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上一次接收到信息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了,科考队员出发前去探查之后还没有回音。长城站内大家都聚集到了会议室商量是否要开雪地车去前沿科考站看看情况,信息接收室那里却接到了美国麦克默都科考站的信息。他们过来询问,是否还有接收到更多的美国前沿科考站的信息。

  陈鸿德感到很奇怪,之前那组断断续续的信号确实是来自美国科考站,但是第一次联络的时候,麦克默都却一无所知。再一次询问之下,麦克默都那里才回应到,似乎这个信息是一个呼叫信息,似乎美国科考站的人和挪威科考站的人员发生了冲突,但具体的信息并不是十分了解。之后麦克默都向他们的科研分站发出了询问,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对面一直是沉默的状态。

  入夜之后,就再也没有更多的通信了,陈鸿德拿着茶杯走到床边,外面的风似乎减弱一些了。黑色侵染着窗框内的所有东西,地上的白雪逐渐堆积起来,雪地上也是一片黑暗。那黑暗就如同是深渊一样,如果走出去,一脚踩在那片雪地之上,刺骨的寒冷和那深不见底的黑暗就会吞没一切。

  风声渐渐的变大了,陈鸿德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位置上。看着桌子上摆放着的文件资料,他却没有心情继续工作,只是看着眼前的茶杯里冒出的热气。风声渐渐的变大了,过了一个多小时以后,即使站在楼道里也可以听见外面的呼啸声。

  陈鸿德在走廊上碰到了经过的副站长董兆坤:“外面的风声很大,有暴风雪吗?”

  “不清楚,今天收到的气象报告说原本应该是好天气的。”

  “气象预报不准确很正常,技术还不到,南极这里的气候经常这样,都习惯了。你家里人和你联系了吗?”

  “还没有,不过没关系我们……”风声传了进来,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陈鸿德忽然皱起了眉头,这风声似乎有些奇怪。但他又试着打消了心里的想法,在南极一直生活在高压的情况之下,心理问题是非常常见的,即使是他这样的有丰富工作经验的资深人员,也不能保证时时刻刻都运转如常。

  风声又大了一点,陈鸿德董兆坤就这样面对面的站在走廊里,他们看不出对方的表情,也不知道要说什么。风声似乎从关的非常严密的窗户里透了进来,陈鸿德觉得这风声听起来真的非常奇怪,似乎像是一种哀嚎一样,但是却不像是人类能喊出来的声音。他以为这只不过是因为气流刮过障碍物的摩擦声罢了。可是在这连续不停的呼啸声中,却似乎隐藏着一种高低起伏的声调。陈鸿德集中注意力想要听听清楚,可是却又什么都听不出来。

  “好大的风。”董兆坤的声音把陈鸿德的思绪拉了回来。“怎么了?”“不,没什么……”

  第二天清晨时分,风声渐渐小了下来,长城站第一次从前沿科考站那里得到了一份相当长的报告内容。科考队前去调查之后似乎有了重大发现,但是前沿科考站的通讯系统似乎出现了问题,所以瞪了那么长时间才有了回音。关于之前一次报告所提到的那个一闪而灭的火光,科考队顺着看见那火光的方向行进过去,再沿着那个方向行进了四个多小时之后,他们才有所发现。

  在距离他们的营地将近三百公里的位置,有一个非常巨大的浅坑,看起来似乎不是自然形成的。由于下了一夜的雪,浅坑里的东西都被雪埋住了,但是进行了初步的清扫工作之后,发现了大量的人造物。而且这个浅坑看起来似乎像是爆炸形成的,那么前一天夜里所看见的火光应该就是这里发生了大爆炸。科考队根据定位仪把他们所发现的浅坑位置传送给了长城站。

  在进行了简单的清扫工作之后,发现被掩埋在下面的似乎是一片简易的建筑群,看起来这里确实发生了非常猛烈的爆炸。进行了几个小时的清扫工作之后,还没有进一步的发现,只是大量的碎片残骸。之后刮起了风雪,科考队不得不暂时回去了。

  陈鸿德把收到的位置坐标在地图上进行了对照,突然发现那个位置似乎是美国科考站的位置。各个国家科考站之间的联系并不是非常频繁,除了知道主要的科考站位置,那些临时建立的分站,各国科考站只能知道一个大概位置。美国科考分站建立的时间是前年的时候。陈鸿德在对照了之前收到的那组断断续续的信号之后,决定把这个情况告诉给美国麦克默都南极科考站。通信启动以后,麦克默都站回复他们与美国科考分站在三天前就已经完全中断了联系。陈鸿德挂上耳机,和通信员面面相觑,这件事非常的奇怪,暂时只能等待科考分站的同志们传来的消息了。

  D酷¤匠P`网唯XC一o正Q版T,其T他。都lD是盗版…

  第二天,科考分站再一次发来了通信,他们又去了美国科考站的遗址进行探查工作。整个建筑群被完全的摧毁了,然后被掩埋到了雪下面。在进行清理工作的时候,他们大概的分辨出了整个科考营地的位置分布。主要的研究室和成员居住区被炸得一干二净,他们掀开了倒塌的门板还有钢铁支架。

  下面房间的格局似乎还保存的挺好,但是都被烧得非常模糊。这里被破坏得非常彻底,但是还是找到了一些残留的文件内容,一部便携式视频拍摄器,一些没被烧到的磁带,还有两本被烧的缺了页的笔记本。科考队把这些东西都带了回去,比较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发现科考站的美国人,连尸体也没有。这些被找到的文献资料都被带了回去,但还没有仔细观看。

  这份报告之后,科考分站就沉默了下来。陈鸿德叹了口气,原本计划的科考行动已经被延迟了,而且这是关于美国科考站的事情,不知道要不要把这份信息也发给麦克默都。这个美国科考分站是“美国31号”,麦克默都下直属的科研站。陈鸿德犹豫了一下决定暂时先什么都不做,等那里有更多的信息过来再说。夜里大家聚在食堂里吃饭,当天夜里难得的没有刮起大风。陈鸿德叼着烟从食堂里走到了外面。即使穿着厚厚的棉衣,外面还是非常的冷。

  吐出一口烟,呼出的白气和烟混合在一起。寒冷的空气吸进了鼻腔里,突然,陈鸿德闻到空气里有意思奇怪的气味,这股气味非常的淡,但是却非常的惹人厌恶。他吸了几口气,寒冷的空气灌进气管让他咳嗽起来。那股说不清楚的味道闻起来有点像是汽油味,其中还混合着一种潮湿而腐烂的感觉。

  周庆是技术工人,他在陈鸿德之后也出来抽烟放风。两个人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各自站着。空气里那股令人厌恶的味道没有变得更浓,也没有淡去,似乎始终萦绕在周围。陈鸿德摇了摇头,扭头看见周庆也皱着眉头。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陈鸿德问道。

  “你也闻到了?我不知道,好像是汽油味,可是又有点……”周庆说着朝雪地车走了过去,陈鸿德跟在他的后面。两个人把雪地车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雪地车的油箱有漏。两个面面相觑,感到有些奇怪,这股味道哦并不浓烈却惹人心烦。陈鸿德和周庆丢掉手里的烟蒂一起转身回到了室内。室内的暖气驱散了身上的寒冷。陈鸿德拍了拍身上,室内并没有那股奇怪的味道,这才让他微微感到一些安心。

  当天夜里信息收发室收到科考分站的一条简短的信息,信息这样说道:“我们的雪橇犬似乎非常不安,彻夜都在嚎叫,但是检查周围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刺激了它们。而且它们显出的似乎并不是愤怒,而是一种非常恐惧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