞机迫降在了高原上的丘陵地带。无人受伤,飞机也许还能修复。如果有必要,将会把重要物资转移到另三架飞机上再返航,或是进行下一步行动,但是目前还不需要长途飞行。山脉高得无法想象。

  我搭乘卡罗尔的飞机,卸掉所有重物,上前观测。完全无法想象。最高峰肯定超过三万五千英尺。珠穆朗玛峰也没有这么高。在我们飞行时,埃尔伍德正在用经纬仪计算山峰高度。对于火山峰的描述可能是错误的,因为山峰的构造看起来是分层的。

  可能是前寒武纪板岩与其他地层混在一起的结果。峰顶的轮廓有些奇怪——有规则的立方体附在最高的那些峰顶上。在金红色的阳光里,一切看起来就像个惊人的奇迹。就像是梦境中的神秘之地,或是一条引向禁断世界的通道,而通道那边充满了无人目睹的奇迹。’[1]……”诺里斯念起了报告中的内容。

  “等等……1931年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探险队也发现了那个地方?”诺里斯看着文献头也不抬的问道。

  “是的。”查尔斯点了点头,诺里斯加快了阅读的速度。

  “不敢相信,过去那么大的发现居然没有在学术界引起轰动,我当时只不过是一个中学生。”诺里斯说道“你觉得这会是无稽之谈吗?”查尔斯问道。

  “那你觉得我们眼前的这些是什么呢?但是……说真的,我宁可相信报告后面提到的内容纯粹是作者因为极地压力过大之后,精神过于疲劳出现了幻觉。而且密斯卡托尼克探险队的遇难事件毫无疑问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我们和探险队失联了。”查尔斯突然说道。

  “什么时候?”诺里斯放下报告抬起头来,严肃地看着查尔斯。

  “十二个小时之前,而且GPS上面也找不到他们。探险队最后一次报告说他们遭遇了暴风雪,可是他们那个位置的天气监测显示那里是晴天。”

  “你不是去过那些山脉那里吗?”诺里斯问道。

  “是啊,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查尔斯说道,诺里斯看着他没有回话。

  “我的直觉对我说,永远不要再去那里,那是一个不该涉足的地方。看着那些捅破苍穹的山峰,站在那个阴影下,你就能体会到那种感觉。”查尔斯的神情显得异常的严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丑客 说:

  注解[1]————本段内容来自于1931年洛夫克拉夫特的《疯狂山脉》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