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之后,老妈被老爸给劝服了,也同意把我“送”出去了,可能是黎老头把可能发生的最坏的打算告诉了他们俩,那几晚老妈都有在哭,可能是想到我太命苦了吧,可能也是觉得自己太惨了,还没把我抚养成人就要让黎老头带走几年了,而且,这几年,还不确定到底是几年,3年是几年,但9年也是几年啊,对不对。

  黎老头自此成了我家的常客,清明节,他来我家吃吃喝喝,老爸老妈也没说啥,农村人本就淳朴,更何况这是救命恩人(因为我是家里的命根子嘛),也就无所谓了。最哭笑不得的是,黎老头这老无赖也把我家当他家了,过得日子那叫一个滋润啊!

  清明节了,我们这边要去祭祖了,就是去扫墓,给祖宗的阴宅打扫卫生!黎老头说也要跟着去,美其名曰看风水,但是老爸老妈都是一笑而过的,毕竟就他那浪荡的样子,会捉鬼我们信,但是看风水嘛,就那个了,大家心照不宣啦,哈哈。

  第一个到了太公的阴宅,我们在除杂草,挂白(我们这边的习俗,扫墓的时候在周围挂上一些白纸,坟头也就是墓碑对上去的那个地方挂的是洒有鸡血的白纸),黎老头呢,就在串上串下,这里瞄瞄,那里看看的,看完后他对老爸说:“这掩金穴是谁点下的?(圈里的行话,就是这个墓穴谁选的)应该旺了你们家几十年然后到你这辈就没什么东西剩下了吧?”

  更新最{快L上7酷y匠9网

  老爸听完一想,他说的也没错,本来还算个小地主的家庭,但是一场大革命轰轰烈烈的来了,然后,然后就变成农民阶级了,我爷爷奶奶就是那场革命离开了老爸,所以,我打小就没见过爷爷奶奶。

  “嗯,黎先生您还真说对了,确实我老爸那一代还是挺富的,比不上大地主,但是,十来亩田地还是有的,租出去后倒也是不愁吃不愁喝,但是一场革命就把这家境给弄中落了,唉……”老爸带着点欣喜又带着唏嘘的看着黎老头说道,欣喜,是因为这黎老头真的会看风水,唏嘘的是,但是不到二十的他就痛失双亲。

  黎老头看到老爸相信他了,那尾巴又翘到了天上,用现在的词儿说,就是装逼!

  “哈哈,老头我年幼学道,虽说学的主要是降妖除魔的东西,但风水面相之术还是有涉猎的。”黎老头故作玄虚的忽悠道。

  “文老弟你且看这边,古时天子的墓穴,都是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那叫空穴,不过,有龙穴你们家也承受不了!你爷爷这墓穴虽然比不上龙穴,但是,也要比一般人家要好,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爷爷当时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个风水师,而且你家里那房子也是那先生选的地方”说到这,黎老头摸着下巴玩味的看着老爸,应该是看着老爸那惊讶的表情很开心吧。

  “哎啊,黎先生您原来是真人不露相啊,果然是有大本事的人啊,佩服佩服!”老开在没骨气的夸起了黎老头。虽然那老小子确实挺厉害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