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极地10

  六个小时内,营地的温度会下降到零下九十五度左右。已经没有外援的希望了,营地内的照明设备全部报销了,这个雪地中的孤岛终于完全淹没在了黑暗之中。营地内的食堂里,四只烟火勉强可以照亮整个空间,剩下的四个人留守在这里,另外四个人下到发电机室去查看情况。小张是陈博士的助手,陈博士还有刘博士他们不在之后,就由他负责临时指挥,他按照刘民德的要求做好防护工作,然后四个人就只能在这个昏暗的空间里瑟瑟发抖的等待着。

  除了陈博士的助手小孙之外,另外三个人一个是训狗员的助手马奎,一个是营地的领航员魏青还有负责科考队医疗的陆医生。四个人分成两人一组轮流巡逻,两人一组中,有一个人背着火焰喷射器,有一个人身上带着雷管,一个人拿着烟火棒,一个人拿着手电筒,轮流在食堂外的走廊附近巡逻。他们在昏暗的室内,一步一步非常缓慢的前行着。究竟他们面对的是什么,他们一无所知,在他们眼前那一小片光明之外,是无尽的黑暗。何时,在何处,是什么?他们不知道,也无法想象。

  ☆更_新I&最O快上j&酷◎匠}v网

  只是那无形的恐惧,和确实存在的恐怖之物威胁着他们。屋外的风雪呼啸声还是那么的明显,暴风雪还没有衰弱的迹象。他们希望自己能够撑过这个晚上,也许第二天早晨,太阳光将是他们的救星。现在是几点了,没有人知道,只能猜测一个大概。最后一个人,在断电之前看到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半。现在过去大概有三个多小时了,现在的时间估计是临晨两点左右。等到太阳升起,要早晨十点多了,还有近八个小时。这会是最漫长的八个小时。

  马奎和魏青一组,负责巡逻走廊,最远走到障碍物处,他们就要立刻折返回去。走廊这段距离有一个窗户,可以看见外面。就在魏青走过去的时候,马奎扫了一眼窗户。那一瞬间他似乎看见了有什么东西从窗前经过。马奎立刻走进窗户向外张望,外面一片昏暗,营地的照明设备都已经停止工作了,只有备用的荧光照明设备。

  “怎么了?!”魏青转过身来,看着马奎。

  “我不知道……我好像看见营地里有人。”马奎说道。

  “这怎么可能,外面在下暴风雪,人怎么能够一直呆在外面?”魏青听马奎这么一说,紧张起来,他握紧手里的火焰喷射器。

  “我好像确实看见了……”马奎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训狗员,因为在今天早上的时候训狗员就失踪了。早晨马奎和训狗员在食堂吃过早饭之后,训狗员说要出去看看,在那之后就失踪了。

  “我得去看看!”

  刘民德他们在地下发电机室,向前小心翼翼地探索前进。楼梯下面的储物空间里,各种杂物堆放在那里,穿过这堆杂物,后面就是发电机。王宇把手电筒的灯光照过去的时候,原本应该占据着整个地下空间三分之二体积的发电机,整个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基座,和旁边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刘民德朝洞里扔了一个烟火棒测试一下洞的深度,烟火棒一直到消失都没有触碰到底。

  王宇和吴青他们沿着洞口的边缘走了一圈,他们发现洞的内壁上流着那些散发着恶臭的粘液。洞的内部非常的光滑,但是从刚才烟火棒照明出来的内部形状来看,这个洞非常的不规则。一定是某种强而有力的东西强行从地底一路挖了上来,然后发电机基座坍塌,使得整个发电机都掉进了洞里。

  “我们怎么办?”陈博士问道。

  “想办法把洞口封上!把油桶还有雷管都搬过来。”刘民德用手电筒照射洞内,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但是大功率的手电筒的人造灯光无法穿透这一片黑暗。

  “你在洞口引爆的话会把整个营地都炸塌的!你想把我们全部都活埋吗!”王宇听到刘民德的计划走过来反驳他。

  “我们到现在都不清楚我们面对的是什么东西!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的!”吴青走过来说道。陈博士没有说话,但三个人都看向刘民德。

  “好吧!从‘美国31号’那里拿来的文件笔记还记得吗!”刘民德说道。

  “记得。”

  “他们发现了某种未知的生物,他们是从距离他们那里一千多公里外的挪威科考站那里弄到的。那些手稿里有一部分是用挪威语写的,距离挪威人的营地大概四百公里左右的地方,他们发现了一处遗迹,具体是什么他们不知道。只知道他们从那里带回去一个冰封的东西。之后不知道怎么的美国人就得到了消息,他们前去挪威站查看,结果挪威营地貌似发生了火灾和爆炸,一个幸存者都没有。可能美国人就是在那个时候得到那个东西的。之后他们对那个冰封的玩意儿进行了解剖。那些资料就是实验记录!”

  “什么东西?生物?古代生物?”

  “我不知道,文献资料都被大火破坏了,只残留了一小部分,从他们的资料里来看,好像提到这是一种类似原生质的生物,你注意到那些黏液了吗!那些散发着恶臭的粘液。我们营地里最近几天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这些东西,还有那股恶臭。美国人提到他们自从从挪威营地带回了某种东西之后,他们自己的营地也开始散发出这些恶心的味道。”

  “可这到底是什么?”

  “那个笔记本里提到,这是一种原生质生物,具有很强大的模仿能力,可以和接触到的所有活的生物体进行融合模仿。从细胞级别开始模仿,包括生物的器官!”

  “你是说它能模仿?!”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美国人用火烧的办法来自保。可是他们没说到底是什么,那些内容我都看不清。赵忠好像发现了很多东西,但我们现在什么也不知道了……”

  突然从洞口里传来了声音,刘民德他们四个人转过身去看着那个洞口。

  马奎当着魏青的面变形了,就在刚才他在试图离开走廊的时候,被魏青拦住。就在两个人争执的时候,黑暗中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把马奎一把拽走了。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叫声。魏青摔倒在地,他立刻转身爬起来,给火焰喷射器的喷口点火,对准前面。

  魏青颤抖的看着前面,他想喊两声,但是嗓子里几乎发不出声音,汗水让他浑身都湿透了。他想转身回去找小孙他们帮忙,可是颤抖的太厉害,他几乎没有办法迈开步子。他颤颤悠悠的举起手电筒,照过去,那里是一堆杂物,后面是光无法穿透的黑暗。

  马奎就这么不见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魏青依然站在原地,不敢动弹。突然马奎摔了进来,魏青吓得倒退到墙边,就看见马奎像是浑身沾满了粘液。楼道里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恶臭,魏青不得不捂住口鼻,阻止这股味道侵入自己身体。

  摔在地上浑身占满恶心的墨绿色粘液的马奎,看起来像是被塞进了巨大的水压箱一样,手脚扭曲的不成形,身体被古怪的折叠成一团。魏青举着火焰喷射器,恐惧却夺走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甚至没有力气口下扳机。他只能靠着墙壁勉强站着,这个时候马奎动了起来,看起来他似乎还活着,还在睁着。突然背后的墙坍塌了。

  小孙他们两个人在食堂那里,准备了一些罐头,想要填一填肚子,马奎和魏青过去巡逻了,刘民德他们下去维修发电机还没有上来。两个人在昏暗的食堂里,只有手电筒和烟火棒的灯光。两个人刚刚打开罐头,就听到食堂门后的走廊里传来一声巨响。两个人立刻反应过来,各自背上火焰喷射器,手里拿着手电筒朝着那里照射过去。一股扑鼻而来的恶臭瞬间充满了整个食堂。

  那一瞬间,手电筒的灯光照射到了,在那食堂门后面,那个恐怖至极的形体,那足以让人看一眼就发疯的可怕形象。那不定型的,黑色光亮的原生质形体,上面如同脓液泡沫一般不断生成又消散的千百只眼睛。噩梦般的黑亮形体,那无定型的身躯散发出恶臭,向前蠕动着、流淌着……一团无定形的原生质肿泡,闪着隐隐约约的微光。

  上万只放出绿光的,脓液似的眼睛不断在它的表面形成又分解。它如同潮水一般的冲垮了食堂的大门,汹涌而来,碾碎途径的一切东西,在那一团混沌之中,小孙看见了马奎和魏青的残破碎片,在那团原生质肿泡里浮现又隐没。那团原生质还发出“泰克利-利,泰克利-利”的怪叫声。

  两个人都被吓疯了,他们同时扣动扳机,用火焰喷射器喷射的火焰疯狂扫射过去,火焰被喷射到那一团原生质上面,于是那东西就变成了一团燃烧着的流动火焰,它碾压过来,就在碾过食堂边堆放的油桶和雷管的时候……

  “轰!!”“山海关”营地整个爆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