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科考队又发送了新的消息给麦克默都,他们成功在那个未知高原上面建立了营地。三架飞机成功降落在了高原上面,他们立刻着手建立营地,简易的但是非常坚固的帐篷立刻支了起来,并且用冰雪做成的冰砖在外围加固。

  这是爱斯基摩人的建筑方法,只适用于这样的极地环境,而且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用水作为粘合剂,把一块一块的冰砖垒起来,冰墙可以做到密不透风,而且有极好的保温效果。他们进入高原的位置,正好位于那几座巨大山峰的阴影之下,依靠着山体背面,他们希望可以阻挡一下风势。

  靠近观察之后发现那些山体是以堆积的方式成型的,那么可以判断为地壳运动形成的山脉,而不是死火山。那些堆积的岩层是前寒武纪时期形成的,整个山脉的主体基本都是在那个地质年代形成的,而在山体之外还有各种不同时期的岩层混合而成。

  有些古怪的山体并不是那种普通的隆起形状,而是巨大的立方体还有半圆形的柱状岩层堆积而成的,而很多巨大的立方体石柱的边角都已经破碎,或者被磨圆了,好像暴露在风暴和恶劣气候中数百万年之久,已经被严重风化了一样。这样的地质活动非常的罕见,至少目前已知的记录中不存在这样的形势。

  那些被带去的雪橇犬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劲,好像这些雪橇犬非常的惧怕那些山体后面的地方。那些狗在山体的阴影下显得没有活力,或者是非常容易受惊。在营地建立完之后,科考队将会排一架飞机返回麦克默都,进行后续人员的补充还有物资的补充。不得不强调这里的景象所显露出的那种难以言表的壮丽与雄伟,而科考队置身在巍峨、死寂群山遮蔽之下他们油然而生一种奇怪感觉。

  这些山脉耸立向上,就像一排屹立在世界边缘、直达天际的高墙。经过反复的测量,科考队确定五座山峰的海拔为三万至三万五千英尺,远远超过了珠穆朗玛峰的高度。这片高原的地形看起来似乎饱受风暴的侵袭,一些地表隆起的山脉形状怪异,科考队的营地建立在几个地上突起的山丘之内,这样可以凭借天然形成的屏障阻挡风暴。

  科考队登陆不久之后,那片高原上就开始吹起了狂风,不过好在飞机还勉强可以起飞,他们乘着天气还好,已经让一架飞机起飞返回麦克默都。

  飞机回到麦克默都之后,查尔斯带领的队伍很快就准备启程前往前沿科考营地。

  就在第二支队伍准备出发的时候,前沿科考营地发来了最新的消息,那里似乎刮起了非常猛烈的风暴,营地之前的那些预备措施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不过那呼啸的狂风实在是令人不安。科考队的地质学家克尔曼对周围的地形进行了一下观察,这里的岩石大部分是侏罗纪和早期白垩纪时期的岩石,其中还混杂着二叠纪和三叠纪时期的部分片岩,还有一些坚硬的板岩煤。

  可以确定这片高原非常的古老,如果进行挖掘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们决定等到风暴过去之后就开始行动。随后麦克默都的飞机起飞前往前沿营地。

  数小时后,飞机到达指定地点,奇怪的是就在几分钟之前收到的科考营地传来的消息说这里猛烈的暴风雪还在持续,而查尔斯他们的飞机那里看出去是一片晴朗的气候。两边互相用GPS定位系统查找了一下位置,两边相聚不到五十英里。查尔斯他们的飞机继续前往,在飞过一排突起的小山峰的时候,气候突然发生了非常剧烈的转变,刮起了非常猛烈的风雪。

  飞机在风暴中颠簸得非常厉害,飞行员勉强操纵着飞机,拉高了一些高度。视野前方突然出现了如同一堵直达天际的巨墙一般的山崖,飞行员猛地拉高飞机,总算在千钧一发之际越过了悬崖,原来那是一片高原。就如同前沿科考队所说的那样,这片高原非常宏伟而古怪。在飞机飞上高原之后,查尔斯他们看见了那五座巨型山峰。仅仅只是听描述的景象已经令所有人感到了一种震撼,而亲眼所见的冲击更是远远大过了之前的想象。

  这片如梦如幻的地区在过去几十年的人类极地探索中居然从来没有被发现过,也没有人提到过。只有在那些非常古老而且偏僻的传说和邪典之中才提到过关于————“冷原”的描述。

  查尔斯的队伍在高原上迫降,但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飞机由于猛烈的风暴影响,机身在降落的时候非常的不稳定,以至于一侧的机翼撞在了一个小的岩石山丘上。一阵天翻地覆之后,飞机终于停了下来,机舱内查尔斯队伍的人大多安然无恙,只有几个人被货物砸到了。

  而好运的是飞机迫降的位置就在前沿科考队的营地附近,这真的是不幸中的大幸,很快两支队伍就成功的汇合了。而暴风雪开始渐渐地减弱,到第二天清晨的时候,风暴总算过去了,这使得人们可以好好的看一下四周的环境。

  但是,那种感觉却说不出来,这片高原的地域非常的宽广,不知道延伸到何处,而对照南极大陆的地图,却找不到这片高原的边界,也没有关于这里的地形描述。过去的资料显示这里只是一片普通的平原,而在这附近有一个科考站,是苏联的东方站,这里是最接近极点的几处地方。

  而麦克默都联系了位于极点的阿蒙森-斯科特站,在几方面互相联系的情况下出现了一个古怪的情况。那片科考队登陆的高原是观测不到的,而且在地形上面也没有办法标注出来。好在通信还能一直保持着,麦克默都向前沿科考队不断的确认情况。

  在风雪过去后,科考队立刻开始了原定计划,先在附近的几处地方进行一次挖掘探索工作。队伍分成三批,一部分人负责维修查尔斯队伍的飞机,看看能不能修复机翼,地质学家克尔曼带队的一路人马开始钻探工作,他们选择了距离营地一又三分之一英里的砂岩地表开始钻探以及爆破工作。

  钻探工作开展得非常顺利,甚至都无需太多的爆破工作。于是在确认好所有的情况之后,克尔曼留下五个人继续工作,自己则回到营地里去,营地里的人还在进行扩建工作。大约三个小时后,随着第一次真正的大型爆破,远处传来的钻井组的大声叫喊。钻井组的代理领班皮特一头冲进了营地,带来了令人震惊新闻。他们炸开了一个洞穴。早先钻探的砂岩逐渐被一条侏罗纪至白垩纪时期的石灰岩岩脉所取代。

  石灰岩床里蕴藏着丰富的小型化石包括:头足类动物、珊瑚、刺海胆、石燕贝目生物,偶尔也有些硅化的海绵和海洋脊椎动物骨骼——后者可能包括硬骨鱼、鲨鱼、硬鳞鱼,在这些发现之后,钻探工作继续,很快他们又打穿了一层岩板,一条在五千万年前,由地下水脉经年磨蚀出的石灰岩管道。

  酷1O匠Ss网●!首%P发}

  这层被掏空的岩层只有两三米高,但在各个方向上都延伸得很远。洞穴里有新鲜的、轻微流动的气流,这说明它连接着一个巨大的地下隧道系统。洞穴的地面与顶端有着大量的大型钟乳石与石笋,其中有一些已经上下相连,形成了柱形的石柱,而在洞穴的地面沉积着大量的贝壳与骸骨,下到这层研究中的科考队员们每一脚都踩在这一大片残骸上,而这些贝壳与骸骨甚至在有些地方几乎已经塞住了通道。

  这些骸骨全都是从过去那些古老的森林里冲积沉淀下来的,这不仅包括了那由树木般的蕨类与真菌组成的、陌生的中生代丛林;也有遍布着苏铁、棕榈以及原始被子植物的第三纪森林。这里的骸骨堆积物里包含了很多白垩纪、第三纪始新世的代表性化石,以及其他一些生物样本——其数量之多,包括软体动物、甲壳类的甲胄、鱼、两栖动物、爬行动物、鸟类以及早期的哺乳动物。

  科考队辨认出了一些早期的贝类、硬鳞鱼和盾皮鱼的骨骼,还有迷齿亚纲类和槽齿类的残骸,巨大的沧龙骸骨碎片,包括头骨和脊椎,恐龙椎骨与骨板,翼手龙牙齿和翼骨,始祖鸟化石碎片,第三纪中新世的鲨鱼牙齿,原始的鸟类骸骨,以及其他古老哺乳动物骨骼,包括古兽马、剑齿兽、始祖马、泰坦鸟、真岳齿兽、雷兽。

  但没有发现乳齿象、象、现代骆驼、鹿或牛科动物这类后来出现的动物;因此可以推断最后出现的地质沉积作用应该发生在渐新世时期,而看起来整个掏空的地层已经保持这种干燥、死寂、无法进入的状态至少三千万年之久了。

  看起来在这一地区生物史出现了一种独特的重叠,出现在三亿年前的生物与仅仅在三千万前才出现的生物残骸处于同一个地质岩层内。至于这种生物史的重叠最后延伸到何时,在渐新世洞穴封闭之后又延续了多长时间,则无法猜测。

  这发现另查尔斯突然想起了他曾经读到的那份有趣的极地科考文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