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机穿越一个山谷之后,在平原上低空掠过。一片雪白,令人眩晕的白色一望无际。导航员把头探出去,向下张望着。救援队掘地三尺却依然没有收获,“长城山海关”营地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他们一直往下挖,直到露出岩石,也没有找到任何东西。

  “说实话我不太想用活见鬼这个说法,但是我现在不得不说一句,我们确实是活见鬼了,那里什么都没有。”搜救队回来之后向陈鸿德报告情况,这次出动的救援任务就结果来说,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

  “什么都没有是什么意思?”陈鸿德坐在办公桌前皱着眉头问道,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在几天前他亲自送走了刘民德他们一行人,现在那些人连带着整个营地都凭空消失了。“长城站山海关”前沿科考站是南极科考行动中一个很受重视的计划,他全程参与了营地的建设以及人员的选拔。他还亲自去过那里,对于那里的位置了若指掌,而现在搜救队带回来的消息让他不能接受。

  “就是字面意思,那里就好象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什么营地一样,我们一开始还以为我们走错了方向,可是导航员确认了三次。”搜救队队长陈勋耸了耸肩膀说道,他对于眼前的事情也感到摸不着头脑。

  “妈的,真是活见了鬼!”陈鸿德拍了拍桌子,刘博士他们遇难了。陈鸿德不得不接受这个说法,抛开不谈之后回报以及善后的问题,仅仅从个人来说,他也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他甚至还没有确认到那些人是不是遭遇了意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完全超出常理!

  “能不能再组织一次行动,我想再确认一下。”陈鸿德看着陈勋说道。

  “可以,我们再做一下准备,但是我得说,你最好别抱什么希望。”陈勋以他多年的搜救经验来判断,恐怕“山海关”营地的所有人都已经毫无疑问的遇难了,他自己猜测可能是之前那场猛烈的暴风雪导致的。只是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营地会整个的凭空消失,而那些人即使是已经被冻死在了雪地里,他们也应该挖出来才对。

  陈勋向陈鸿德要了所有关于“山海关”营地的资料,包括当初的建设资料,以及项目计划等等,他要和领航员再去确认一次。

  第二天搜救队就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他们带足了补给品,以便建立临时营地。这样做,一来是为了防范突然转变的恶劣天气,二来是为了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进行搜寻,扩大寻找范围。救援队共计五个人,所有人对于这次行动都非常的关心。

  “出发吧!”陈勋一声令下,救援队出动,直升机从“长城站”前面平坦的滩地起飞,朝着西南方向飞去。“长城站”距离“山海关”营地有两小时到三小时的飞行路程,这需要视当时的天气情况而定。当越过山谷,接近南极冰盖时,天气突然变化了,出现了迷雾。直升机不得不抬高飞行高度,但是越往上,能见度却越来越低。飞行员又尝试减低高度,奇怪的是视野变得清晰。

  “山海关”站靠近玛丽皇后地,他们要经过一侧一条绵延宽达一千五百英里的海岸线,飞机试图与“长城站”用无线电取得联络,但是信号开始变得不稳定。他们确认了一下此刻的位置,应该已经到了,于是直升机下降了高度,下面是一片白雪皑皑,依然什么都看不见。直升机下方的地表上出现了非常严重的迷雾,陈勋他们原本计划在到达了预定位置之后,下降飞机建立临时营地。但是地面的能见度非常低,考虑到安全问题,救援队决定返航,同时通知“长城站”陈鸿德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直升机再一次拉高,正当飞机转向之时,前方的景物让飞机上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往东看去,在一片朦胧云层后面出现了如同高山一样的轮廓。这里的地形图显示,那里原本应该不存在什么高山,而是平原地带才对。从下方的地形判断,远处的高山轮廓大概有二万九千多英尺,相当于珠穆朗玛峰的高度。救援队的直升机决定朝那里进行一下探查,直升机笔直朝着那里飞过去。

  救援队继续用无线电和“长城站”保持联络,经过GPS导航确认他们的位置大约在南纬76度15分、东经113度10分,前方的山脉开始逐渐显现出来,而这里距离“山海关”营地有七百多英里的距离。直升机前方突然出现了高原,陈勋决定掉头返回。而同时“长城站”也发来讯息要求救援队返回,云层正在聚拢,说明即将有暴风雪接近。救援队立刻返航,当回到“长城站”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酷(i匠网☆首t发7

  救援队回来之后与科考队一起对地图进行了核对,确认那一带应该不存在如此巨大的山脉地形,而且山脉的位置已经接近了极点,据苏联的“东方站”所得到的资料,也确认了地形。苏联的”东方站“是最接近极点的人类科考营地。这一个意外地发现动摇了所有人,立刻有人提议组织一次探险活动,去那里进行考察,但是随后又被否定。

  因为”山海关“站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头绪。救援队用他们携带的设备拍摄了照片,由于距离太远,加上云层的遮挡,所以画面不是非常的清晰,只能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但是照片中那巍峨高耸的巨型山峰给人的冲击力依然不减,从照片的距离来推算,山峰高度确实极高,而远处隐约还能看见更多的山峰,而根据视角测算,那些山峰比起前面的只高不低。

  美国麦克默都在救援队返回后立刻组建了科考探查队,准备前往极点进行探查。救援队随同一起,他们要在南边九百公里处建立一个营地。两架科考飞机起飞前往那里进行初步探索,飞机上的人员准备好了足够建立临时营地的资源和设备。飞机上的通讯设备与麦克默都的塔台保持联系,在飞机报告他们遭遇了暴风雪后,曾一度失联,但是半个小时之后通信又恢复了。

  飞行队报告他们前方出现了异常的地形,共计五座高度达到三万到三万五千英尺的巨型山脉出现在前方的高原之上。这里的地形与他们原本所掌握的资料并不相同,这个消息让麦克默都感到异常惊讶。飞行队随后报告他们已经飞上了高原,那些巨型山脉由于高度远超过下面的云层,所以顶峰反而没有积雪,从两侧的山崖可以看出像是层层叠加起来的。山峰的轮廓靠近看是分层的,飞行队虽然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接近,但是山峰变大的速度还是非常的缓慢,可见从高原边缘到达山脚之间有多长的距离。

  这里的地形延伸远远超出了之前那么多年勘探总结出来的咨询。飞行队继续汇报他们的情况,而麦克默都这里虽然因为这个可以算是本世纪最大的发现而高兴,同时也有人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麦克默都这里的GPS定位系统找不到飞行队,而飞行队通报他们的GPS定位却是在南纬76度15分、东经113度10分这个位置。两边依然可以保持通讯,山脉向两侧延伸,均超出视线能及的范围。

  两万一千英尺以上的积雪被风吹干净了。飞行队不敢冒险毅然的翻阅那些高大至极的山峰,于是决定在高原上建立前沿科考站,而后留下一架飞机,返航两架飞机,把后续的科考队员运送过去。

  从飞行队得出的信息来看,那些山峰看起来似乎是由各种不同的碎块组成的,山体看起来像是寒武纪或者更早的岩石体,而在山体上有些构造十分的古怪,或者说显得很不自然。他们使用高倍望远镜进行观察,山体之上有非常多的矩形结构,竖面垂直平滑的立方体在上面构成一个类似金字塔的结构,飞行队位于两万五千一百多英尺的高度,而山峰高度达到了三万五千英尺。

  飞行队再做了一次努力之后,在距离最近的一片平坦地带进行降落。报告说飞行队的降落非常的危险,因为从山峰之间吹出非常猛烈的强风。在他们靠近之后发现许多岩穴洞口,其中一些有着非常规则的轮廓,正方形或是半圆形的。

  那些高耸至极的山脉,如同一种不可思议的伟大力量,震慑着周围的一切。这可以算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发现之一。美国麦克默都的科考探险队与中国的长城站救援队都对此进行了记录,很奇怪的是对比GPS以及地形图,从科考站这里却找不到任何关于那些超巨型山脉的信息资料。在麦克默都进行科考探索的同时,长城站救援队第三次出动进行搜索。这次他们终于有所收获。

  ”我们找到‘山海关’营地了,只是很奇怪,上次我们在相同的位置什么都没看见,而且也没有看见那些山峰。如果计算没有错的话,从我们这里的位置应该是可以看得见的才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