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扭曲了,这并不是极光的效果。狂风如此呼啸,却能看得见星空。那黑暗如同无穷犀利的黑洞,把所有的星光都扭曲成了一团。

  一股奇怪刺鼻,令人无比厌恶的气味在“长城山海关”科考站蔓延开来。刘民德坐在办公室里,面前堆着一些烧焦了的文件,这些是从“美国31号”科考站找到的文件,另外还有一部分赵忠拿去研究了。笔记本里那些断断续续的记载让赵忠确信,“美国31号”科考站发现了过去从来没有发现过的古代生物。这样的发现会是前所未有的。但是刘德民却有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明白为什么。仅仅只是站在那一片烧焦的废墟上,就让他有一种应该立刻远离这里的冲动。

  刚刚到达“美国31号”科考站的时候,那片浅坑虽然已经被风雪掩埋了,但是周围还是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然后在那股烧焦的味道之中就包含着一种刺鼻的,潮湿的,像是汽油挥发的味道。他们的狗当场就失控了,训狗员竭尽全力才没有让那些狗撕扯开绳套逃走。那些狗疯狂的咆哮,上窜下跳,试图要挣脱绳索逃离这片地方。正因为这样,第一次的发掘工作并没有进行多久,再加上暴风雪的来临,他们不得不回到科考站。后面几天的发掘工作中,当地那股奇怪的味道越来越浓重,以至于不仅仅是狗不能带过去,连人都不得不戴上口罩才能在那里有所停留。他们并没有能够找到这股味道的来源,“美国31号”科考站被烧的干干净净,下面什么也没有。

  坐在办公室里,还是有一股淡淡的气味,但是比外面略微好一些。窗户外面刮着暴风雪,呼啸声充斥在耳边。即使关着窗子,这声音依然让人心烦意乱。刘德明把那堆文件合上,其中一部分是挪威语写成的,他们的探险队里没有人的挪威文好到可以翻译所有的文件,这些东西之后可以带出去。刘德明站起来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想要放松一下,突然听见走道的尽头似乎出现了混乱。他立刻离开房间,走进走道里想要过去查看,正好这个时候赵忠还有另外两个科考队员也从房间里面出来。

  “怎么回事?”刘德明问道。

  “好像是狗栏那里。”赵忠分辨了一下声音的来源。正准备过去查看,就看见训狗员从走廊尽头急急忙忙的冲了出来,往自己的房间里跑。

  “怎么回事?”赵忠他们让开身子,因为过道太窄只有两个人那么宽。

  @v酷匠}网t唯O《一q正j:版Z@,kO其他都Vz是A盗版

  “那些狗!它们冲出了笼子,我不知道是什么刺激了它们!”训狗员跑进自己的房间想要穿上棉衣出去追狗。刘德明和赵忠互相看了一眼,也各自回房去穿上外套。此刻外面的风雪非常厉害,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迷失方向,即使是在科考站这片不大的地方。一个人单独出去实在是太危险了,所以他们几个人跟着训狗员一起出门去找狗。

  陈博士过去查看了一下狗栏,狗栏的拦网被那些狗儿们硬生生的咬出了一个大洞。狗栏这里奇怪的气味最明显,这几天来“山海关”站所有的人都意识到了这股味道,他们打开了通风系统,又清扫了一下整个建筑。但是这股味道挥之不去,以至于现在所有人吃饭都没有了胃口,没有人愿意在厨房吃饭,只能各自在自己的房间里吃罐头食物。

  四个人一起出去寻找,那些狗由于暴风雪的关系没有跑出去太远,都躲到了观察塔的下面去,似乎是在寻找庇护。训狗员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那些狗拉了出来,但是它们死活不愿意靠近狗栏那里。训狗员不得不把这六只雪橇犬关到了储物间里面,外面的风雪很大,科考站外围的照明设备被风给刮了下来。一个技术人员带着工具出门进行修理……

  暴风雪持续了七十二小时之后终于有所减弱,雪地车被雪埋了一半。难得放缓了天气,刘民德他们准备再组织一次考察行动,周庆和昨晚出去修理照明设备的技术人员去检查雪地车,在清理积雪的时候,掩埋在雪堆下面的东西把两个人吓坏了。周庆跌坐在地上的时候,那个技术人员发出了惨叫声,转身就朝着营地里跑。营地里的人被他的尖叫吸引出来,纷纷过来查看。

  眼前的景象是所有人都没有见过,那是一大滩模糊的血肉,由于气温非常低,那些血液都已经被冰冻成了结晶,周围散布着碎肉,不能确定这究竟是什么,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可以肯定这是一种生物,好像是被巨大的压强碾碎了一样,在旁边还有一摊恶心异常的粘液。他们谁都不敢靠近,因为那种气味异常的恶心。

  刘德民现在确定了之前在营地里面蔓延的气味源自何处了。但不仅仅是这摊血肉模糊的景象让他们感到恶心,还有一个发现,他们的雪地车的下半部分,被完全的摧毁了。看起来,履带被撕成了很多块碎片,然后又被随意的归拢起来,堆在雪地车的下面。雪地车的轮轴被拧成了麻花,这滩血肉就和雪地车下半部分扭曲不堪的残骸混在一起然后被积雪所掩埋了。

  通信员立刻回到通信室试图对“长城站”进行联络,但是呼叫了好几声始终都没有回应。刘德明是科考队的指挥,他让通信员继续联络,其他人想办法清理现场,赵忠和陈博士一起化验一下那一滩血肉。只是在进行收集工作的时候,他们不得不强忍住想要呕吐出来的恶心感觉,和转身就跑的冲动。他们尽量伸长手臂,用雪铲把那一滩混合着金属和血肉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铲起来,放到铁桶里。

  赵忠和陈博士大概的分辨了一下那滩血肉里的东西,毫无疑问那是一个生物的残骸,里面的骨骼和血肉都非常的明显,只是肌肉组织看起来好像是被极其强大的压力碾压成了肉酱,而骨骼也是一样,完完全全的被粉碎了,最大的碎片也只有指甲盖大小,使得他们没有办法把这残骸拼凑起来,以确认究竟是什么生物。陈博士把这些碎块和血液放到显微镜下面进行观察,但是却没有什么发现,他们没有DNA资料库,无法匹配。

  由于雪地车的下半部分完全扭成了一堆碎屑,出动考察队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所有人所有人都被困在了营地里,只能寄希望于通讯室,最好能够和“长城站”尽快地取得联系……

  美国的麦克默都站救援队由共计二十名成员组成,查尔斯作为领队,其中大部分都是具有丰富经验的极地救援人员,同时还有三位专家随行,以负责研究。救援队的飞机从麦克默都机场起飞。暴风雪过去之后立刻就露出了晴朗的天气,太阳从天空照耀下来,周围的雪白反射出的阳光让人眩晕。查尔斯带上墨镜,观看下面的景象。一片雪白之中,麦克默都如同是汪洋中的孤岛一样,那些建筑群被掩埋在雪地之中。

  查尔斯感叹:虽然身处于麦克默都之中的时候没有这样的感觉,没想到在这极地之上,最大面积的人类活动区域从远处开来是这样的死气沉沉。远远的看去,即使偶尔有人外出走动,麦克默都还是像一个坟地一样。飞机很快的远去。“美国31号”科考站距离麦克默都有相当的一段距离,即使乘坐直升飞机也需要将近四个小时才能到达。

  由于担心可能的意外情况,直升机上不仅仅多储备了四个油桶,救援队也准备了简易的帐篷,以防万一入夜来不及回到麦克默都的话可以就地宿营。从中国“长城站”得到的信息来看“美国31号”站的情况可能非常的糟糕。救援队做了充分的准备,医疗急救设备等等。

  救援队清晨从麦克默都机场起飞,将近下午四点的时候,导航员拿着地图对照着坐标,他们已经接近了“美国31号”站。

  “降低高度!”导航员对飞行员说道。查尔斯从到窗前向下观望过去,他们在高空中的视野极佳,可以看到极大范围内的情况。越过一座突起的山峰之后,地势突然间低了下去,“美国31号”站就建立在这附近的斜坡之上。

  “就在那里!看见吗!”查尔斯突然发现了下面一片雪白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突兀的坑洞,直升机降低了高度,在那个坑洞边上降落。这里就是“美国31号”考察站。

  “美国31号”考察站属于类似于南极夏季考察站的类型,建筑设施相对于美国麦克默都科考站以及中国长城科考站这样的常驻型南极科考站来说,要简陋的多。查尔斯在出发之前在资料室研究过“美国31号”考察站的图纸,主体建筑是一个一层楼高的综合性功能建筑,大部分科考队员的居住和娱乐区都在这里,然后是实验室和储物间,有一个地下发电室和一个地下杂物间。主体建筑外分别是一个单独的工具木屋,一个了望塔楼,中间是雪地车和直升机的停靠平台。而现在在救援队面前的是一个完全塌陷了的,烧焦了的残骸碎片在雪地中半露出来的大坑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