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克利——利!泰克利——利!泰克利——利!泰克利——利!……”风声中夹杂着一种隐隐约约可以听到的怪声。这古怪的声音在逐渐靠近,逐渐靠近……

  “山海关”科考站内所有人都在忙碌,试着改变建筑的结构。西边的走廊要被完全封锁起来,隔离完全破损的实验室和居住区。通讯员再一次回到自己的岗位,他开始朝着外界发送信息,除了“长城站”之外他也试图和其他的科考站建立联系,包括美国的麦克默都站,还有俄罗斯的东方站。不论是哪里,他们都需要更多的人员援助。

  现在驻守在营地里的5科考队员只剩下十人了,每一个人都在竭尽全力的保持自己,然后继续运作下去。通讯员把两条不同语言但是内容相同的求救讯息同时发射出去,一条中文的求救信息发向中国“长城站”,另一条英语的求救信息则发向美国麦克默都科考站以及附近的挪威科考站还有俄罗斯科考站。

  他在不断的,一遍又一遍的,不厌其烦的发送着信号,同时仔细地听着耳机内有可能得到的回信。只是,毫无疑问此刻外面的天气让他根本收不到任何回音,这个时候有人进来了。

  与此同时,在中国长城站这里,通讯业出现了问题,关于“美国31号”科考营地的事情,长城站还在和美国的麦克默都联系。毕竟这也算是一种国际事件了。美国麦克默都回信说,他们的救援队已经到达了“美国31号”营地,并且证实了中国方面科考队之前所送出的相关信息。原本计划救援队会前往中国“山海关”站进行一次嫁接任务,但是由于暴风雪的原因,救援队不得不在“美国31号”扎营。

  陈鸿德让工作人员封闭了“长城站”的主体建筑,天气的恶劣程度有些超出预料。屋外部分的电力设备不得不关闭,以保证电路系统的安全。由于接收信号的天线被风雪刮得东倒西歪的,通讯员在通讯室内几乎接收不到任何信息,也无法发出呼叫声音。

  “情况怎么样?联系上什么人了没有?”陈鸿德进来问道。

  “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几乎什么都听不到,所有的电台频率全部静默了。我也不知道我发出去的信息有没有人接收到。恐怕在接收到回音之前我们能够做的就只有等待了。”通讯员说着合上了通信记录本,然后把耳机从脖子上拿了下来。

  “陈站长!!!你快来看!!”突然有人呼喊道,陈鸿德和通讯员一起离开了通信室,他们一路奔到了西侧走廊。好几个人站在那里,围观着窗户外面。

  “怎么回事?”陈鸿德问道。

  “有东西在我们营地里!你看!”那个人指着窗户说道,陈鸿德把脸凑过去,窗户外面是营地里停靠雪地牵引车的地方,外面的探照设备被风雪刮得不停的在闪烁。积雪堆的非常的厚,几乎把雪地车掩埋了三分之二。突然有什么东西在营地的灯光照射范围之外活动着,那片黑暗之中确实有什么东西在那里活动着。陈鸿德眯起了眼睛,他想要看得更加清楚一点,但是外面的风雪模糊了一切。突然有什么东西掠过,只有一瞬之间,它的形体被暴露在了光线之下。仅仅只是一瞬间,不过足以让所有人看清那个生物的样子。

  那就像是一个褶皱此起彼伏的巨大的蛹一样的形体,看起来大概有八英尺左右,看起来那个玩意有一个五角星一样的头部。背后长着六个膜状的翅膀,展开的长度几乎和它自身的躯干一样长。看起来这个东西可以飞行,而且速度极快,在这么大的风雪之中来去无阻。刚才那么一闪而过之后就再也看不见那个东西了。似乎那玩意只是经过长城站的营地罢了。陈鸿德他们继续在窗前观察,但是在也没有什么动静了。

  酷匠o?网1@唯y一正S~版◎,!J其他都i是2盗8-版-x

  “你们看见了吗?”有人问道,人们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东西,这种奇怪的生物,而且还是一个活体。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东西,周庆注意到有些不对劲,营地里那些雪橇犬开始疯狂的嚎叫起来。训狗员和另外两个人立刻去狗栏那边查看情况,其他的人依然留在窗户前观察。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陈鸿德不知道是在询问谁,也许他也是在问自己。

  “我建议我们出去查看一下。”董兆坤提议道。旁边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他们不确定是不是要赞成这个提议。陈鸿德沉默了的一下,之后叹了一口气表示默许。他们几个人立刻去准备装备出门进行探查。

  此时此刻外面的风雪依然特别猛烈,但是穿戴好极地装备并且小心的只在营地范围内活动的话,还不算很危险。陈鸿德、董兆坤还有另外两个工作人员分别穿好了抗寒服,戴上面罩和护目镜,同时为了安全起见,陈鸿德让一个人背上了火焰喷射器。四个人在腰间扣上安全锁,沿着营地内的缆绳行动。门一打开,一股扑面而来的寒冷和力道强大的风吹了进来。

  四个人排成一列,由陈鸿德举着照明的燃烧棒走在最前面,最后那个人背着火焰喷射器。四个人拉着缆绳踌躇的朝着营地外走去。刚才看见那个不明生物的地方在营地大门口的北侧,在雪地牵引车的右边。四个人朝着雪地牵引车一步一步地走过去,陈鸿德眯着眼睛,周围的一切事物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他们发现在营地附近的空气中残留着一丝奇怪的气味,而这股气味之前一段时间就曾出现在营地里了,是一股很明显的刺鼻气味,有点像是汽油挥发的味道,而且这位到令人恶心。很奇怪的是这股气味可以在这样的大风环境中还能保持着。外面的积雪几乎可以没过膝盖,他们一步一步朝前跨过去,一直走到营地门口,在营地外围并没有什么更多的发现,除了那股一直萦绕着的古怪期气味,探索行动持续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他们把营地的所有角落都找了一遍,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最后在感到精疲力竭之后不得不返回室内。

  此时此刻整个极地都笼罩在狂风呼啸之下,黑夜中的极地是一个真正的深渊。查尔斯的救援队住扎进了“美国31号”营地的残骸内。依靠着原来建筑的残垣断壁,加上救援队自己配备的宿营帐蓬等等,使得他们可以有效的抵挡暴风雪的侵袭。运输直升机停靠在原来营地的院子内,并且找上了帆布。救援队队员们围坐在其中的一个大帐篷里,所有人都围着火炉。他们刚刚听完了“美国31号”站遗留下来的记录。

  很显然这里发生了非常怪异的事情。而且从现在他们所看到情况结合录音中的内容来看,恐怕这里已经没有幸存者了。查尔斯建议明天暴风雪一过去就立即离开这里,救援队队员们纷纷表示同意。录音的内容让他们感到不寒而栗,不知道这种怪异的疾病或者是生物是不是还残存在这里。这种感觉让外面的“美国31号”科考站的残骸看起来鬼影重重。风雪的呼啸声还充斥在耳边,查尔斯要求必须有人守夜,于是救援队队员们分为两人一组轮流守夜。守夜其实并不能代表什么,只是一种让人安心的方法,宁可抵抗着睡意,也不要坠入噩梦之中。

  查尔斯一直把那个录音机抱在怀里,一遍一遍的重复听着磁带里记录的片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