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座巨型山峰之间有通道可以进入山峰后面,由于之前的强烈风暴,飞机没有能够飞过山峰,所以对于后面的地形还不了解。在对附近的地形进行了钻探行动并且取得了重大发现后,他们计划进一步的考察行动。

  查尔斯带领着一部分人员把获得的一部分化石样本带回麦克默都。由于接近年底之后,南极地区的气候问题,科考队不可能常驻与此,他们决定两周之后关闭科考营地,所以在那之前他们要抓紧时间进行一次探查活动,然后撤离这里。

  那一架损坏飞机经过了维修之后虽然可以起飞,但是在这样的气候之下并不安全。查尔斯他们的队伍在把所有需要带回去的样本都装上了飞机之后,准备乘着现在风速有所减弱的时间立刻起飞。克尔曼原本决定随着查尔斯他们先返回,但是他又临时决定先留下来。

  科考队留下十五人继续进行科考活动,有些麻烦的问题是,那些带过来的雪橇犬并不愿意接近那片山峰,而且带过来的几条雪橇犬近几天越来越不安,经常开始彻夜的咆哮,有两条狗拒绝进食并且始终显得非常暴力。训狗员不得不让飞机把那些狗都带回去,六个人合力可以拉动足够重量的雪橇来搬运所需要的东西。

  飞机装载完毕之起飞离开了营地,随后留在营地的科考队对剩余的样本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同时准备明天一早进行探索活动。

  /更Z新4@最L快上酷=*匠《$网_v

  科考队的钻井组从地下通道挖掘出的除了大量不同时期叠加在一起的远古化石之外,还挖出了大量的地质样本。克尔曼对那些滑石碎片开始进行研究。大部分的滑石碎片都属于先当古老的地质年代,最晚的也要追溯到泥盆纪时期。

  在滑石碎片中不同地质年代重叠的现象也有发生,寒武纪时期的地质岩重叠在二叠纪上面,而同时还有前寒武纪时期的地址岩混杂在其中。在发现的大量滑石碎片上都有一些比较古怪的印记,克尔曼无法判断这是生物化石留下的足迹还是仅仅因为地质活动形成的痕迹。

  而这个痕迹在地质年代的跨度也是异常的久远,不过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这些痕迹似乎是有规律的出现在不同的地质年代,而最为频繁的时期,正好可以对照当时地质年代发生生物大灭绝的时期。地质学上从距今约3.65亿年前的晚泥盆纪至早石炭纪之际发生了第二次物种大灭绝,或称为晚泥盆纪大灭绝,呈现两个高峰,中间间隔100万年。

  主要是海洋类生物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毁灭性打击,而同时期所挖掘出的地质岩石中,可以发现一些痕迹,有非常多的泥盆纪时期海洋动物化石上面出现了很严重的破损情况。这个破损情况是指生物在死亡之前遭受了非常严重的暴力的撕碎,然后形成了化石,这点可以从发现的大量样本上获得证实。

  克尔曼继续发送研究信息给麦克默都,从这些化石上面研究得出的信息也许可以帮助人类重现第二次生物大灭绝的全貌,这将会是地质学研究最重大的发现。随后克尔曼对其他时期的化石也进行了研究,这样的规律几乎完全吻合,对照那些化石的痕迹,相当于大灭绝时期的生物化石可以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

  比如发生在泥盆纪时期的第二次生物大灭绝,在海洋中现在的鱼类只有三个分支:硬骨鱼、软骨鱼、圆口鱼。而泥盆纪时还有另外两种:头甲鱼和盾皮鱼,这两种鱼类是当时的海洋主宰,随后在生物大灭绝时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这里挖掘出的大量滑石碎片显示,当时的大量头甲鱼和盾皮鱼并非仅仅因为环境因素而灭绝,而似乎是遭到了有针对性的消灭。目前所发现的生物碎片总结,这些灭绝生物当时除了遭受到地质环境变化的威胁之外,同时还遭到了某种未知方式的杀伤,很多头甲鱼的化石显示它们被某种力量以强力的碾压方式杀死,或者是被某种不知名的东西或者可能是生物穿透致死,这些在化石上都留下了非常明显的痕迹。

  钻井组还在继续工作,他们不断地运送来新发觉的化石样本,克尔曼越来越感到惊异,这里的地质出现的不规律以及反常现象令人不解。但同时对于地质学上的一些非常重大的问题却有了很多新的线索。

  麦克默都驻扎的科考专家们在获得了克尔曼传送过来的讯息时,也被那里营地的发现所有吸引。他们进行的岩层开掘工作还在继续,下面积攒了大量的古地质年代碎片,其中以寒武纪时期为最多,而且发现了非常多的样本,就像是第一次发现寒武纪生物大爆发一样,这里的地质也证明了,寒武纪时期生物的诞生是以爆炸性的方式出现的,而并不是循序渐进的过程,这一点足以动摇达尔文的进化论说法,非常的令人震惊。

  在一些样本中出现了非常有趣的现象,对照以往发现的全球各地不同地点发掘出的同时期地质样本以及生物化石,这片南极高原所保存的化石远远超出了过去多年发掘的总和。单是三叶虫的样本,就发现了多达十几种变异形态,并不属于已知的任何一种旁系。

  而且从生物学上来看,这些变异种比起之后的三叶虫化石,在很多器官以及形态上是呈现出现对落后的样子,而对照同位素,这些退化样本与已经成型的样本却属于同一个地质年代。同时期发生的进化已经远远超过了已知的进化模型理论,克尔曼把这些获得的研究信息以及他的总结全部抄写到打开面的笔记本上,他激动的不能自己,以至于写字的时候,手都在不停的抖动。

  在寒武纪生物大爆发时期,除了低等植物藻类外,大量代表现生各个动物门类的动物同时出现。也就是说,大多数现生各动物门类代表在同年中国发现的澄江生物化石群中都有其发现。而在寒武纪之前,除了分散的海绵骨针外,还没有出现过这些动物。共169属191种,其中动物159属180种,植物藻类3属3种。

  而克尔曼在这里的发现的生物化石种类范围完全涵盖了甚至可能超过了这一生物范围,而且有趣的是大量的未知生物化石在经过比照之后发觉,是同时期生物的进化亚种或者是不完全形态。比如寒武纪时期著名的“怪诞虫”在同一地点发现的样本中,除了已知的类型,还有四个亚种,体型或者小于,或者大于已知类型,而器官排列包括足部形态都或多或少有些缺陷。

  似乎像是某种生物实验一般,有什么在进行一种有意识的实验,创造新生命。克尔曼想起了在澳洲发现的寒武纪时期埃迪卡拉动物群,以及最近发现的中国澄江生物化石群。三处地点的寒武纪生物群似乎共同的预示着某种史前的重大秘密,而过去百年内的人类对于这方面的科学探测所得出的成果在这些发现面前简直如同儿戏一般。

  查尔斯的运输队只带回去了部分样本,占他们发现的样本总体数量的三分之一。克尔曼继续废寝忘食的对化石标本进行研究,通过已知的几个寒武纪生物群发现的记录加上如今的重大发现,克尔曼几乎可以概括出寒武纪时期的生物面貌。

  五亿多年前的地球海洋突然发生了一次超进化,以速度极快的,规模极大的形式,大量动物突然出现,然后在短短的百万年时间内,就从一个庞杂的,但是低端的大生物群落,精简成了目前已知的寒武纪生物形态,这就是地球生物形态的雏形。这结果非常非常的有趣,而同时令克尔曼不解的是,这些多出来的生物门类是从哪里来的。

  从得到的证据来看,克尔曼有理由猜测,有某种力量似乎介入了生物发展,而且这种力量并不是单纯的环境。关于这段内容的总结,克尔曼写得非常的纠结,因为这样的话题足以在学术界引起轩然大波,但是没有证据的猜测往往会沦为其他学者的笑柄。

  这里的样本发现不足了几乎所有关于寒武纪生物进化理论的空白,但同时却还是带来了更多的疑问;为什么其他地区没有这样的发现,似乎这里的生物群落极其集中。第二,这里反常的无视地质年代的化石共存现象无法解释。

  麦克默都接到前沿科考队的信息,那片高原上又开始聚集风暴了,对于这里的天气规律,他们几乎无法掌握。而在麦克默都通过GPS定位他们的位置之后进行天气观测却发现那里应该是一片晴朗才对。

  从前沿科考队到达南极核心区的高原开始,他们与麦克默都站的信息就出现了不对等的情况,而两边各自确认后却都得出自己设备没有出现问题。这个问题非常困扰麦克默都的人。查尔斯的飞机在飞出高原的时候遭遇了一片很低的云层,而当他们冲出那一片云层之后,天气突然逆转。而回头看去,后方的情景却和之前大不相同,他们看不见那一片高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