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11月的南极大陆,风声呼啸,一片冰雪皑皑。直升机掠过这一片雪白的大地。飞行员拉起操纵杆,让飞机飞得更高一些,由于这里一片雪白,所以没有办法用肉眼分辨清楚地形。透过墨镜观察,眼前的雪白不再那么刺眼,但是却让人感到一种穿透了内心的茫然无措。直升机从“向阳红十号”科学考察船上面起飞,前往刚刚建立不久的南极长城科考站。

  直升机上除去驾驶员和副驾驶员,随行的机组成员一共有四个人,一个是国家工程学院的博士刘民德,一位是生物学家赵忠,还有国家医学权威陈博士和他的助手。四人都是各自领域里的精英,应召参加了这次的南极之旅。

  飞机在飞行过程中遭遇了一波强气流,飞行员的无线电设备收到了一段不知道来自何处的嘈杂信号,由于外面的天气原因,他没有更加关注。没有人注意到在窗外,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飞机很快摆脱了这股强气流继续朝着目的地飞过去。

  “奇怪,天气明明很晴朗啊。”刘民德看着窗外说道,刚才的一阵颠簸让他感到不舒服。

  “很正常!在南极这样的天气属于很常见的了!”前面的飞行员大声的说道。谁知道刚说完,飞机又是一阵颠簸。陈博士和他的助手差点从位置上摔了下来。陈博士朝窗外看过去,外面的景色显得有些虚幻。他皱起了眉头,想要让自己看得更加清楚,但是窗外的景色只是一片雪白。刚才他感觉自己眼前似乎闪过了一个什么,像是高山一样的情景,也许那只是他一瞬间的幻觉吧。

  这阵颠簸之后,飞机没有再遇到什么情况了,飞机继续朝着目的地飞行。他们即将到达目的地,于是飞机上的人们心情又好了起来。

  “说真的,我以前做梦也没有想到我能亲身到南极来看看!”陈博士的助手大声说道,飞机的机舱虽然是完全密封的可还是阻挡不住外面气流以及飞机螺旋桨和引擎产生的巨大轰鸣声。陈博士听到助手这样说,没有回答而是笑了笑。他们四人这次来到南极,要参与一项南极大陆的科学考察活动。南极长城站是中国在南极建立起来的第一个长久性的科学考察站,是南极科考的最前沿。而他们的任务是和长城站的常驻人员一起组成一支科考队往南极大陆纵深地带建立科研站,作为向南极大陆内部深入的跳板。

  长城站位于西南极洲南设得兰群岛乔治王岛南端,其地理坐标为南纬62度12分59秒、西经58度57分52秒,长城站所在的乔治王岛,是南极地区科学考察站分布最为密集的区域。全岛面积为1160平方千米,就分布有9个国家的9个考察站。中国南极长城站站区南北长2千米,东西宽1。26千米,占地面积2。52平方千米,平均海拔高度10米。不久在一片一望无际的雪白色背景之中出现了一个红点,那里就是中国长城站。

  Q“更x新最快o上JC酷匠网7e

  “我们就快到了!”副驾驶员对着机舱内的乘客们说道。眼前的红色在逐渐扩大,南极长城科考站建立到现在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整体的规模并不太大,飞机不断地靠近。

  长城站里的人们已经听到了外面飞机的声音,于是穿上棉袄,戴好手套,出门迎接来客。长城站包括站长副站长以及所有的常驻人员共计二十人,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一年了,完全习惯了在这寒冷的天地里的生活。直升机降低了高度,靠了过来,长城站前是一片平坦的长滩,可以作为天然的停机坪使用。

  虽然此刻天气非常的晴朗,但是风依然如同刀刃一般锋利,外出的人们不得不把自己包裹的非常严实,即使如此,露在外面的两颊依然被寒风吹的生疼。直升机平稳的降落在了浅滩上。机舱的门打开,科考站的站长带头上前迎接新来的考察人员。

  “刘博士!赵博士,陈博士!欢迎来到南极长城站,我是负责人陈鸿德。”带头的一人上来分别和四人握了握手,其余的人上前帮忙把飞机上带来的箱子都搬下来。陈站长把来到的刘博士等人带进了长城站。长城站的工作人员立刻上来为直升机罩上帆布拴紧绳索,南极大陆的气候非常多变,所以必要的防护措施不能少。

  到达长城站三天之后,刘博士等人就要和长城站选出的十名科考人员一起前往分站的建设地点,但是就在准备出发的时候,外面的气候突然变了,刮起了每秒40米的暴风雪。这个恶劣的天气来得非常的突然,于是出发的行动只能暂时推迟了。陈站长在这里已经呆了有将近一年了,对于南极大陆的恶劣天气也都习以为常了。对着刘博士叹了口气,回去拿保暖杯想要喝点热茶。

  暴风雪持续了四个小时之后,风速才有所减缓,科考队再一次准备出发,长城站配备了两部雪地车,这次科考队出发带走一辆车。而另一辆车则留在长城站以备不时之需。十一月是南极大陆比较合适科考的时节,外面的白雪在黑夜之下却泛着晶莹的光泽。科考队从长城站出发,雪地车打开巨大的照明灯为科考队开路。长城分站的位置距离长城站一百五十公里左右,更远的位置会有更多的危险性,不能保障科考队的安全和补给,于是决定逐步延伸,向冰原深处展开探索。

  就在刘博士他们的队伍出发后不久,科考站的信息接收站收到了一组断断续续的信号。这组信号由于之前那场突然袭来的暴风雪,没有能够准时的到达长城站。陈站长和另一位工程师一起来到信号接收室内询问情况。看起来这应该是一组传呼信号,信号似乎来自美国人的科考站。长城站接收到了信号之后立刻联络了美国麦克默都科考站,麦克默都相当于美国驻扎在南极的科考站的总基地。而麦克默都站很快回应,他们并没有收到这组信号。而几次询问之后麦克默都都是一问三不知。

  陈鸿德让通讯员时时注意通讯信号,但是过了一天之后似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没有再接受到更多的讯息了。当天夜里又一次刮起了暴风雪,而且来势非常的凶猛,长城站的通讯设备遭到了损坏,连续七十二小时的暴风雪让长城站无法联系到其他任何地方。七十二小时之后暴风雪之间的减弱了,陈站长在观察了外面的天气之后,派人着手恢复通讯。经历了三个多小时的工作,长城站的通讯系统恢复了运作,刚刚恢复通讯就接收到了一连串的汇报信息,都是来自前沿科考站的。

  在通信终端的前十个小时,科考站的队员们就组织了一次向南的勘探行动,但是因为天气突变的原因,他们只能立刻终止了勘探的活动,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发现。之后暴风雪持续肆虐,科考队员就只能暂时躲在分站的帐篷还有板材集装箱搭建的简易房屋里面。其中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信息,前沿科考队员在暴风雪刮了四十八小时的时候,也就是第二天夜里,突然看见在南边闪现出了火光,虽然只是一瞬之间,但是科考队的人员都看得很清楚。截止恢复通讯,科考队已经出动前去探查情况,但还没有回复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