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南极科考站始终联系不上“山海关”分站,由于外面的暴风雪严重的影响到了通讯系统,所以长城站暂时也没有什么能做的,只能是静静的等待暴风雪过去之后再联系。陈鸿德听说,最近营地里时常有人看见什么“不明飞行物”,但是他去询问了几个人,之后又得到了否定的答案。这莫名其妙的说法开始在营地里传播开来。

  吃饭的时候,偶尔也能听到有人谈论了那么一两句。只是所有人对于这样的话题都不是那么的感兴趣,大家都抱持着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所谓“不明飞行物”就算是在超自然的范畴之内,而唯物主义的人往往把超自然都等同于迷信。营地里并没有人明确的声称自己看到过什么,所以在那些相关话题的谈论中,关于那个“不明飞行物”是什么样子,就没有人知道了。

  晚上,陈鸿德偶尔会从主楼的会议室那里的窗户朝外看过去,这栋建筑的设计非常先进,从会议室的窗户可以得到非常良好的视野。窗户的玻璃虽然很厚,但依然被寒冷完全穿透了。雪花飘落到窗户上,还没粘住,就被风吹走了。从窗户那里可以看到营地里的灯光,把“长城站”周边的一小块地区照亮。风雪中的黑夜只有黑暗,如同墨水一样侵染了一切,即使是那些大功率的,黄白色光亮,似乎也因为周围的黑暗,而透露出阴冷的感觉。陈鸿德就这样看着窗外,脑子里偶尔会回想起一些零碎的对话,关于今天在科考队员们之间流传的。

  他凝视着窗外,风雪遮盖掉了一切。好像黑暗中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在动。他站了起来,往窗子那里走过去几步,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幻觉。黑暗中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掠过营地上空,但是没有光亮,不像是一般的“不明飞行物”天空中一个发亮的闪光体掠过黑暗的夜空。在一片漆黑中,甚至是轮廓也看不清楚。陈鸿德皱起了眉头,他伸出手指在自己的左右眼眶上按摩了一下。也许是最近太疲倦了,这是极地常驻人员经常要面对的问题。精神压力之下造成的幻觉,他让自己转过头去,这个时候最好还是适可而止,不要让自己沉浸在幻觉之中。陈鸿德看着会议室里面的摆设,明亮的灯光,他深深的呼吸了两下,让自己感到安定些。

  “长城山海关”科考分站发生了火灾,由于暴风雪的原因,火势没有持续特别久,但是对营地建筑造成了严重的破坏。火焰是从实验室开始的,随后沿着通风管道一直烧到了娱乐室附近。大火损坏了营地部分的电路电缆,所以住宿区全部断电了。刘民德他们在断电后不久就看见了火光从建筑的南边冒出来。几个人带上灭火器立刻进行扑灭工作。由于暴风雪的原因,火势沿着建筑内的通道蔓延,不过被科考队员们及时的阻挡在了娱乐室外面。之后不久大火就被扑灭了。但由于实验室距离发电机室非常近,电力系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花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才恢复了电力。

  所有人都聚集到科研室这里来,科研实验室已经被完全烧毁了,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被烧成了一团黑色。在实验室的中央,找到了赵忠被烧成了干枯树枝一样的尸骸。房间里的烟雾还没有完全散去,而外面的风雪从被烧的千疮百孔的墙壁中透了进来。所有人都不得不先回去穿上保暖的棉袄再回来。不一会地上就开始有雪花堆积起来,众人开始清理现场,从痕迹来看似乎是被人故意点火的。而赵忠的姿势看起来非常的怪异,刘民德在地上找到一个火焰喷射器的残骸,就在赵忠的身旁。看起来应该是赵忠引爆了火焰喷射器的燃料储蓄罐,而实验室里似乎被他到处都洒满了燃油。

  “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给烧了?”所有人在清理完工作之后,把赵忠的一体搬到了医务室里面,然后盖上白布。之后所有人都聚集到了食堂里面。经过这样一来,再也没有人有心思睡觉了,即使是感到再疲倦,也没有一点想要睡觉的念头。在一阵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了。

  “不知道,你们谁都没有注意到吗?”陈博士对着周围的人发问,但所有人都摇头。他看了一圈,然后转过身来叹了一口气。

  “现在我们怎么办?雪地车毁了,了望台也毁了,狗也都跑了,我们怎么办?”有人提问道。

  “通讯室还没有办法和外面联系上吗?”刘民德问道。

  “没有,没有办法联系上,我不得不怀疑现在整个大陆上还有没有人在向外面通话。”通讯员摇了摇头,之后他转身离开了食堂,回到通讯室继续试图联系上“长城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忠毫无疑问是自杀的,但是他为什么要自杀,这样突然自杀的理由,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样突然的死亡,让原本就已经十分压抑的科考队员们几乎陷入了奔溃的境地。他们始终不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什么,刘民德还是一言不发,他又回想起了自己放在办公桌子上的那些残缺的文件资料。他立刻起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去了,把剩下的人都撇了下来,不再去理会。

  “——————它们的细胞组织可以自由的进化成其它任何一种动植物形式,它需要独处,以便于接近那些它想要吸收的生命形式。就像在黑暗中袭击猎物的变色龙一样,那些被烧过的残骸当中任然有细胞在活动,它们并没有死亡……”刘民德把几份残缺不堪的英语手稿拼凑起来之后翻译出了这些内容。

  王宇和吴青两个人是科考队里的地质学家和另一位生物学家。吴青与赵忠两人作为同行来说关系很好,曾经也有过一些项目上的合作,并且在一些学术研讨会上面见过面。两个人来到医务室里,看着赵忠那具被烧的严重扭曲变形几乎认不出人形的尸骸。

  酷bp匠e网KX正版首、发

  “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学者,我一直很佩服他……”吴青走过去,掀开白布,露出里面焦黑的残骸。

  “也许是这几天以来的怪事太多了,他压力太大承受不住了?你知道在极地的常驻人员里,经常会有这样的情况,尤其是新来的……”王宇说道。

  吴青叹了一口气,给赵忠又盖上了白布。正当两个人转身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块白布动了一下。

  在“美国31号”科考站的遗址那边,救援队已经建立起来一个临时的营地,准备度过今晚的暴风雪。

  所有人都聚集到了查尔斯身边,查尔斯把今天的发现告诉了大家,他们都聚拢过来,打算听一听这幸存下来的记录。查尔斯按下了开关————

  “‘美国31号’营地,下面我要记录下这样一段内容。三天前,挪威人追杀着一条雪橇犬来到了我们的营地……他们冲进营地四处开枪,格瑞开枪干掉了挪威人。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追杀那条狗,不过我现在明白了。那不是一只狗……现在它要变成人了,在我们之中已经有人遭到袭击。考博想出了一个测试方法,用以区分我们之中谁有可能是模仿体,但是有人破坏了血浆库……

  我知道我自己是人类,如果其他人都变成了那些东西,那么我现在就会被袭击,说明我们之中还有真人。现在我们隔离出来三个人,并且想办法继续进行分辨实验。福齐斯正在试着研究布莱尔的笔记想要找出线索,而我要留下这段相关的记录……我干完这个之后,一定要把这卷录音带藏起来,假如我们之中没有人能够幸免,那么至少也要留下一点记录吧。

  暴风雪已经在营地猛烈的刮了48小时,事情仍然没有什么进展。我想到一件事,我认为当它取代你的身体的时候,会撕开你的衣服。温都斯发现了一些破的内衣裤,但是名字标签不见了,任何人都有可能。没有人……没有人能相互信任,大家都很累。现在我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等待……R·J麦克瑞迪,直升机飞行员,美国基地31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