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由于种种原因无法解释,但是科考队还是决定再返回前进行一次深入探查。从营地到山脚具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根据估算徒步行进恐怕要走一天的时间才行,于是克尔曼带领十个人组成探险队驾驶飞机飞入那片山脉。

  营地里驻守五人,并且留下一架飞机作为后备。科考队营地所在的高原本身的海拔就有一万多英尺的高度,所以飞机从高原上起飞所需要攀登的距离只有两万多英尺,这比看起来要攀登的距离减少很多。

  但是这个高度依然让人望而生畏,临出发前,营地里有人说听到了有些稀奇古怪的笛声在周围飘荡,但是谁也没有去确认,因为即使在避风位置建立了营地,大风依然对人有很大的影响。耳朵里几乎充满了呼啸声,这些风看起来似乎永远也不会止歇。

  飞机沿着一块平坦的路面起飞,很快就感受到了非常强烈的气流,不过这股气流对于飞机的爬升有好处。营地很快就成了下面一片白雪皑皑中的小点,然后就看不清了。

  飞机朝着那些山峰飞去,他们前所未有的靠近着那片山脉。赛佛在驾驶舱里用望远镜观察那些山峰,上面的岩石形状让人不寒而栗,越靠近山峰就能观测到越来越多奇怪的规则构造攀附在斜坡之上。

  在那些暴露在空气中的古老且严重风化的岩层可以看出,这些山峰形成的时间非常的久远,至少在五千万年之前。而且从风化作用来判断,山脉原本的高度可能还要更高。由于外部岩层被严重侵蚀风华,山脉原本的高度是多少无从猜测,但出现在这块地区的一切都说明当地的气候条件并不利于大的变化,也会阻碍通常那些使得岩石风化的气候过程。

  克尔曼忽然回想起之前查尔斯给他看过的一份非常久远的南极科考报告,那是一份科考声明,虽然在当时发布的时候被学术界当成了笑谈。

  但是由于作者是亲自参与了当时的南极科考行动的幸存者,所以这份声明还是被当成了文献保存了起来。似乎1932年的时候,曾经有探险队发现过这里的山脉,但之后的半个世纪内,却从来不曾被提起过。

  克尔曼还在沉思,忽然驾驶舱里的人发出了惊呼声。克尔曼凑过去询问情况,赛佛把望远镜递给他,当克尔曼朝着那些已经靠得很近的山峰上看过去的时候,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同伴们会发出那样的惊呼声,通过望远镜他能很清楚地看见这些东西大多数都是由淡色的太古代石英岩构成的,完全不像是广阔山坡表面分布着的其他岩石结构。

  而这些东西的结构居然是如此的规则,甚至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那些构造中许多地方,尤其是靠近山坡的部分,似乎与周围山坡表面的岩石是同一种物质。这些奇怪的岩石构造在山坡上的分布与排列让人想起了安迪斯山脉上的马丘比丘遗迹或是牛津-费尔特博物院联合探险队于1929年在基什发掘出的古老基墙。

  看到这些的时候,克尔曼和同在一个科考队的考古专家查理交流了一下他们各自的意见,他们不约而同的冒出一个念头来。这些山峰有可能并非自然物,而是人工形成的。这个念头让两个人感到既摸不着头脑,又有些匪夷所思和恐惧。虽然火山岩常常会产生古怪的规则性——像是爱尔兰岛上著名的巨人堤,但这条巍峨的山脉那明显的外在结构上完全没有火山构造的迹象。克尔曼仔细的观察山峰的轮廓和形状,这几乎已经动摇了他已知的知识。

  飞机此刻正在飞跃两座高度达到三万三千英尺的山峰,飞机从两座山峰中间飞过去,山峰的阴影完全的笼罩了探险队们。

  而这个最近的距离使得飞机上面的人得以观察到更多的东西,那些山峰上古怪的岩洞所表现出的规则轮廓则构成了另一个谜团。它们在古怪的岩石构造附近出现得尤其地多。洞口的形状大多都近似于方形或半圆形;就像是在天然的洞穴的基础上被某种人工方式加工成了更加规则和对称的形状。

  那些洞穴的数量极多,分布也极其广泛,几乎遍布了裸露在外的所有山体,似乎说明石灰石岩层中溶蚀出的无数管道已经在整个地区内形成了一个复杂的蜂巢状系统。

  在那些洞穴的外侧,那些与洞穴相邻的山坡表面也是光滑而规则的。飞机逐渐向上飞去,越过那些较高的山丘,沿着科考队选择的一条相对低矮些的山隘继续向前飞行。

  随着飞机不断向前飞行,克尔曼他们偶尔也会俯瞰下方的冰雪,并猜想他们是否能依靠他们所携带着的登山装备爬上这些山峰。但出乎意料的是,看起来想要爬上这些山峰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困难。某些冰川似乎不同寻常地具有完整的连续性,一直逐步向上抬升,就像阶梯一样,最后连接上那些裸露在狂风中的山隘。这让克尔曼更加确信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查理说自己过去有见到过有一些类似的古代岩石建筑的结构,但是这个远远超出了人工能力的范围,却又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这个谜团困惑着他。而克尔曼观察这些岩石得出的结论是,这些山峰的地质时间早在人类诞生之前。

  飞机到达了最高点,然后绕过山峰与顶冠。飞机上的人们忽然感觉这些屏障般的山脉,以及透过丛丛尖峰瞥见的那片诱人的乳白色云海里似乎暗含着什么东西。

  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而风的呼啸中也奇怪地蕴含着一种仿佛有意识般的险恶感觉,有那么一瞬间,似乎有人在这混杂的声音里听到了了一种涵盖了音乐般广阔音域的奇异哨声或笛音,就像是狂风横扫过那些无处不在的、足以引起共鸣的洞穴时所发出的呼啸。一种不自觉的感觉慢慢的在机舱内弥漫了了开来,他们确实要踏入一个不同寻常的世界了。一个古老的不曾被发掘的世界。

  酷匠P网、永;U久免u●费(看")小x说◎

  在飞机达到两万三千多英尺高度的时候,他们即将翻越山脉。在狂风的呼啸声混杂着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中,所有人反倒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那一刻,飞机飞过了那片山峰,而山峰之后所呈现出的情景令所有飞机上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有的人不自觉的发出了惊呼声。

  呈现在科考队眼前的景象非比寻常,那是座由极具几何感的规则巨石阵列所组成的无垠迷宫,而科考队看到的还只是这座迷宫那耸立着的、破碎坑洼的顶端部分。巨岩迷宫的整体被埋藏在一片巨大的冰盖之下,据观察冰层最厚的地方大约有四十或五十英尺厚,而在有些地方却明显要薄得多。

  这片极其古老的南极高原足足有两万英尺之高,而这里的气候至少在五十万年之前就已完全不适于居住;可在这里却伸展着一座由整齐巨石所组成的复杂迷宫,几乎一直绵延到视线的尽头。这匪夷所思的景象超出了所有人已知的自然法则,大家不约而同的保持沉默,飞行员一边操纵着飞机一边观察下面复杂的地形,寻找可以降落的地方。

  眼前的这座迷宫般的城市向各个方向延伸开去,几乎看不到丝毫变得稀疏的迹象。当科考队的视线沿着城市与山脉交界的那片低矮但却逐渐抬深的丘陵地带从一端移到另一端的尽头时,却没有发现任何建筑变得稀少的迹象。

  唯一的例外在经过的那条山隘左侧,在那里拥挤的迷宫城市里突然多出了一条中断的空白地带。那些攀附在山坡外的规则构造组成了这座迷宫般的城市的前哨与边沿。在山脉的另一侧同样分布着那些同样规则的构造和古怪的洞穴,而且数量和分布范围一点也不比另一侧稀少。

  看起来这座迷宫中的绝大部分都是由高大的石墙构成的。从飞机上测量这些石墙耸立在冰盖以上的部分高度从十到一百五十英尺不等,厚度约为五到十英尺。绝大多数都是由巨大得惊人的石块构成的,其中有暗色的远古板岩,也有巨大的花岗岩与砂岩。

  但是在有些地方,外形看起来似乎是从一座不平坦的实心前寒武纪板岩岩床中直接凿刻出来的————几乎可以毫无疑问的确定这是人工痕迹。这些建筑物大小不一,有无数体型巨大、蜂巢一般错综复杂的建筑结构,形成一个系统,也看到了许许多多分散在周围的独立小型建筑。很多建筑的轮廓倾向于圆锥形,金字塔状的角锥形,或者层层叠叠的梯形结构————很像过去却世界各地的各种金字塔。

  但也有许许多多建筑物的外形是规则的圆柱形,完美的立方体————从外形上看其外形的规程程度超乎想象。那是些聚集在一起的立方体,以及长方形的结构。另外周围还零星地散布着一些带有棱角的建筑物,那是奇特的五角星形的平面结构有些外形可以让人联想到现代的碉堡或要塞式建筑。

  飞机开始降低高度,所有人都屏息以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