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千万个绿色的如同浓液般的巨大眼睛时隐时现,那黑亮的形体在窗户外徘徊,那里是窗户中的光源照不到的地方。似乎在风声中,还夹杂着某种流淌的液体一般的声音。不一会这一切就都隐匿于黑暗之中。

  第二天阳光照射到“长城山海关”站的时候,出门的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科考站的了望台不见了。准确的说,并不是不见了,而是被拧成了残渣,就像雪地车的地盘一样。科考队员们围着了望台的废墟站成一圈。

  了望台底部的铁架子,每一根钢条都被完全的扯开了。从连接部分来看,是以一种非常粗暴野蛮的方式被拉扯开的。连接部位的铁片完完全全的变形了,那些五毫米直径的螺丝,由于太过巨大的力量,在连接处被撕扯开的时候,完全的四分五裂了。了望台的板材房间也被扭成了一团,薄钢板就像是废纸一样被团了起来,了望台上层的木地板被巨大的压力压得粉碎。奇怪的是这些碎片并没有四散在各处,按理说这样巨大的破坏力,了望台应该当场就分崩离析了才对,可是这些残骸碎片似乎又被完全的收集起来,然后堆在一起。看起来这像是某种不能理解的,恶作剧似的怪异行为。

  大家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奇怪的是昨天晚上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这样巨大的破坏力,即使是昨天晚上的大风也掩盖不住。科考队无法进行清理工作,因为在那一滩废墟上,还沾着某种怪异的,类似原生质一样的漆黑粘液,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隐隐的绿光。一股恶臭弥漫在四周,所有的科考队员都不得不戴上口罩才敢靠近。

  赵忠回去戴上装备过来,从一堆废墟里捡起一个样本,打算在实验室里面研究一下。他们不知道这些莫名其妙的粘液来自何处。储藏室里的狗们又疯狂的咆哮起来,训狗员只能立刻回去,去安抚那些被吓坏了的雪橇犬。气味一定传进了屋子里,当训狗员打开储藏室的大门的时候,那群被吓坏了的雪橇犬猛地扑了出来,把训狗员撞得摔了一个跟头。那群狗显然是感受到了非常严重的生命威胁,试图去抓住他们的科考队员都遭到了它们疯狂的反击。好几个科考队员都被雪橇犬咬伤,最后阻止不了这些狗跑出营地,它们朝着北方跑去,转眼之间就消失在了雪地之中。外面的两个试图抓住雪橇犬的科考队员被咬得挺严重,血流到了雪地上。

  见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刘博士站在雪地里咆哮道,没有人回答他,因为大家都抱着和他一样的想法。

  (最新章`节上酷¤匠xs网XH

  赵忠想要研究一下那些残留在了望台上面的奇怪粘液,他回实验室拿了器具出来,用金属镊子挑了一小部分粘液到玻璃器皿里面,然后把玻璃器皿的盖子完全封上,再把器皿装进两个密封的塑料袋子里。他不得不花这么大力气来取样,因为即使只有这么一点点粘液,那股令人厌恶至极的刺鼻气味还是非常的浓烈,并且不断的在向空气中散播。赵忠把样本带回实验室之后,立刻把所有的通风口全部打开,又打开了抽气阀门,再把实验室的门严严实实的关上。这样可以尽量地避免这些味道散播到建筑中别的地方去。入夜之后,所有人都心情低落。

  训狗员和他的助手在早上抓雪橇犬的时候被咬伤了,不得不在医务室里面好好的处理一下,这里的医务室里面也配备有狂犬病疫苗,以备不时之需。另外有两名科考队员就直接回屋休息去了,其他大部分的人聚集在娱乐室里面,大家坐在沙发上或者坐在麻将桌边。没有人有心情去摆弄这些娱乐设施,这些娱乐设施的作用本身对于南极科考站的人员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这样的高压封闭的环境下,人们不得不时常调整自己的精神状态,这些娱乐设施是非常必要的。此时,科考队员们围坐着,或者抽烟,或者发呆,都相对无言,窗外传来风声,可以听得非常清楚。

  这几天以来,刘民德,越来越久的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他时常对着那些从“美国31号”科考站那里取来的这些笔记本和研究资料,一遍一遍的翻看着,想要找出些什么来,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他只是一遍一遍的在读着那些断断续续的语句,联想之间的关系,或者可能试图描述的什么东西。只是他始终想不出来,往往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外面又刮起了风,突然,灯灭了……

  查尔斯搜救队在“美国31号”的原址上驻扎,飞机被停靠到了原本的科考站主体建筑附近,然后借助原有的残垣断壁,在飞机的四周建立起来屏障。先前与麦克默都站的联络,他们得知预计十二个小时之后,暴风雪就会刮来。这几天来南极的天气非常的罕见,多批次的,快速的成形和消散的暴风雪。这样的天气记录在过去的科考站记录上对照,这是非常的少见的。

  “美国31号”站已经经历过了两次清理,中国科考队并没有对现场做什么太多的破坏,只是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清理工作,把被埋在积雪下面的一部分建筑残骸给清理了出来。他们进入了坍塌了一般的主体建筑内,似乎大火把每一处地方都燃烧到了,从几处痕迹来看,这里的火并不是什么意外造成的,而很明显是人为造成的。桌子和被完全烧成了灰烬,室内摆放各种器具的金属架子被火焰的高温完全扭曲了。

  搜救队员进入废墟之内,小心的翻开每一处碎片和残骸,想要找到一些关于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线索。在完全坍塌了的走廊尽头,有一间屋子被保存了下来,似乎是遭到损毁程度最低的一个地方。桌子上散乱着从屋顶掉下来的碎片,一些文件还有被子什么的零碎物品都被压在了焦黑的木屑下。搜救队把这些残骸小心的清理出来,查尔斯在之后进入了房间。

  他环顾四周,这间房间应该是办公处,用来处理关于科考站各种事务的管理处办公室。靠们的金属架子因为墙壁的坍塌,已经完全翻倒了。查尔斯忽然注意到了在金属架子的下面,好像放着一个录音机。他走过去,伸手把那个录音机拿了起来,录音机保存得非常完好,他低头查看那录音机的四周,看起来似乎是有人刻意把这个录音机放在这里的。他摆弄了一下,录音机里还放着一卷磁带。他摁下了开关,录音机开始转动磁带。

  “……在我做完之一切之后,我一定要把这个磁带藏起来。假如我们之中没有人可以幸免,那么至少也要留下一点记录吧……”录音机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伴随着磁带的“磁磁”的杂音。

  “……暴风雪已经猛烈的在营地里肆虐了四十八小时……事情依然没有任何进展……”录音机的声音把周围的救援队队员们都聚集了过来,他们围过来一起倾听这留下的记录。

  “……我想到了一件事,我想当它开始取代你的身体的时候,会撕开你的衣服。温都斯发现了一些被撕碎了的内衣裤,但是上面的姓名标签不见了,任何人都有可能……没有人……没有人可以互相相信,大家都已经快到极限了……互相之间都不信任……”录音机里的声音透露出一种疲惫至极,在绝望中勉强挣扎的情绪,这语气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了战栗。不能想象在这个地方,在几天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可怕事情。查尔斯发现磁带已经快要结束了,他继续播放……

  “现在我能够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等待……R·J麦克瑞迪,直升机飞行员,美国31号科考站……”录音到此结束。

  查尔斯抬起头来,救援队队员们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仔细聆听着。查尔斯按下倒带键,把磁带倒到最开始,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似乎即将有什么很重大的隐秘要被展露出来。这里一切的谜团也许都将得到解释。

  录音机一直倒到了最开始,查尔斯按下停止键,跟着按下了播放键。录音机开始播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