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队眼前的景象是一片被雪覆盖了的焦黑残骸,“山海关”的建筑只剩下了基座,而且还被严重扭曲破坏。地下发电机室那里似乎被炸开了,于是地下室就变成了一个类似深坑一样,各种碎片和积雪堆在了上面。毫无疑问这里发生过非常距离的爆炸,建筑物被炸得粉碎,只有一小部分墙壁露出雪堆。

  远处的雪地车被爆炸的冲击波给推翻了,奇怪的是雪地车的底盘部分不见了,只有上半部分的车体翻倒在雪地里。救援队对这里进行清理工作,寻找遇难者,一直到晚上都没有什么发现。

  这里没有人,一个人也没有,而如果是离开了营地的遇难者,他们也应该会发现才对,因为救援队对周边地区也进行了仔细地搜寻,他们一无所获。既然没有雪地车,徒步不可能走出离营地太远的距离,人在这样的气候环境下会被很快的冻僵。从残骸来寻找爆炸的起点,似乎是位于原本食堂附近,在地下发电机室的旁边。

  看起来似乎有人把营地的所有燃油还有雷管等等可燃物和爆炸物都堆放到了这里然后引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实在是毫无头绪。陈勋他们废了半天的力气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于是决定返回。而消息传送给了长城站,陈鸿德对此十分不解。

  就在救援队起飞的时候,飞行员在对面山谷看见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他们之间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可以确定的是那东西在飞。陈勋从驾驶舱看出去,确实看见了对面山谷的谷峰之上,有一个怪异的黑色形体在那里。他立刻用望远镜对准那个东西,看起来那似乎是一个生物,这个奇怪的生物的五星形头部立在它那圆筒状的身躯上,蜿蜒的肢体环绕在其周边。

  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观察,那个生物似乎注意到了他们的直升机,那个怪物张开类似翅膀的东西,然后起飞朝着山谷的那一边飞去。

  “追上去!”张勋来不及细想立刻说道。救援队的直升机朝着山谷的那一头飞去,张勋继续用望远镜观察,那个玩意已经飞出去很远了,在望远镜的视角中慢慢的远去逐渐的变成了一个黑点,说明它飞行的速度极快,他们的直升机更本就追不上。当直升机飞过那一片山谷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任何其他的东西了,一切都是雪白。救援队直升机又往前飞向了一段距离之后决定掉头回去。

  “你确定吗?”返回之后,陈勋向陈鸿德汇报了这件事情,他们两个人坐在办公室谈论这些,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之间很有默契地认为,这件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我不相信一整个飞机的人都出现那个叫什么来着?‘集体幻觉’?这怎么可能呢。至少小吴还有刘岳看得清清楚楚。”陈勋说道。

  “你能再仔细的说一说那个东西到底长得什么样子吗?”

  “十分古怪的体型:它们的躯干是拉长的桶装,布满了纵向的皱纹。躯干的一端是头部——海星状的头部,每个尖端都长着一只眼睛,此外还有长长的食管和一道嘴形的开口。躯干的另一端是5条触手,以及一排短小的足柄。我用高倍望远镜看得清清楚楚。”陈勋说道。

  “恩……”陈鸿德皱着眉头发出叹息。

  “怎么了?”陈勋问道。

  “前几天营地里就出现过这东西。”陈鸿德想起来之前在营地里很多人看见那个一闪而过的不明物体,当时由于外面的暴风雪,他们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从大概给人的映象来看,和陈勋描述的这个奇怪生物很像。”

  “真的?!”陈鸿德说的话让陈勋大吃一惊。

  “恩……其实我不敢下结论,因为确实没有看清楚,但是我有映象。”陈鸿德字斟句酌的说道。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陈勋问道。

  “就在‘山海关’站失联的那天。你们在哪里没有找到幸存者?”

  “在四十八小时之内找不到人,那么几乎可以肯定他们已经遇难了。更何况现在已经过去不止这点时间了,只是我们连遗体也没有找到。营地发生了非常猛烈的爆炸,几乎什么都没有剩下,一点线索也没有。”

  “爆炸?你说爆炸?”

  “看起来,似乎营地里有人把所有的燃料易燃易爆物品全部堆积到了食堂那里,然后引爆了那里。食堂被炸得连半个碎片都没有了,整个营地被夷为平地。”

  “天呐!”陈鸿德低下头去,在南极进行科考研究毫无疑问是具有风险性的行动,在南极有长时间工作经验的人,几乎都有亲身见识过以外和丧命的情况。即使没有亲身经历过,也至少耳闻目睹过。但是“山海关”站的意外实在是有些莫名,既不知道起因,也无迹可寻。

  陈鸿德回想起在“山海关”站失联之前曾经提到关于科考队发现了“美国31号”营地废墟的事情,那些古怪的记录,还有残破的文献。陈鸿德到通讯室要来了之前从“山海关”站发过来的无线电报,最后一次通信是在科考队第二次搜寻回来之后,当天晚上发生了暴风雪,之后就再也没有新的消息了。

  难道真的仅仅只是操作失误导致的?陈鸿德内心的直觉让他相信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而陈勋他们看见的那个古怪的不明生物似乎与此有关,虽然他也说不出什么道理,仅仅只是直觉上。而这样的想法让他感到非常的不安。

  “我还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陈勋打断了陈鸿德的思绪。

  “怎么?”陈鸿德抬起头问道。

  酷)匠:网首¤!发!

  “为什么,我们地图和我们第二次去勘察时候的实际情况不一样?”陈勋问道。

  “我不知道。”

  “我反复校对了我们的GPS飞行记录,毫无疑问我们三次到达的都是同一个地方,GPS没有出现失灵的情况,而且回来核对这里的也是一样。为什么那些山会像幽灵一样?”

  “你真的确定你们没有飞错地方?”陈鸿德对此也不知该怎么解释。

  “拜托,你知道在南极飞行错误就意味着我们回不来了,可我们回来了,我有十二个季度的极地经验,我们的救援队也都是老手,这样的错误不会犯。更何况那些照片你怎么解释?”

  “我不知道……”陈鸿德从办公桌上的一堆文件中把救援队拍摄的那几张照片拿了出来,照片里的那些模糊的轮廓,却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在这个极地进行了几十年的探索,人类对于这里依然还是一无所知。这么多年对于极地的科考探索工作比起这个发现来说简直微不足道。

  “那些山很可怕……”陈勋突然这样低声说道。

  “怎么……?”陈鸿德被陈勋的口气吸引了注意力,那是一只隐隐的担忧的口气。

  “我不知道,当时我们很远的看到那些山,我也见识过珠穆朗玛峰,对我来说这原本不算什么。可那些山……和它们比珠穆朗玛峰只能算是一般的小山。”陈勋直直地看着桌边,看起来他好像很心不在焉。

  “这有没有可能是……比如光线折射?”陈鸿德不确定的问道。

  “你是说海市蜃楼?不,就算是折射,可是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山峰会高达三万英尺,当时在飞机上王国栋用经纬仪测算过一个大概。最高的山峰也有将近三万五千英尺高。”

  “……”陈鸿德沉默不语,这个消息毫无疑问在学术界或者在整个人来时间来说都是很重大的发现,但是陈鸿德此时却开始产生犹豫,对于这个未知开始产生惧怕。人类早在百年前就已经登陆过南极大陆,这么久以来的探索不论如何也至少掌握了南极大陆的大概信息,但这个发现足以使之前的全部学说都变成笑谈。

  “你先去休息吧。”陈鸿德对陈勋说道,他现在暂时不想再讨论下去了。陈勋没有再多说什么,他起身离开了办公室。陈鸿德拿起桌子上的那张照片,那五座山峰隐没在云雾之间,高耸至极,难以想象如果直接站在山脚下仰望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山的轮廓其实很怪异,但又让人说不出哪里怪异,似乎它能透露出一些什么,却又让人捉摸不透。这些黑色山峰散发着让人想要远离的气氛。陈鸿德把照片放到桌子上,然后把这些照片和关于“山海关”站的通讯记录以及他们的各种回报文件放在了一起。陈鸿德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之后,他弹了弹烟灰。

  转眼他又看见那几张古怪山峰的照片,越看越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和彷徨。他伸手把照片翻了过来,然后把其他的文件对方上去,眼不见为净。

  整个长城站由于“山海关”营地的意外而陷入了沉重的气氛之中,而另一边,美国麦克默都科考站却得到了让他们兴奋不已的消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