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雪地反射着太阳的光,周围是一片没有边界的苍白,苍白到让人眩晕。陈鸿德走到屋外,不得不戴上了墨镜,才能让自己不会有一种恶心欲吐的感觉。遥望天边,却看不见尽头。陈鸿德摇了摇脑袋,清空脑袋里的想法。在极地长期工作的人要学会只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因为这里太过空旷原始,又是那么遥远,那些三四个季度在这里工作的人往往都会陷入一种颓废恐惧的心态。对于人生感到绝望和没有意义,除了天空中出现极光能让他们有兴趣看上两眼,很少有人愿意在这里遥望天空。

  似乎从这里向天空看去,会感受到一种非常揪心的感觉,令人窒息。似乎那无边无际的天空有一股莫名的带着恶意的吸引力,把人的灵魂从身体中拽出去。这种“空旷恐惧”曾经在科考站刚刚建立的时候蔓延过一阵,但之后当科考队员们放过一个假,回去过一次之后,这种“恐惧症”就有所消退,而渐渐的习惯之后,就会对此麻木了。

  科考分站又传过来两份简讯,一份是关于“美国31号”科考站的勘查工作,有些奇怪,似乎那里就是一个空的地方,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足迹,科考队员在“美国31号”四周两三公里左右的范围内进行了一个大概的搜查,但是也没有什么发现。在这样的冰天雪地之下,即使是穿着南极防寒服的人也不可能走出去太远,因为很快就会被掩埋在雪里。陈博士则开始解读那些找到的各种资料、文献,发来的简讯里并没有多说什么。

  看正版i章节上酷匠%网w¤

  第二则简讯是关于带过去的六只雪橇犬的问题,从昨天晚上开始,那些狗就嚎叫不止,队员们感到非常的不解,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停止过。到今天早晨的时候,他们不得不把所有的狗全部都关到笼子里。

  在把所有的狗全部关到室内的狗笼子里之后,它们的不安情绪稍稍有所减弱。但还是一直发出一种不安的呜咽。他们的训狗员想不明白到底有什么刺激了这些狗,在南极大陆上的雪橇犬可以承担很多的工作,这样的失控并不多见,似乎也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只是训狗员凭经验唯一能确定的是一定有什么东西吓到了这些狗。

  陈鸿德让通信员整理一下他们得到的信息然后发送给美国麦克默都站,可是麦克默都站并没有回应。陈鸿德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他到狗栏那里去看了一眼,六只雪橇犬都乖乖的趴在笼子里,看起来非常的平静。分站的狗是从长城站这里分过去的,都是训练有素的专业狗,几乎没有发生过失控的情况。

  两个小时以后分站又一次发来了信息,这次的信息非常的详尽,关于他们在“美国31号”科考站似乎有所发现,内容如下:在“美国31号”我们发现了大量的文件资料得以保存,那里似乎发生过非常严重的火灾和爆炸,但是是什么引发了这些我们并不清楚。这些文件资料大部分是研究笔记,但是当中还混杂了一些别的语言写的文件,看起来有点像是挪威文字。

  笔记本由于火灾的关系非常残缺,大概能看出一部分内容,现在抄录过来:“……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种生物,它的细胞具有……年代非常的久远,在冰层之下大概……挪威人在北边……我们的狗……能模拟的不仅仅只是一种……相似的细胞结构,不仅仅是狗,可能也包括人类……在千万个星球上的千万种物种……燃烧可以……但是那些之中还存活着……并没有死……

  大致是这些内容,但因为当中跨了好几页的缺失,我们始终不明白他们的研究到底是什么,从内容上面来猜测似乎“美国31号”在冰层下面发现了什么,但是我们在周边地区并没有发现什么。最奇怪的是似乎科考站的所有人都凭空消失了。到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发现,另外我们的油箱可能有点问题,好几个人都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汽油味道,也许那些狗是因为这些气味才感到不适的。

  这次通信是科考分站的最后一次通信,从那之后长城站就和前沿科考站失去了联系,最后一次联络的六个小时之后,刮起了猛烈的暴风雪,风暴非常的强烈,外部的一部分电路遭到了破坏,使得长城站的一部分地区功能陷入瘫痪,包括科研室和通信室。陈鸿德询问通讯员具体情况得到的回答是:“恐怕两个星期之内我们联络不上任何人了。”

  美国麦克默都站是南极洲最大的科学研究中心,由美国于1956年建成。有建筑200多栋,被称为“南极第一城”。这里是所有美国南极科考站的后勤总部,也是南极各个国家之间有所联系的核心区域。“美国31号”科考站失去联系之后,麦克默都曾试图排出飞机过去查看,但由于暴风雪的关系被阻碍,之后中国长城站和美国麦克默都站分别都接收到了一组断断续续的信号,并且确认这组信号的来源是“美国31号”。

  第二场暴风雪袭来之后,所有的通信全部瘫痪,中国长城站发来的信息来看似乎“美国31号”科考站遭遇了不幸,而且没有幸存人员。在中国长城站“山海关分站”前去进行探查的同时,麦克默都也组成了救援队,等待这场暴风雪过去就立刻前往进行营救和探查任务。

  查尔斯是被请来的导航员,有五个季度冰上作业经验的专家,他这个季度负责南极科考站探险队的指导工作。很快他就接收到了关于“美国31号”失去联系的消息。之后询问具体情况,从中国长城科考站得到了“美国31号”科考站变成了一片废墟的消息。这个消息在麦克默都还没有完全传开,因为具体的消息还不是非常清楚,“中国山海关站”是距离“美国31号”科考站距离最近的地点,搜救队会与那里的中国科考队进行合作。暴风雪疯狂地咆哮着,雪花如同刀片一样刮过金属,木头和皮革。

  查尔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翻看着一本资料集,是存放在这里的档案室的,关于美国历史上在南极科考探险的记录和信息。其中有一份很有意思的内容,并没有被公开发表过,是关于1930年美国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探险队在南极的探险记录。其中一份叫做《疯狂山脉》的记录报告特别有意思,看起来像是小说一样,这份文件的编纂者是当时探险队里的地质学家。

  当时的营地似乎发现了在南极后方有极高的山脉,但是除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探险队以外,之后的探险队并没有发现过那样的山脉,即使是苏联的东方站也没有发现什么。这份文件中提到的信息有些荒诞不经,让人不能够相信,其中关于南极大陆深处的地质描写与现在最新的探测并不相符。而且当时的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探险队似乎发现了某种古老的未曾发现的物种,在资料室里据说还有遗留下来的当时的相关照片,但是所有的资料都被封存了起来不允许查阅。查尔斯把这份报告放到桌子上仔细地读了起来。

  黑夜中似乎有黑影乘着风掠过,但是那是不是真的黑影并不知道。夜里长城站的灯光照亮周围的雪地,大风还在刮着,伴随着大雪。出去进行检修的工作人员不得不拴上缆绳,沿着之前铺设好的绳道前行,以防人会被风雪吹走,或者在风雪中迷失方向。陈鸿德跟着周庆一起去检查雪地车还有住宿区旁边的油罐。

  一股像是汽油一样的混杂着潮湿的蒸汽味道在周围传播开来,这味道虽然并不浓烈却令人作呕。连屋里也有几个人闻到了这味道,有人以为是厨房的垃圾桶翻了,可是去仔细检查一下,厨房很干净,走到里面也没有打翻什么东西。陈鸿德知道这气味应该是来自外面的,周庆也闻到了这味道,于是两个人就一出去检查。两个人沿着缆绳一步一步的跨过去,此时此刻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却走起来非常困难。风雪的力量毋庸置疑,两个人竭尽全力才不至于摔倒,但是还是被吹的东倒西歪。

  “真奇怪!”周庆在风雪中大声地喊道:“这味道真奇怪,我知道汽油味难闻但是并不像是这种让人想要呕吐的感觉!”

  “可能你已经习惯了吧。”陈鸿德也一样回答道,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他心中也有些疑惑,这味道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冰天雪地之中蔓延,长城站内现在有几处地方也能闻到这个味道,而前面的浅滩处也隐约弥漫着这种潮湿的汽油味的,似乎周边地区都被这种味道笼罩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