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人类认知里的未知领域在数千年间不断缩小,外太空仍然笼罩着几近无穷的秘密。”

  ————————H。P。洛夫克拉夫特

  那些不可知的伟大恐怖的力量,在没有记录的史前时代,或者是现在科学不断地向未知的黑暗领域探索的时期,它们就始终存在于那里。那出于最本能的生命自我保护的反应就是恐惧和疯狂。尤其是对于那些曾经有机会不知说是有幸或者不幸遭遇了这些事物的人,他们也许是主动探询,因为不可逃避的智能生物必然的飞蛾扑火的天性————求知欲,又或者仅仅只是一个巧合罢了。

  但是不论如何,存在不可被磨灭,那些在经历的千百万年的岁月,在反复的大火或者企图保守秘密的行动之后依然残留下来的残破记录。那就像是不定形的,不可名状的雾霾一样,也许只能暂时的驱散它们,却不可能永远的消除它们。

  古老的智慧告诉我们,地球在宇宙中既是一个渺小至极的存在,也是一个有些特殊的存在,就如同是一个漂浮于宇宙之间的水晶球一样,照射出无穷的混沌和点滴的星光。而人类之于地球就如同地球之于宇宙。在无规律的,盲目的前行之路上,不可知永远伴随着所有的人。

  虽然那些幸存者顾及到全人类的命运,也许只是绝望的挣扎,他们竭尽全力的保卫自己的秘密,但终究还是会被人知晓,而被人传承,那些事件,那些故事在时间的浩瀚之河中漂流分解。就如同之前所说,存在不可否认。

  文明的源头是神话,之所以使用克苏鲁这个名字来涵盖这个神话故事,主要在于它的知名度是最高的。有众多的人共同发觉了这个神话在人类文明这数千年的历史中所残留的碎片,并且逐渐的把它们连接起来,揭开了这个宇宙不完全的但是必然是真实的面目。只是我们这个孤独而渺小的航行在无边黑暗之海的小舟,那不可知的命运……

  i更新#最)快!上6酷匠,网}

  如今那些留存下记录的作者几乎都已经不见了,不是死亡,而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消失了,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再找到这些人。他们甚至被身边的人也都遗忘了,注意到这些的人正迈向不可预知的结局。笔者在试图记录下这一切的时候,也同样面临着这样的情况。如同古典《死灵之书》所言,死亡并不是最后的结局,在万古的长眠之中,即使是死亡也会消亡。但那对于人类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宁可祈祷安宁的死去。

  其实这些真实的记录,阅读起来更像是小说,因为看起来就像是奇遇一样,不合自然逻辑,可是真的是如此吗?我们已知的正所谓自然规律真的就是那样吗?当人类从牛顿跨步进入爱因斯坦的时候,世界已经变了,如今我们在试图跨入更遥远更奇怪疯狂的世界里。

  最早的源头已经不可考证,但是最早所接触到的是一次关于极地的探险活动,在南极大陆那片冰封的未知世界里,第一次接触到了这疯狂世界的真正面目,虽然对于大众来说这件事情的可信度并不高,不过这倒反而是当事者所希望的那样,无知既是安全。

  大多数类似的见闻主要集中于美国和欧洲等地,并且现在通过一部分的传媒渠道在社会上的小部分群体中被传播,而中国却比较少有见闻。但是实际上相关的事情非常之多,只是由于东方文化特有的含蓄使得相关的信息内容不像在西方世界那样被流传。但是存在不可否认,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那些不可名状的东西正在悄悄地蔓延着,甚至已经完全地融入到了我们身边,在那些最贴身的,最隐秘的,最深的心灵中。

  1985年中国在南极建立了长城科考站,位于南纬62度12分59秒,西经58度57分52秒。坐落在南设得兰群岛乔治王岛,1986年,长城站曾经发起过一次没有被记录在案的科考行动,并且此次科考行动是没有经过正式授权的国际联合行动,目前只遗留下来一些零碎的以不同形式保存的,有关于当时科考行动的记载。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南极大陆的探索时代,中国也跻身于其中。但是在未知的探索之中,必然要付出代价。在长城站建立没多久之后,中国就向着南极深处展开了探索,与此同时其他各国也同时展开了各式各样的探索活动。但那里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净土”,在揭开真相的神秘面纱之时,往往会伴随其它的一些东西,一些不好的东西接踵而来。这些神秘的事件都以各种方式被记录下来,收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但是总有一些机会,会让人们触及到这些……

  他挣扎着在雪地里行走着,身后的建筑被熊熊烈火包裹着,但是很快这里的风雪就会吹灭大火。他托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试图走的尽量远一点,身后的火光渐渐变得微弱下去。惊恐地看着前方的黑暗,他摔倒在了雪地里。火焰变小了,身后的建筑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他坐倒在地上,不顾自己半个身子陷在雪地里面,急促的呼吸让寒冷充满了他。有什么东西来了!可怕的东西!黑暗降临了……

  他们不应该去深入的探索,那原本属于禁忌的……回头看过去,实验室还在风雪之中燃烧着,随后一阵“嘎吱”作响屋子坍塌了下去。下面的洞口里蔓延开,把地面上的废墟一点一点的吞噬掉,听着这声响,他抱成一团卷缩在油桶下面。

  忽然传出了一声怪响,类似于广音域的笛声,有节奏的飘出声音来。他抬起了头,是在在黑暗中张望。就在几分钟前,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他的同伴们被撕成了碎片。

  在最后他发出了精疲力竭的笑声,听起来扭曲而怪异,伴随着那种怪异低沉的笛声。火焰渐渐的熄灭了,周围越来越暗,越来越暗。当他发出最后一声笑声时,黑暗吞没了一切。

  那些记录和日记奇迹般的在废墟中被保存了下来,但没有人认真深入地去调查。因为什么都没有了,废墟和残骸事隔多年之后才得以重见天日,时间的力量已经抹去了大部分的痕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